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192 父慈子孝

方應物安步當車前往得意樓,但距離畢竟不遠,來的還是不慢。當他進入得意樓時,雅閣里已經布了若干菜肴,但尚未動手,顯然是正等候他。
  方應物與其余三人客氣幾句,為遲到表示歉意后,便入了席。他和張先生兩個文人坐在一邊,而唐管事和王德王員外則坐在另一邊。
  張先生文士風流,還叫了幾個陪酒的粉頭進來,一人身邊一位,伴著眾人吃喝說話。
  方應物久不近女色,心里的騷動是不用提了,但他意志力還不錯,將來到自己身邊這位粉頭拒絕掉了。
  原因就是王德還在這里看著,他不但是王小娘子的父親,還是自己鄉親中的長輩,方應物的臉皮還沒厚到可以當著面與妓家調笑吃酒的地步。
  吃飯與辦事是常常結合在一起的,但一般在飯局開始不是談正事的時候,大抵總是在飯局結束時才會談上幾句主題。
  即便等不到結束,那也要等到酒過幾巡,席間眾人都酒酣耳熱的中段時候。否則的話,就顯得有點不夠含蓄,過于功利。
  但在今天得意樓的雅閣中,王德就有幾分心切,畢竟與布政使司陸府的這筆買賣太難得了,下次還有沒有這種機遇實在難說。
  所以席間四人酒過三巡后,王德主動提起了話頭,向著負責采購事務的唐管事小心問道:“昨日貼子中,唐管家曾提到,貴府需要用到絲綢?”
  唐管事不急不忙的說:“我陸家大小姐出嫁,當然要用得到各種綾羅綢緞,而且不是小數目。我家老爺發了話。嫁妝上絕不能虧了大小姐,失了陸家的體面。”
  王德連忙道:“我王家的綢緞和絹紗都是上等,花色也好,在下敢向唐管家打包票。無論多少數目,情愿將本錢價格售與貴府。省出的利錢算是恭賀貴府大小姐出嫁。”
  本來正與方應物有一搭沒一搭的扯著四書五經的張先生突然轉過頭,朝著唐過和王德說:“我突然想起一事,前幾日聽聞織造局對你們王家下了通牒,限期叫你們王家上繳貢物,亦或征發你們王家的小工去織造局服役。
  那你們王家還能經營么?若因此誤了陸府的大喜事,等到東翁雷霆之怒。那誰也擔待不起!”
  唐管事聞言故作驚訝,出聲道:“竟有此事?事前我居然不知,故而才找到你們王家,若真如此,今晚就不該來了。”
  王德一時語塞,織造局找麻煩這事是想否認也否認不了的。他支吾幾聲道:“兩位不必為此擔憂。只要交給我承擔,包管不會誤事,在下愿意寫下契約!”
  王德的想法很簡單,如果自家到最后還是不能出貨,那就找同行調一批貨物來充數。至于賺不賺錢都在次要了,關鍵是要拿下這次生意。
  方應物冷眼旁觀,張先生和唐管事兩人只不過是互相幫腔。估計最終目的就是引出織造局這個話題。
  果然,又見那唐管事問張先生,“張先生你是明白人,你看如何?”
  張先生沉吟片刻,“王員外說的確實不錯,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為穩妥起見,我看還是另找別家罷。”
  王德著急了,正要說什么,但唐管事卻先幫著他說了幾句好話:“王員外這家名聲很好,在北關外也是有名的。今夜我看王員外為人也不錯。一事不煩二主,這次若能定在王家最好。
  其實織造局刁難人不是一次兩次了,聽聞老爺在鎮守太監那里是說得上話。張先生在陸府身份清貴,不如去與老爺進言幾句,讓老爺找李太監說幾句情。免去對王家的刁難,豈不兩全其美?”
  王德心情一喜,向唐管事投了深深感激的一瞥,心里念了幾句好,想著事后如何才能不虧待唐管事。
  張先生卻長嘆一口氣道:“你說我身份清貴,其實不過陸府豢養的清客而已,還不都是從陸府領銀子的人?與你這樣的管家有什么本質區別?
  東翁出面去說情,那都是要欠別人人情的。須知銀錢好還,人情卻是最難還的,我這等身份哪有資格去說動東翁去欠別人的人情?”
  這話貌似很是在理,唐管事一時無言,而后無奈道:“那就沒辦法相助了?”
  王德見張先生左推右脫,不肯幫他去說項,失望之情溢于言表。照這樣下去,今天這次生意算是沒戲了。
  有織造局刁難的風險在,對方兩人根本信不過自己。而且他們也不覺得自己值得讓陸府消耗人情,幫忙自己渡過難關是得不償失的事情,這是正常人都有的理智想法。
  畢竟杭州城里,做絲綢這一行的沒有一百家也有八十家,找誰不是找?站在他們的角度上,真沒必要吊死在王家這棵樹上,換一家供應商就是,有的是商人來找。
  正當氣氛沉悶下來時,張先生忽然拍了拍額頭,輕輕叫道:“有了!王員外莫急,此事或可還有轉圜!”
