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8 寡婦也是生意

方應物知道,這時代的名妓特別是讀過幾本書識得幾個字的名妓類似于前生那個時空的明星,大地方的是大明星,小地方的是小明星,很受世人特別是讀書人追捧。她們有點小性格,有點小脾氣,有點小情懷,在春花秋月中選擇著自己的客人,但也在山盟海誓中選擇著自己的終身。人總不能一輩子賣笑為生。
  三年前,淳安縣的頭牌白梅姑娘便相中了縣學稟膳生員方清之。方秀才相貌堂堂,人品端正,發奮上進,又是個家無大婦的鰥夫,白梅姑娘便覺得自己找到了可以托付終身的好對象。
  至于窮一點那不要緊,她這幾年積攢了不少身家,日子總能過下去。而且又不是要嫁給他做正房,只是想當個妾室而已,白梅姑娘覺得自己去求親十拿九穩。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何況她有貌也有財,倒貼上去還能不收么?
  但白梅姑娘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主動示愛,卻被罵成娼婦拒絕了。那一夜,她心碎的不能再碎,情傷的不能再傷,感到不會再有愛了。
  而今日這一夜,白梅姑娘初見到屋中那位應該很陌生的少年時,便覺眉眼十分面熟。直到他臨走前背對眾人瀟灑的揮一揮衣袖,頓時讓她睚呲欲裂,這像極了某人三年前告辭時同樣的動作!
  一瞬間,白梅想到方應物到底像誰了!看這年紀,差不多就應該是某人的兒子,別人或許不清楚,但她卻知道某人的兒子叫做方應物!
  方應物雖然仍對其中細節不明,但也從白梅姑娘的話中聽得出大概。明白了因果,不經意間又注意到白梅姑娘眼中幾乎能噴出火,算是了解到她的刻骨銘心了。
  方應物心里暗嘆一聲,父親當初即便是要拒絕,也可以委婉一些,又何必如此得罪女人?卻給他埋下了地雷。
  他不知道周圍別人是怎么想的,不會真有貪圖白梅姑娘財色的人跳出來為難他罷?或者以后給自己增加隱患?
  其實在場的十七人中,雖然名分上是同道中人,但人性復雜,不見得人人都是極端持正的君子,也并非人人都視美色財富如糞土。
  聽到白梅的鼓動,還真有人起了點不良想法,不停的在心里盤算起得失。
  一陣冷風吹了進來,方應物疑神疑鬼的看了看周圍眾人。總覺得大家都在蠢蠢欲動,諸君的眼眸中都有光芒一閃而過,一時間瞧誰都像是壞人。
  此地已經不適合生存了,方應物有些惴惴不安,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便對眾人打了一個羅圈揖,最后轉向洪松方向,“明日清早還要去縣衙拜見縣尊,今夜須得養足精神,故而就此別過了!”
  聽到縣尊兩個關鍵字,眾人又紛紛謹慎,這少年和知縣有什么關系?需要考慮到的變數多了一個。
  未等別人表示什么,方應物又緊接著說:“原來諸公都是家父同道舊識,晚輩方才不知,多有得罪。諸位長輩在上,這廂有禮了!”
  長輩?他們有這么老么?這見禮真是令人情何以堪,眾人對此哭笑不得。
  他們大都二十多歲,確實也有認識方清之的,但此時被方應物叫一聲長輩,實在有點無語。連白梅姑娘也好一陣子恍惚失神,女人對這方面比男人更敏感。
  隨后趁著眾人被他左一句知縣右一句長輩,帶動的尚沒有做出反應,方應物迅速的出了大堂。又是抬出知縣又是拜了長輩,這也算是變相的軟硬兼施罷?
  主事人洪松洪公子受到一聲“長輩”的沖擊,正沉浸于年華老去的悲痛中,忘了去攔著方應物。
  等他回過神來,已經望見方應物快步走到了院售,眼看就要消失在夜色中。他高呼了一聲:“方家小哥兒請留步!”
  但方應物充耳不聞,步伐反而更快,從院門口一晃便融入了黑色夜幕中。
  洪松已經是今晚第五次苦笑了,自言自語道:“方清之這老古板怎么生出了這樣有趣的兒子?”
  借著月光摸黑回到了賀齊廟,方應物這才微微安心。躺在榻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不禁又回想今晚得失——
  雖然沒有盡善盡美,最后關頭漏了底,但也是有點收獲的。萬里長征邁出了第一步,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奮斗終于開始了。
  及到天明,方應物用井水洗了臉,花幾文錢從廟里討兩口飯吃,便離開往縣衙而去。
  到了儀門,遇見的還是昨日那位徐門子。今早排衙時,汪知縣就吩咐過,若方應物到了便領進來。所以這次徐門子不敢有絲毫為難,直接把方應物帶到了二堂。
  大堂是公開審案和舉行儀式的地方,二堂則是知縣靜心辦公之所。聽到方應物到來,汪知縣在二堂花廳接見了他。
  話說昨日回到后衙,汪知縣越想方應物獻上的那首詩,心里越是喜歡,嘴中一直反復吟誦到半夜。
  從這首詩詞就能看出其才華,所以汪知縣不免也起了幾分獎掖后進的心思。故而今天肯如此痛快的抽出時間,接見方應物這個平民少年,欺老不欺少,莫欺少年窮啊。
  汪知縣等方應物行過禮后笑道:“本官翻了翻縣學名冊,令尊所學有成,歲考皆是一等,實為諸生楷模。只是他兩年前領了文憑,出外游學,本官至今未曾識得,甚為憾事。”
  方應物只能謙遜,“老父母謬贊了,家父如何當得起,在此代家父生受了。”
  汪知縣便問起方應物學業,“你讀書七年,四書可曾都學的全了?”
