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83 不能讓他知道


  浙江左布政使寧良乃是湖南祁東縣人,近日有幾個從家鄉來的年輕士子來杭州游學,登門拜了寧老大人的山頭。
  到杭州的外地人,哪有不想去西湖觀光的?于是寧老大人便讓自己小兒子寧師古陪伴著幾位客人游覽西湖,卻不料畫舫靠岸時,與另外一艘起了摩擦。
  更可笑的是,對方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然跑上來尋隙滋事。寧師古也是讀書人,放在平常,若亮出名頭嚇走對方只怕也足夠了。
  但此時情況不同,有家鄉人在這里看著,臉面是萬萬不能丟的,怎么也要略施懲戒才是。
  不過對方那邊忽的又冒出位樸素書生,自稱是淳安商相公的弟子,方解元的兒子。這又讓寧師古震動了一下,若這位方朋友真的出面打圓場,那也就只能就此揭過。
  可令寧師古啼笑皆非的是,方朋友不但不息事寧人,居然還主動暗示他去對那邊下狠手。似乎這位方朋友與那邊肇事者同坐一艘船,卻不是一路人。
  本來他不太明白方朋友為何如此表態,但當他看到了王瑜小娘子后,立刻就懂了,只能感慨一聲“年輕就是好”。
  “方賢弟幾時到的杭州?住在哪里?明日我登門造訪。”寧師古又寒暄道。
  既然碰了面又搭上線,明天不去拜訪都不行了方應物連忙答話道:“在下暫住武林門外,但不敢勞駕寧前輩移步,還是在下前往藩臺衙門拜訪前輩好了。”
  寧師古合上扇子拍了拍手掌,“也好!布政衙門里有官舍,方賢弟大可入住,何須另覓他處。”
  “在下只是偶然路過杭州,住在北關外運河那里登船便利”
  說話之間,布政使司衙門仆役已經上去動手教訓了。他們人數雖少,但巡檢司鄭少爺那邊的人手卻絲毫不敢反抗。
  俗話說官大一級壓死人,這差的又豈止是一級?巡檢是從九品,地方官員里品級最低的一級,布政使是從二品,地方官員里品級最高的一級,差距簡直就是天地之別。
  看著方應物與布政使公子寧師古平禮相待、侃侃而談,三言兩語便定下了后約,王小娘子繼續目瞪口呆
  方應物扯了扯她的袖子,“該走了!沒甚好看的。”王小娘子恍恍惚惚、懵懵懂懂的隨著方應物向北城走去。
  “要不要租轎子?”方應物問道。王瑜沉默以對,只是緩慢的搖了搖頭,方應物自是無所謂,慢慢在街上走著。
  沒走多遠路,方應物忽然聽到一聲“對不起”。他左顧右看,最終確定這是身旁王小娘子說出來的。
  方應物嘆口氣,“為什么要說對不起?你不需要說對不起。”
  王小娘子低頭看著地面,喃喃自語道:“奴家與父親自從搬到杭州后,父親為了站住腳十分拼命,每日里累死累活,奴家看在眼里十分心疼。
  奴家不能為父親分太多憂勞,但父親要奴家做什么,即便違心也只能咬咬牙去做,實在不忍心讓父親還為奴家操心”
  方應物阻止了王小娘子繼續自責下去,“所以說,你不需要說對不起。若你與父親鬧了生分,豈不成了不孝之女?這我很明白,兩年前就很明白,我不能強求你去做不孝之女。”
  在這個父母之命天經地義的時代,任是誰在這方面也無法苛責別人,所以方應物一直很理解王小娘子的難處。封閉山村里那個純真、倔強的少女,終究還是要長大的。
  兩年前么?王小娘子不禁想起了方應物在院中大樹下的那番話:情竇初開是最甜美的,但初戀但也是最不成熟的,也是不可靠的,須知嬌花最不經風雨
  這氣氛不對頭!方應物猛然醒悟過來,不由得暗自嘀咕,這是簡直就是朝著分手的節奏而去啊!
  他趕緊停止了做心靈導師,故意另起話頭道:“其實你做的很不錯了,你知道今天你做的最正確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是什么?”方應物這個問題成功引起了王小娘子的好奇心,她回想今日,感覺自己簡直是一塌糊涂,難道在方應物眼里還有可取之處?
  方應物笑道:“你最正確的一件事,就是剛才沒有為鄭某人等四個癩蛤蟆求情。”
  王小娘子忍不住撲哧笑了出來。細細想來,與方應物相比,那四個人說是癩蛤蟆確實也不過分,無論是哪個方面。
  連她自己都奇怪,她居然還真是沒有為了幫那四個人求情說半個字,她什么時候變成了這般冷酷的人?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今天方應物變得陌生,但不變的事依舊討人喜歡。兩年前的她,喜歡兩年前的方應物,兩年后的她,則更喜歡兩年后的方應物。
  可惜造化弄人,機會陰錯陽差的被自己錯失了,以后還會再有機會嗎?王小娘子患得患失起來。
  “今日之事,我看你便不要對你父親說了罷?以后的事情,還是我看著辦罷,你就不要多想了。”方應物又吩咐道。
  王小娘子很言聽計從,不問原因便點點頭答應了。
  方應物將王小娘子送回了家,便回了自己下榻的旅舍。卻在門廳那里看到了王魁,原來王魁已經在這里等候了一天了。
  方應物苦笑道:“王朝奉你這是何苦來哉?若是有事要說,留個紙箋便是。”
  “我是為族兄向你陪個罪,他昨夜委實無禮,還望閣下多多海涵。”王魁無奈道。
  方應物搖搖頭,“在下對王朝奉你是沒有什么芥蒂的。但在下向來以為,一個人做錯了事,就應該負起責任并為之付出代價,那王德也不例外。不過王朝奉放心,在下不看僧面看佛面,心里也是有數的。
  你也不要再勸什么了,在下也有在下的尊嚴,方家也有方家的臉面,不可能任由別人羞辱而無動于衷。何況吃一塹長一智,對王德不見得是壞事。”
  “那你想怎樣?”王魁擔憂的問道。方應物對王魁悄悄耳語幾句,王魁臉色忽的很是怪異,十分哭笑不得,“你這隨便你罷!”(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