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182 大生意

其實在這艘制作堪稱精美、用牙子的話講日租金高達一根手指頭的大畫舫里,有四男二女六個人。免費電子書下載()當然,前后艙里的各種仆役下人是不計算在內的。
  在這六個人中,王瑜小娘子是最漂亮的一個,所以自然而然也就是人群的焦點。她這一呆住,立刻便引起了別人注意。
  順著王小娘子的目光看去,卻見在下面那一葉小蚱蜢舟上,坐著一位身穿半新不舊青袍的少年男子。看樣子像是個讀書人,相貌倒是不錯,此刻他也正對這邊頻頻打量。
  “此人是誰?王小姐與他相識?”立刻就有人問道。王瑜心情復雜的答道:“是一位故舊友人。”
  此人又問:“那要不要請上來敘話?”王瑜輕輕地點了點頭。
  于是畫舫便在小蚱蜢旁邊停住了,幾個仆役合力搬出踏板,對著方應物叫道:“我家主人叫你上來說話!”
  方應物卻穩坐不動,隔著水面對王小娘子高聲道:“有請王大小姐下來。”
  王瑜望見方應物淡漠的神態,心里猛然縮了縮,不知怎的下意識起身站起來,真要出艙下船,卻被旁邊女伴一把拉住了,“瑜姐姐你糊涂了?”
  方應物啞然失笑,從這個小動作可以看出,王小娘子不像她父親那般絕情。
  不過畫舫里齊齊義憤填膺,下面這窮酸簡直也太猖狂了!便有人從探出頭,對方應物大罵道:“你這潑才好不曉事,饒你上來就是你三生有幸了!女子身嬌力弱,怎么方便挪動?”
  方應物輕哼一聲,若非王小娘子在那畫舫上,想去和王小娘子說幾句話。否則他才不屑于與這群看起來沒什么素養的人同船共游。
  踏板搭上來了,方應物便上了對面畫舫。中艙頗為寬敞,坐上十人也綽綽有余,但如今只有六人,空間就大了許多,不用人擠人的坐。
  但方應物毫不客氣,旁若無人的坐在王小娘子身邊,又是讓其余男子火大。但是王小娘子居然沒有躲避,任由這個窮酸挨挨擦擦的擠著她坐。
  兩人從小熟慣了。王小娘子對方應物緊挨著她沒有什么太特殊的感覺,換成其他男子自然不同了。
  方應物懶得搭理其他人,見禮也不見禮,只側頭與王小娘子說話:“我昨晚去了你家,你知道么?”
  “奴家聽說了。”
  方應物問:“那你為什么沒有出來?本來還想問問你的近況。”
  王瑜無奈道:“父親不許。”
  方應物冷笑幾聲。環視四周道:“那你今日與這些人出游,令尊允許么?”
  王小娘子垂頭片刻,還是如實答道:“這個父親是知道的,并沒有阻攔。”
  方應物聞言很是感到意味深長,在當今這個社會環境下,一個沒出嫁的女人和別的同齡男人共同出游,這意味著什么?
  雖然王家不是什么高門。王小娘子從小長于山村,也是在外面跑慣的,現在又是可能需要拋頭露面的商賈獨生女,但終究還是生活在這個世道里面的。還是要受世俗人心影響的。
  想至此,方應物抬起手,隨意指了指周圍幾個男子,“這些都是你父親心目中的東床人選?”
  “東床是何意?”王小娘子迷惑不解。方應物解釋道:“就是乘龍快婿!”
  “秋哥兒不要胡說八道!”王小娘子臉色微微紅了紅。感到十分尷尬,心思一時間亂如麻。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與方應物說了。
  方應物仿佛沒有看到王小娘子的尷尬,笑道:“看來瑜姐兒很受歡迎......在花溪的時候你我有過三年之約,如今還有一年,但我們卻提前遇到,你說這約定還作數不作數?”
  本來別人看方應物與王小娘子談個沒完,正要插話打斷,卻突然聽到這曖昧色彩很重的“三年之約”,便又閉上了嘴,豎起耳朵仔細聽著。
  王小娘子愁腸百結的答道:“奴家也真不知如何好了,父親說我都十八了......”