  王德正自嘆最近走背字,聞言抬起頭,又期待又擔憂的聽著張先生繼續往下說。
  張先生對著方應物笑道:“在下身份差了些許,自然不好向東翁張嘴,但有方朋友在此,卻是個合適人選。只要方朋友向東翁張了口,請東翁出面與李太監說項,想必東翁不會拒絕!”
  “他?有這個本事?”王德很不理解張先生這個提議。
  剛才沉默半晌的方應物心里暗笑,自己果然猜測對了。今晚這兩人一步一步的,到現在狐貍尾巴終于露了出來!
  大概從一開始他們就等著將話引到這里罷?還真就是為了讓自己開口去欠下陸大人的人情,然后就可以讓自己回饋了。
  咳嗽一聲表示登場,方應物淡淡道:“張先生此語不妥,在下與陸大人素未謀面,半點交情也無。如何能與陸大人說話?”
  張先生便提供了熱情周到的服務,“如若不嫌棄,我可為方朋友引薦。”
  方應物還是搖搖頭,“不妥,不妥。在下區區一介寒儒,又有何德何能敢去勞煩陸大人!”
  張先生大笑幾聲,很是盛情的稱贊道:“方朋友何乃過謙乎!汝名門之后,忠良之家,詩文也流傳至杭州,廣受贊譽。實乃本地名流也!
  何況陸大人素來對方朋友及令尊欣賞的很,贊曰父子皆為本朝棟梁,所以方朋友但請放心,不必與陸大人見外。
  而且王家此事,方朋友盡可去請托陸大人,想必陸大人是十分愿意為方朋友欠下人情的。如此兩全其美。豈不快哉?”
  在旁邊陪酒的女子眼前一亮,輕聲問道:“方公子當真如此出色?張老爺你不會是夸大其詞了罷?”
  張先生假裝怒意道:“好個小娘子,不信我的話么!其實半分也不曾夸大,這方朋友才華橫溢,詩詞也是出眾的,將來遲早名動四方。”
  那陪酒女子向方應物拋了媚眼,咯咯笑了幾聲。嬌聲道:“那今夜得遇公子,奴家實在三生有幸,也長了見識。”
  張先生抬舉方應物,王德心里滋味復雜得很,這待遇差得也太大了罷?這兩人面對自己百般推脫,不愿沾惹麻煩事情,但他們面對方應物卻極力邀請,換了另一幅面孔!
  唐管事等張先生說完,接上話道:“方朋友和王員外是同鄉故舊,如今若伸手相助。誰能不夸一句仗義?想必王員外也定然是感激于內的!”
  方應物洞若觀火,這張、唐二人一吹一捧,不知不覺便架起自己出手幫忙,而且還有女人在旁邊起哄,簡直配合得天衣無縫。
  如果不是自己提前勘破內情。心中早有警惕,在這連吹帶捧情況下,說不定真要吃他們這套,拿著自己面子去請托陸大人。
  一個正常少年人,在這種氣氛下是很難把持住自己,很多沖動傻事都是這么做出來的。但他是方應物!
  若自己去求了陸布政使,那就等于欠了他的人情,他再若有所要求,自己又怎好拒絕?
  在圖謀左布政使的關鍵時期,陸大人的要求必然都是令人為難的,實在不能輕易參與進去,弄不好便里外不是人。比如說,陸大人求他去與商相公說好話,他答應還是不答應?
  想到這里,方應物以貓戲老鼠的眼神環視一圈,起身道:“兩位的好意我心領了,但不必麻煩陸大人了。”
  張先生很疑惑方應物的想法,“方朋友這是要去哪里?”
  “回去休息!明日在下親自拜訪李太監去。”
  唐管事愕然,張先生也愕然,如果方應物真有直接與李太監對話的能力,那又何必多此一舉,通過陸大人當中間人去說情?
  唐管事與張先生對視一眼,猜測這莫非是方應物虛張聲勢的技巧?
  方應物輕又道:“前天我見到了李太監,那李太監親口承認了許多,不用在下詳細說明了吧?”
  其實鎮守太監李義沒有承認過什么,方應物只是順手在陸大人和李太監之間釘下一個楔子,不挑撥白不挑撥。
  當然,方應物也不想徹底撕破臉,所以沒有直接戳穿陸大人的把戲,保全了幾分顏面。
  今晚的主導張先生不禁疑神疑鬼,李太監到底承認了什么?難道方應物已經全明白真相了?
  該死!這么重要的信息,他居然不知道!今晚完全是自作聰明,一招失算,滿盤皆輸!
  敢情他和唐管事上竄下跳的,全是被方應物看猴戲!這少年人也真夠坐得住,最后能忍住不撕破臉點到為止,也真夠把持得住。
  眼看方應物頭也不回,已經走到門口,張先生忽然也起身站了起來,高聲道:“方朋友留步!在下還有一樁機密之事,請方朋友移步到僻靜之所商議。事關重大,方朋友還是聽聽好!”
  方應物轉身看向張先生,發現對方神情嚴肅,不像是空口虛言。難道說,這才是今晚的正戲?
  張先生心里也暗暗苦笑,如果第一套方案能擺平方應物,又何至于用第二套方案?這方應物真不是普通貨色,須得全力以赴對待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第二更!下一章明天上午,說好的月票留著哈,等我更完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