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87 迷茫

夜間吃了晚飯,方應物閑來無聊從懷中內兜里掏出一個非常薄的口袋狀布包。[本文來自]小心翼翼的打開布包,里面又是一層油紙,再打開油紙才露出了最里面的東西。
  這是一張票據,延綏鎮邊軍開出的票據。票據上證明了持票人向延綏軍鎮輸糧七百石,可以在浙江鹽運使司兌換一千鹽引。只是持票人處的名字是空白的,可以任意填寫。
  看在懂行人眼中,肯定要驚呼一聲,這張票據起碼價值一千兩銀子以上,甚至有可能達到兩千兩銀子,對于普通人而言堪稱是一筆巨款了。
  這要從方應物與陜西三原王家合伙說起,方應物引導著三原王家參與邊市貿易,而且在他的操縱下還占據了不小的份額。
  雖然方應物離開榆林時候,邊市沒到開市時間,但根據經驗,王家在這次五月邊市中可以獲利萬兒八千兩。那么王家怎么也得拿出一兩千兩銀子意思意思,不然也太不懂事了。
  但是有兩個難題,一是方應物單人長途,不便攜帶如此多銀子;二是王家投入也大,目前現銀不足。
  所以最后飽經世故的楊巡撫出了個主意,就是利用鹽務開中法,用鹽票充當媒介。
  所謂開中法,就是鹽商先在邊鎮輸送糧草,然后從邊鎮領到完糧票據。再后就可以持票兌換鹽引,從鹽產地支鹽并販賣牟利,這是國朝為了保障邊軍糧草供應的一種辦法。
  于是王家籌措了七百石糧食,輸送進延綏邊鎮,換回了人名空白的邊鎮票據,然后讓方應物攜帶回去處理。
  雖然過程也很麻煩,轉換成現銀落到方應物手里還需要好幾道程序,但這年頭沒有銀票。這種辦法已經是最方便的辦法了。
  其他鹽商都喜歡去產量銷量更大的兩淮鹽運司支鹽,但方應物想來想去還是選擇了本省浙江。
  一是躲開鐵面無私的王老頭,他可是南京和南直隸的高官;二是在本省容易找到靠譜的代理人,在兩淮那里只能兩眼一抹黑。
  這個辦法說白不白說黑不黑,比較灰色,不便張揚。故而方應物不可能自己出面,沒這個精力也沒這個時間,更不能隨意招搖。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找一個可靠的人。不但要可靠。而且還要通曉生意,不能完全不懂事務。
  然后在票據填上此人名字,再讓此人去浙江鹽運使司兌換鹽引,并支鹽賣鹽,如此才能換回真金白銀。
  方應物本來的想法是回到淳安后。慢慢在家鄉尋覓人選,委托他成為自己的代理人。
  但是那日見到王德、王魁和王小娘子等人后,方應物忽然發現,這王德王魁似乎是不錯的人選。
  不過須得先把王德折服了,就算要用王魁,也繞不過王德。畢竟王魁和王德始終利益一體的,沒有王德點頭。王魁就無法脫身。
  當然要折服王德,還得講究方法,既不能太軟又不能太硬。軟了就沒有效果,硬了就容易成仇人。
  所以。間接的含而不露的展示和威懾是最好的。想來通過意圖嫁女紛紛被拒的事情,王德已經深有體會了。
  不過方應物并不著急再次去拜訪王德,次日他又去了城中,來到西北貢院附近。繼續考察周邊環境,為明年的鄉試做準備。
  現在距離鄉試還有一年多時間。租房子相對還是比較容易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精力和財力專門提前一年跑一趟省城來租房子。
  末了方應物終于選定了一處位置不錯的院落,與主人家商定明年租住,并簽了合約,掏了二兩銀子的定金。
  敲定了這樁事情,方應物心情不錯,又回了住處。看看天色已經是正午,便在武林門外熱鬧地方揀了一處酒樓慢慢吃喝。
  此時正是客人最多的時候,大堂內熙熙攘攘、人聲鼎沸,不少人都在議論著最近的各種消息。
  方應物也就隨便聽著別人閑聊,但忽然聽到鄰座有人高聲道:“你們知不知道?前年從淳安來的王員外家,就是北關街上有兩處鋪子的那個,最近可是撞了太歲!”
  王德王大戶?這引起了方應物的注意,他便豎起了耳朵細聽。
  又聽此人道:“王員外惹到一個不知什么來頭的惡霸,最近苦不堪言吶!”
  旁邊又有人道:“是的,仿佛那惡霸看上了王員外的女兒,王員外有心不從,欲先把女兒嫁出去。
  但是原來與王員外交好的那些人家,紛紛拒絕親事,叫王員外很是苦惱,聽說就是這惡霸在背后威脅了各家。”
  還有人插嘴道:“我也有所耳聞,這惡霸仿佛姓方,來頭頗神秘,也不知是做什么的。”
  方應物聽到這里瞠目結舌,不知不覺被一口熱湯嗆得猛烈咳嗽幾聲。聽了半天,敢情這欺男霸女的惡霸指的是他?
  他也沒有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怎的就在傳言中變成了惡霸?天下有他這般對待王小娘子如此溫柔的惡霸么?
  先前那人“啪”的拍案,憤憤道:“更可恨的是,那惡霸仿佛還打算人財兩得!聽說勾結了織造局太監,盤剝勒索王家工場,分明擺出了霸占王家家產的意思!這真真令人看不過眼!”
  方應物剛從自己成為傳言中惡霸的噩耗中回過神,陡然又聽到這句,立即又被打擊的陷入了深深的驚愕中。
  什么勾結織造局太監?什么霸占家產?這是怎么一回事?
  別的不說,他手里揣著價值千金的鹽票,犯得著去侵吞王家那幾百兩銀子么?
  難道有人故意陷害他?這也不可能,誰會如此閑得無聊干這種沒什么好處的事情?
  莫非真是自己倒霉,恰好碰上了其他惡人對王家下手,然后自己遭了池魚之殃,被誤以為是合伙的?
  無論如何,不能任由這樣下去!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現在大家都已經開始傳言惡霸是姓方了,那么遲早會把他的身份公開出來。
  他方應物還是要臉面、要名聲的,真成了百姓口中的惡霸,那父親怎么看他?王恕王老頭怎么看他?商相公怎么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