  方應物始終保持著微笑,可以看得出來,王小娘子對自己并沒有完全忘懷,但卻又這么回答,說明她的心境還是動搖了啊,無論有什么原因。
  與心理尚未發育成熟的少女分別兩年,想必她的心里總會產生些許異化,這不足為奇。人心永遠不是固定不變的,更何況十六歲到十八歲是心理和生理生長最迅速的階段之一。
  在父親的強大壓力下,能堅持約定到現在才略微動搖,其實也難能可貴了。
  王小娘子此時面對方應物不知怎的有點慚愧,岔開話頭道:“這幾位都是平日與我們王家有往來的朋友,個個都是本地的俊杰人物,奴家幫你介紹介紹,對你也有好處。”
  他們是什么身份方應物并不在意,以王家這個層次和王德的眼光能結交到什么大人物?
  所以方應物只自顧自的嘆口氣道:“瑜姐兒你知不知道,你父親或者說是你錯過了什么?”
  王瑜對方應物的話捉摸不透,但動作沒有停,指著方應物右手邊的華服年輕男子介紹道:“這位是北新關巡檢司鄭巡檢的公子,如果在本地遇到什么不便可以請他幫忙。”
  好像就是剛才出來罵人的那位?方應物撇撇嘴,一般情況下,第一個被介紹的肯定是身份最貴重的。
  杭州北新關是天下八大鈔(稅)關之一,位于杭州城武林門之外。北新關巡檢司雖然不是鈔關負責人,但也算是武林門運河商業區里很強力的地頭蛇了,實權不小。也難怪王大戶有想法,確實是個很實惠的女婿人選。
  但是這種身份還太不放在方應物眼里,最貴重的都只是這個檔次,其他人可想而知。王小娘子也真是頭發長見識短,與他那個父親也差不多,不過女人見識短淺是可以原諒的。
  方應物不耐煩的對著王小娘子擺擺手。輕喝道:“不必介紹了!不過爾爾,浪費時間。”
  王小娘子終于發現,眼前這位秋哥兒與記憶中的秋哥兒大大不同了,長相還是那個長相,多了幾絲風霜之色而已,但內里氣質卻與從前截然不同了。
  如果是別人未必分辨的出來這種區別,但王小娘子卻能感覺到,但無法用語言形容出來。
  方應物的目中無人終于再次將別人惹火了,那巡檢家的公子猛然拍案。大喝道:“你這窮酸才,恁的不知好歹,沒吃過教訓么!”
  其余三個男子便一起破口大罵,艙外家奴蠢蠢欲動躍躍欲試,只待自家少爺發話。便可以動手了。
  方應物皺起眉頭,冷冷道:“你姓鄭?若想讓你父親繼續把巡檢當下去,就安靜一些!”
  這話口氣也太大了,引得一片嘩然。王小娘子奇怪不已,方應物過去并沒有喜歡吹牛的毛病,怎的再見面學會這種裝逼調調了?
  那巡檢司鄭老爺的威風她也是親眼目睹過的,北關到運河邊的一畝三分地上大事小事都能做主。堪稱是霸主一樣,千百商家誰不敬仰三分?就是縣里頭、府里頭也都有鄭老爺的靠山,照樣說得上話。
  別人旁觀者是看熱鬧的,但這鄭少爺作為當事人卻驚疑不定。一時摸不清眼前這窮書生的深淺。
  不過若是詐唬,而他又被嚇住,那可就鬧大笑話了。想來想去,鄭公子嘿嘿笑道:“到了岸上。請方朋友喝幾杯酒,還望賞光。”
  他不想在王小娘子這心上人面前表現的太粗野。還是等上了岸摸清底細后再決定,瞧他穿著寒酸,而且連個隨從也沒有,多半也不會是什么重要角色罷。
  對鄭大少爺的小算盤,方應物渾然不在意,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還請瑜姐兒繼續介紹,這幾位都是誰?”
  王小娘子不明白方應物怎么突然又對這幾位身份感興趣了,不過若能借此把剛才的不良氛圍揭過去也是好事。
  她內心里還是不愿意看到方應物吃虧的,連忙一一介紹:“此乃北關絲行姜家......”