  方應物的前身在社學混了幾年,基礎還算扎實,想了想答道:“承蒙社師授業,僥幸不求甚解的習得一遍。”
  汪知縣又問:“那你治何經典?”
  通常四書五經并稱,但對有志于科舉的讀書人而言,四書和五經又有點不同。
  四書是必修課,五經則是選修課,只要專攻一經就可以了,正所謂辛苦遭逢起一經。到了考試,四書是必答題,而五經則是選答題。
  故而汪知縣才有此問,問的就是方應物專攻哪一經。方應物如實答道:“治《春秋》。”
  汪知縣頗為意外,奇道:“據本官所知,五經之中《春秋》字數最多,故而治《春秋》者甚少,你因何如此?”
  我怎么會曉得另一個方應物為何會選春秋?方應物心里嘀咕。但知縣垂詢,不能不答,編也要編出一個像樣的理由。
  他腦中突然閃現過上輩子看過的一篇研究文獻,里面有幾句話印象很深刻。當即復述出來答道:“凡夫學習圣人經義,難免有些失之空疏,可用春秋實事補之!”
  “此言大為精妙!”汪知縣鼓掌喝彩。他進士出身,學術上自有心得,此時甚至隱隱有醍醐灌頂的頓悟感覺。
  汪知縣微微呆了一呆,隨后猛然驚醒,連連感嘆,這少年果然是個不尋常人物,今后真說不定會有大成就。如果此時周圍還有別人,汪知縣肯定要當眾贊一聲“此子非池中物也”。
  將來萬一言中,傳出去后就會顯得他目光如炬、慧眼識人、獎掖后進。即便將來方應物碌碌無為,他也不損失什么,那時誰還會記得他這句話。
  可現在花廳內沒有旁人,這話說與誰人聽?汪知縣只好把這句話收在肚子里。
  方應物察言觀色,知道自己對答的不錯,又想起昨天送了份“詩詞”大禮,暗中揣測如今時機應該成熟了。
  他仔細斟酌著對汪知縣道:“老父母上任時日雖不過歲半,但德行已顯,桑梓有福,可惜輿論忽視,沒有傳揚。小民名分不彰,人微言輕,心中甚憾。”
  汪知縣又看了看方應物,稍加思索便懂了內含意思——我懂你的心思,也想幫你揚名,但人微言輕沒辦法。所以你給我個秀才功名,助我進入名流圈子,而我為了報答你,全力幫你在本地士紳里鼓吹。
  汪知縣忍不住先暗暗稱奇一番,此人雖然只是個少年人,但從昨日到今日的表現看,十分老練機敏可堪使用。說話也是含而不露,十分舒服,沒有那種突兀感。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早慧之人?
  卻說通過一年多治政,讀了半輩子書的汪知縣深刻領會到一個現實經驗:輿論出自于學校,名望來自于士紳。
  地方官想出名聲,沒有幾個屬于當地的自己人幫忙鼓吹是不行的。但他作為知縣,自有官府體統,又是外來戶,不可能跑去對不交心的本地士子說“本官請求你們幫忙多多鼓吹”。萬一被傳出去,簡直就是笑柄。
  方應物是第一個主動體察到他心思的人,但可惜是個平民。現在要考慮的是,給不給他機會?他有沒有這個能力?
  從平民考秀才,要連闖三關,知縣主考的縣試、知府主考的府試、本省提學官主考的院試。
  雖然最后的決定權不在知縣手里,但是官場也有一個不成文的潛規則——縣試時由知縣選定的案首,哪怕再差,府試和院試都不會被淘汰,肯定可以拿到秀才功名。
  也就是說,知縣想讓某一個人獲得秀才功名,還是能做到的。
  方應物沒有把握憑真本事殺出淳安縣這個死亡之組,所以就想從潛規則這里圖謀一二,討好知縣混個案首,然后秀才功名便自然而然到手了。但他也知道,案首這個人情,不知有多少人覬覦。
  低頭想了想,汪知縣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神態親切的透露消息道:“縣試三年兩考,今年是鄉試之年,本不該有縣試。
  但本官得到消息,明年開春后大宗師按臨嚴州府主持院試,所以縣試、府試均要提前至今年秋季,離現在還有三四個月功夫,你下去后要認真溫習功課,仔細準備好!”
  提學官又稱大宗師,主掌一省學政,是在各府之間來回巡視的。到某地被稱作按臨,排好了行程后便提前通知各地準備。
  一般像今年這樣的鄉試之年,按慣例不舉行縣試府試。但因為大宗師排下的行程是明年春季按臨嚴州府,所以嚴州府各縣縣試和府試必須提前舉行,也就是要提前到今年秋季。
  方應物細細品味,縣尊態度很好,但也沒有說出什么肯定的話。只能算是心里存了意向,具體如何還得看看。
  他輕輕嘆口氣,案首這份人情,果然不是那么好拿的。沒被汪知縣當場明確拒絕,就算不錯了。
  自己一無家世,二無財力,唯一能打動知縣的就是自己“有用”,那現在就必須毫無保留的表現出來,錯過這次會面機會,下次機會就不知何時才能有了!
  想至此,方應物也顧不得讀書人體面了,孤注一擲的再次對汪知縣道:“老父母在上,小民還有話說。對于輿論之事,老父母似乎不甚明晰,但小民略有心得,愿與老父母剖心以示,只愿老父母不要錯怪小民莽撞!
  簡而言之,一是要有意識的去占據輿論陣地,二是要用好自己人......”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