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190 不作死就不會死

這鎮守太監李義正當盛年,四十歲左右年紀,面貌平常但是身材雄壯,若非沒有胡須看著不像是閹人。
  上了茶后,主客素不相識,沒什么好寒暄的,便借著汪直的話頭談起來。李太監問道:“汪公在榆林可曾安好?”
  方應物知道這是對方的試探,便對了幾句汪直情況。最后他風輕云淡道:“汪廠公一切安好,只是有回遇了刺,被在下僥幸救他一次。”
  看來不完全是假借汪直的名頭招搖......如此李太監便很直接的問道:“方朋友今日登門,有何貴干?”
  李太監心里很明白,眼前這位年輕人很可能只是打著汪直的招牌來辦事。但是人的名樹的影,就是汪直的招牌也是不可小看的,該應付還得應付。
  對方直接,方應物也不客氣,“在下有個王姓鄉親,在武林門外開著一家工場。不過近日織造局對其索求甚迫,他無力承受,便委托在下向李公討個人情。”
  汪直的招牌不見得是萬能,但織造局勒索一家工場對李太監而言,實在是一件小事。正常情況下,誰也不會為這種區區小事去觸犯汪直的招牌,盤算得失很不劃算。
  “王家絲織工場?”李太監聞言皺眉半晌,然后才道:“若是手底下不懂事的人驚擾了你那鄉親,我自然會做主訓斥他們。但此次這事卻另有緣起,卻不是我好做主的了。”
  這很出乎方應物意料,李太監態度雖不錯,可他居然拒絕了?這明明就是一件小事,李太監連這個順水人情都不肯做?
  沒等方應物想出門道。李太監又補充了一句,貌似是寬慰道:“其實你不必過于擔憂,船到橋頭自然直!”
  方應物已經有了頭緒,正常情況下的確應該如自己所想,但現在卻意外了。想來想去大概不超出兩個原因。
  一是李太監不在意汪直,所以不給這個面子。二是這件事還有別人參與,李太監不好駁了那個人面子,所以才會婉拒。
  從李太監的態度看,不像是敢不將汪直放在眼里的人,否則也不會只看到汪直的名字便把自己請進來了。所以后面一個原因可能性更大一些。也就是說這件事還有別人主導。
  那這個人又是誰?這個人能頂得住汪直的招牌,那至少也是方面大員級別的,也就是說至少是布政、按察。不知怎的,方應物想到了浙江右布政使陸辰。
  因為之前拜訪寧衙內和寧布政使時有過推斷,猜測這陸辰與李太監有所勾結,所以陸大人和李太監的關系想必是不錯的。
  非要找一個可能性。那么陸大人的可能性最大。畢竟他方應物只是打著汪直的幌子與李太監談,虛實不知,又并非汪直親臨,想來一個布政使確實也足夠頂的上一塊不知虛實的汪直招牌。
  不過更讓人奇怪了,一個右布政使好端端的去找王家麻煩作甚?難道陸大人心血來潮想去侵吞點錢財,所以隨機抽中了王家?這怎么看怎么離譜,完全不是方面大員的做派。
  方應物喝了一口茶。慢悠悠的問道:“這只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在下在此懇求李公,莫非真不肯通融么?”
  李太監仍不改口道:“要讓方朋友失望了。”
  方應物放下茶杯嘆口氣,搖搖頭說:“那陸大人是吃錯藥了罷?”
  “想必陸大人也是......”李太監不知不覺順著方應物說下去,話才半截,赫然發現自己已經失言了!
  他這半句話,無異于附和方應物,間接承認了是陸大人暗中搗鬼,頓時李太監哭笑不得。
  他這從波詭云譎宮中殺出來的堂堂鎮守太監,居然被方應物這不足二十的小少年套了話去!傳出去豈不是笑掉同行的大牙么?
  方應物忍住笑意。旁敲側擊道:“李公!明人不說暗話,在下雖然已經猜了出來,但還是不明白,陸老大人為何與一個小小的工場過不去?”
  李太監不想與打著汪直招牌的人搞得太僵,換成別人問來問去早被打出去了。“我也不曉得!那陸大人只是遣人來請求。叫織造局去找武林門外王家工場的不是。看在交情份上,我照辦而已,其余內情我一概不知。”
  確定了搗鬼的人后,方應物越發的糊涂了。
  人總是有動機才會做事,陸布政使這么干能得到什么好處?王家有點小錢,但也只是相對普通人而言,有什么地方值得方面大員注意的?
  再說那陸大人只是右布政使,目前正是圖謀左布政使的關鍵時刻,這種時候節外生枝有何意義?
  帶著萬般疑惑,方應物離開了鎮守太監府。剛回到旅舍,卻見有王家的仆役在等候著。
  “方相公!我家老爺叫我來送口信。”那仆役稟告道,“今日有個右布政使陸府的管事送了帖子到王家,邀請我家老爺明日在運河邊得意樓相見。說是陸府嫁女需籌備大批絲綢,要與我家老爺談這筆生意。
  不過帖子還請了方相公你,但不知方相公住處,所以委托我家老爺傳口信,邀請方相公明日一同前去。”
  這是說曹操曹操到么?方應物暗想,他正滿腦子陸大人,這下就送上門來了。
  在知曉了內情的方應物看來,陸府請王德談大生意,怎么看也像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吶。不過莫非是陸大人后悔了,所以想法子補償先前的過錯?
  不對!方應物突然有所醒悟,請王德也就罷了,為何一定要請到自己?這其中有蹊蹺。
  難道陸大人一開始就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的目的其實不是王家,而是自己?或者說,沒有麻煩也要制造麻煩,故意做出王家這個人情賣給自己?
  方應物苦笑連連,他一直無比堅定的在王家人面前說“此事與我無關”,說服了王小娘子,說服了王魁,甚至導致王小娘子和王魁對疑神疑鬼的王德不滿。
  其實這不是謊言,他真就這么想的。卻沒想到,鬧來鬧去的此事還就是與他有關,勉強也可以說是因他而起。
  方應物又想到了什么,忍不住一拍額頭,心里大叫一聲“我靠”!千萬不能讓王德這廝知道內幕,不然他必定又開始膩歪!(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昨晚書友群里火藥味很濃,出于讓大家冷靜的初衷,俺阻攔不住大家吵嘴便臨時踢了幾個人清場子。然后有幾個人加回來了,但還有幾個沒回來的。我印象里有王孫武陽、游擊隊跟班、劉超等,如果俺的簡單粗暴傷到你們的心肝了,俺在此向你們道歉了,sorry,諸君回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