  漸漸的天近傍晚,西湖上的游船畫舫紛紛靠向碼頭,游人便上岸進城,一時間碼頭這里擁擠不堪,一片狼藉。
  方應物所在的這艘畫舫好容易瞄準了一個空缺,正要駛進去,卻不防另一艘畫舫強行插進了航道,兩艘畫舫上家奴火氣上來,互不相讓的叫罵著。
  等磕磕撞撞的上了岸,今日做主的鄭少爺自感大失顏面,又看到那邊仆役人數略少,不像是豪門巨室,便沖上去,揪著一人罵道:“賊殺才,船上沒長眼睛么!”
  那邊立刻有人大喝,“布政使衙門衙內在此,誰敢無禮!”
  鄭大少爺立刻傻了眼,布政使司衙內應該就是本省左布政使寧良寧老大人的公子了。
  本朝三年前罷設浙江巡撫,所以這左布政使就稱得上最高地方官。何況寧老大人已經在浙江當了十五年布政使,實際威權比巡撫也小不了多少。
  他一個巡檢司公子比起寧公子來連個螞蟻都不如,今天當真流年不利,怎么就犯到了本省最大公子的頭上?
  有個三十余歲的華服書生,走到鄭少爺身邊,不悅道:“本人寧師古,怎就不長了眼睛?”
  寧公子鄭少爺等人而言,好似天上的人物,一干人訥訥不知怎么答話。
  此時方應物站在后面,他便向前走去,想要排眾而出說幾句話去。孫小娘子緊緊的拉了拉方應物,低聲道:“你小心不要上前,免得遭秧。”
  方應物拍了拍孫小娘子的手,撫慰道:“但且安心。”隨后從人群中走出來,對寧師古抱拳為禮道:“在下淳安生員方應物,見過寧前輩。”
  看到是讀書人,寧師古也淡淡的還了禮。方應物繼續道:“在下替業師商素庵公向方伯老大人問安。”
  聽到“商素庵公”四個字,寧師古眼神一緊,神態嚴肅起來,重新向方應物施禮:“原來是方賢弟。”
  與方應物同畫舫的人全都莫名其妙,雖然明白這是讀書人耍花腔,可還是完全聽不懂這兩位說什么。只感覺這兩人打了幾句啞謎,然后就開始稱兄道弟了,好像完全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
  王小娘子更是捂著嘴不敢相信,在她心中方應物窮學生形象更多一些,但這時突然變得很陌生起來。
  聽到商輅的名號,寧師古不敢不敬。因為商輅是正統十年的狀元,寧良是正統十年的進士,兩人是很密切的同年關系。而且寧良官至方面大員布政使而且是浙江布政使,也是商輅在朝時一手安排的,所以方應物才有恃無恐。
  隨后寧師古指著鄭少爺等人問道:“這些人與你......”
  “他們與我沒關系,你隨便處置,打斷腿腳也無所謂,別碰在下就行了。”方應物忽然又指著王瑜道:“對了,還有那個小娘子也放過,不要動她。”
  寧師古啞然失笑,這方應物倒是個挺有意思的人。他這話分明就是暗示“你要想看我的面子,就狠狠收拾他們”。
  量小非君子,方才在蚱蜢上、在畫舫上,方應物不知道挨了幾次破口大罵,他要能風輕云淡的唾面自干,那也太懦弱了。
  當然,方應物也算是間接讓王德王大戶去堵心。他出于情面不太好對王德如何,但是把王德相中的“青年才俊”一個一個都收拾掉,那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啊。
  方應物自言自語道:“本來想記下他們的名字,日后再作打算。沒想到在這里就遇到了布政衙內,真是巧了。”
  已經被拉到身邊的王小娘子忽然明白了,難怪方應物不屑一顧,后來卻改了想法,一個一個的記起這些人的姓名來歷,原來是這個心思......
  她又想起方應物的那句話——你知不知道你錯過了什么?此時也隱隱有所醒悟。
  如今的秋哥兒不再是那個為幾兩銀子折腰的鄉下貧民了,很有幾分大人物模樣,已經是無法想象的地位了,連布政使老爺家的公子都要與他稱兄道弟。那她現在還配得上秋哥兒么?
  如果兩年前,父親不那么勢利,或者昨晚父親不那么淺薄,或者自己態度更堅決一些,那么有舊日情分在,自己還是有望成為糟糠之妻。
  那可是現在呢?王小娘子捂著心口,感到很痛。
  ps:不是我偷懶啊,越寫越多越寫越多,結果一直寫到現在,搞出個大章節,怎么也相當于正常的一章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