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186 驚人的機密事


  王德最近比較煩,煩心事倒不是事業上的問題,這兩年在杭州做生意一帆風順,若還不知足那就真是貪心不足了。
  他煩心的主要是獨生女的婚事,女兒的婚事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拖延到現在沒有解決。
  但是女兒今年已經芳齡十八,不是二八,再不解決就是問題了。一過十八歲還嫁不出去,那只怕各種不好聽的閑言碎語就會風起云涌。為什么好好的小娘子嫁不出?莫不是有什么毛病?還是有什么難以言說的問題?
  尤其是前幾日,方應物的出現更叫王德產生了濃重的不妙的危機感。所以王德下了決心,年內必須要解決女兒的婚事,而且還要盡可能的稱心。
  在王德想來,理想的佳婿有兩種,一是有才華并肯入贅當上門女婿,這樣也算王家有后;或者是能對自家產生實際助力的,比如巡檢家就不錯,或者北新關的書辦也很好。
  在王德眼里,這種本地面上的人物,甚至比知府、知縣這類地方父母官更值得結交。
  畢竟官員干幾年都要走人,又哪里是長久之計?幾年后能去哪里找他?
  故而也只有本地人才穩定和保險,是真正穩妥的長久之計。而對地方官老爺們,不得罪就行了,不值得太過于深交。至于方應物他爹這種情況,太遙遠了,遠的不真實、不現實。
  王德自認是一個腳踏實地的人,從不好高騖遠,所以壓根就不幻想方應物是女兒良配。
  一聽對方是官員便哭著喊著要結親的,那都是缺心眼的蠢貨,缺乏實際意義,只圖個虛名有什么用處?
  或者說王德王大戶有自己的生存哲學,看的也很通透,自己本身到不了那個層次,結那種高門親戚沒有好處,只會被莫名其妙的連累。
  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王德便把族弟王魁喊來,交待道:“你速速去拜訪幾位老爺,今日先去鄭巡檢家,問問有沒有機會結成親事。”
  如果另找媒人去,只怕會拖延日久,媒人都是要一門心思為自己賺錢的;如果王德這個家主親自去,又顯得太輕浮不穩重,平白叫別人看低。
  所以王德想來想去,就選定了王魁這個族弟出馬,分量剛剛好,又是信得過的親族,不會出工不出力。
  而且王魁是與他合伙做生意的,他相熟的那些人家,王魁一樣相熟,也好說話。
  王魁苦笑幾聲,答應了族兄的話,掉頭而去。其實他知道結果,但沒必要在這里當惡人,還是先照著做就是。
  到中午時就,王魁向王德回了話,“鄭巡檢說了,哥哥你要辦事那好說,你要吃喝耍子也好說,他都沒二話,唯有結親是免談的。”
  王德滿腔疑惑,便又指使道:“那么去姜員外家問問!”
  到了晚上,王魁再次回話,“姜員外說了,什么事都好談,哪怕要借錢也可以湊出些,但是親事談也不要談。”
  王德依舊疑惑,這是怎么回事?若要說絕情,那姜員外可是聲稱連銀子都肯借,怎么也算不上絕情,但為什么就是“親事免提”?
  不過王德認準的事情,不會輕易放棄——這不知道是優點還是缺點。次日他又派了王魁出面,拜訪幾位他認為還能夠得上的人家。
  但王德得到的回復幾乎都是同一個模式,前半段熱情萬分,承諾給他王德各種好處,可是后半段無一例外都是拒絕結親,可謂是一半冰水一半火焰——
  “趙書辦說了,哥哥你的貨物過關時,他可以幫忙通融一二稅款,但要結親,他實在是高攀不上。”
  “高財主說了,瑜姐兒要出嫁,他打算送百兩賀儀,但是他那犬子配不上瑜姐兒。”
  王德再遲鈍也反應過來了,一個兩個如此還是偶然,但所有人都如出一轍的表態,這其中必然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緣故
  他便詢問王魁道:“你走了這么多家,莫非一點風聲也沒聽到么?”
  王魁當然有話說,“是聽到一些,前日那方應物拿著布政使的帖子,前前后后去過幾家。說了什么不知道,反正這附近一畝三分地沒人敢娶瑜姐兒了!”
  王德愕然,“方應物?他怎么會拿著布政使的帖子?”
  王魁嘆口氣,這族兄最大的缺點就是思路很狹窄,孤立地看待事情。他總把那些官員士子看成個體,例如覺得遠在天邊的翰林影響不到他,道是縣官不如現管。
  難道縣官真不如現管么?關系從來都是網狀的,官員們熱衷于交結同年、同窗、同鄉、同門不就為了關系網么?對于真有人脈的人而言,管不到你不要緊,但總可以找到人管到你。
  王德醒過神來,有點惱羞成怒的喝道:“他怎么能這樣!天下之大,何處不可去得?這方應物怎么就死死糾纏上我家了!”
  王魁當然知道原因,不就是方應物用得著王家么?但族兄實在把方應物面子掃的狠了,方應物必須要找回場子將族兄弄服帖了。
  他正想如何與族兄分說厲害時,突然見到王家絲織工場的管事沖了進來,大呼小叫道:“不妙了!織造局那邊來了人!”
  一聽織造局三個字,王德與王魁都是頭皮發麻。
  蘇杭兩地,凡是與絲織有關的商家,誰愿意與織造局打交道?只要被貪得無厭的織造局找上門,萬萬不會有任何好事。
  若地方官給力些還好,還能稍稍擋住織造局的貪婪,但一般地方官是犯不著硬頂的,為這個得罪太監不劃算。
  但是再給力的地方官,也不可能徹底不讓織造局開展業務,畢竟織造局名義上也是為皇宮辦理用物的。
  果然,王德又聽工場管事稟報道:“織造局要征發我們的工匠去織造局服役!如若不去,那就攤派兩百匹的數目到我們工場!”
  織造局每年的任務都是定量考核,按規定一年要向宮中進獻若干萬匹綢緞絹紗之類。要完成任務有兩種辦法,一是征發工匠到局里開工,織造局里只怕存著不下數百張織機;二是直接向各家工場攤派,以貢賦名義直接收取成品。
  王德臉色慘白,這兩種選擇里哪個也不是善茬,織造局給的條件也太苛刻了!
  工匠若都被拉走服役,那工場還怎么開?但如果選擇被攤派,只是幾十匹還好,可二百匹的數目超過了產量的一半,再去掉成本就相當于全白干。
  這簡直是飛來橫禍,王德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怒吼道:“我明白了!這一定是方應物對我心懷不忿,蓄意報復!否則全城如此多工場,織造太監怎的就偏偏注意到我們這新開的絲織場?哪有這么巧的!”
  王魁聽到這個消息,同樣也心神巨震,大驚失色。一是吃驚方應物明明答應過并不對王德真動手,最多就是嚇唬幾次。可他竟然出爾反爾,指使鎮守太監對絲織工場下手!
  二是駭然方應物居然指使得動鎮守太監!一省之鎮守中官是何等人物,與天子的親近關系且不說,只從禮節上看也是與巡撫平起平坐的,說白了就是天子派出來監視地方的家奴。
  “他怎么能這樣?他怎么能這樣?”王魁不能相信的喃喃自語。(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