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177 這不是巧合

汪芷是一種很僵直的狀態,不過這種僵直更多的是心理因素,而方應物仰面倒下后,卻有背后多了個墊子的感覺,雖然未必舒適,但也不是很難受。
  此刻方應物力壓汪芷,面朝上躺著,仰頭看去,除了藍天白云就是好幾張愕然的臉......眾目睽睽之下,自詡體面人的方大秀才忽然感到十分不自在,連忙撐起來要起身。但是手忙腳亂的,似乎在汪芷身體上蹭了幾下。
  不過這種柔軟的感覺也有可能是錯覺......方應物實在不敢想象如果這不是錯覺的話會怎樣,連忙自我催眠的當成錯覺了。
  說時遲那時快,短短片刻便是人仰馬翻,眼瞅著就差滿地打滾了,直到這時周圍眾人才紛紛回過神。原來是兩個愣頭青冒出來襲擊汪太監!
  “大膽賊徒!”汪芷身邊護衛急眼了,紛紛怒吼著沖了上去群毆兩名刺客,另有幾個圍住了汪芷。
  這些護衛還是一次遇到敢對汪芷出手的人,但這第一次卻叫他們丟了大臉。第一次都防不住,那誰還敢相信他們?雖然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汪廠公怪癖太多,不肯讓別人靠近護衛,當然容易出漏洞,可是他們這些護衛沒有資格講理由!
  亂子終究是要平靜下來,汪芷的護衛出手后沒有再給兩個學生刺客任何機會,當場捉拿了聽候發落。
  前文提到過,因為榆林城和延綏鎮的特殊情況,進社學充當未來衛學預備生員的學生里,很多都是高級武官子弟。
  而在這臨時校場,已經結束了閱武。帶兵的武官紛紛也朝著點將臺這邊過來。他們可不是楊巡撫和汪芷這種外來戶,當場就將兩名刺客的身份認了出來。
  有人道:“這莫不是羅游擊家的么?”又有人指點道:“這好像是程千總的兒子。”頓時眾人皆感到,事情好像變得復雜起來了......
  方應物暗暗感嘆,那些社學學生雖然都向著讀書人轉職,可他們畢竟是武官后人。從小在邊境長大,血液中這種比內地讀書人更加勇猛的因子一時半會還是去不掉的。眼前這兩位居然有血性襲擊汪芷,實在是讓人咂舌。
  這個時候,也只有楊巡撫適合出面了,他站出來對羅、程二生喝問道:“本院問你二人話!你們也是讀過書的,膽敢襲擊欽差中貴。究竟是何道理?”
  那姓羅的學生被按在地上,仍強行昂著頭,倔強的陳述道:“老師方先生造福一方,教我等讀書明理,引我等登堂入室,如今卻被汪太監無禮驅逐。在下這弟子深感恥辱!別無他法,唯有如此以報!”
  群情嘩然,沒想到居然只是為了方應物不忿,所以才襲擊汪直。方應物雖然早有此猜測,但得到確認后,依舊很震撼,一時間瞠目結舌。
  他這被二十一世紀環境熏陶出的人。對這幾乎有些不可理解,心里變百味雜陳,不知道該如何才能表達出來。
  說實話,方應物雖然在榆林開創了教育事業先河,成功的初步培養出幾十個候補士子,但不是那么單純,還是功利心更多一點。他更看重的是能刷出士林名望,同時用教育大權作為鞏固楊巡撫權勢的工具。
  所以方應物本意對社學并不很上心,只是當做自己的道具而已。對學生也只是照本宣科的盡到義務,沒投入太多感情。
  而且在方應物眼里。榆林本地這些士子目前也就只能在本地充門面,其他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以他們的水平,別說中進士,幾十年內都未必有中舉的,所以將來對自己不會有太大助力。也很難再有什么交集了。
  但萬萬沒想到,這兩名學生居然如此純樸和熱血,為了他方應物小小的一點“屈辱”就膽敢不顧身家性命的前來報復汪芷,雖然其中可能有點“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之類觀念的洗腦。
  方應物越想越是為自己的世故而慚愧,暗暗嘆了幾口氣,他何德何能啊!如果這時候再擔心過于得罪汪芷而躲在后面,那他連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怎么也要盡力相救才是,這種人會越來越少了,能救一個是一個。
  方應物拿定主意,沖上去對兩個學生訓斥道:“糊涂!你們兩人讀書杜到哪里去了?是非對錯,自有朝廷處斷,吾輩但能遵循朝廷法度而已!難道你們想以暴抗命,以武亂法么,這絕不可取!若都像爾等這般亂為,天下還有什么規矩!”
  那姓羅的學生仍無悔意。“我嘗聞,圣人也有誅少正卯的時候,老師又何必故作嚴。”
  方應物氣也打不出一處,“圣人其時為攝相也,你們兩個是什么身份,也敢效仿!”
  這時候,汪芷早從地上爬了起來,她拒絕了所有人扶持,硬是自己獨自站立。她面無表情,令人看不出喜怒,更猜不出她心中到底想些什么。
  方應物將兩個學生嚴厲訓斥一頓,然后對汪芷道:“此二人年少無知,真是讀書讀傻了,望廠公寬容大量,不要與此二人計較,且饒他們一命!”
  這種求情的話,別人都不能說也不敢說,在場人中也只有方應物可以說了。無論如何,在剛才一瞬間方應物挺身而出,為汪芷擋住了兇徒襲擊,這就是有恩了。汪芷再不講理,也要考慮到這點。
  汪芷從恍惚中回過神,淡淡的瞥了方應物一眼,指了指不遠處河邊,“你我去那里說話。”
  方應物有點惴惴不安,莫非汪芷要追究剛才自己蹭了幾下的罪過?但也有可能是要提條件,又不想在大庭廣眾下搞的人人都知道。
  來到河邊,周圍十丈內無人,汪芷神色冷漠的問道:“我有個問題,你方才為何會挺身而出,在前面掩護了我?從往常來看。我并不值得你來相救罷。”
  方應物很是意外,他還以為汪芷會乘機勒索,做好了討價還價的準備,卻沒想到汪芷上來就跑題歪樓了,糾纏起自己救她的理由。這圖的什么?
  方應物忍不住暗暗嘀咕,出了事后,她很詭異的沉默,難道就是想這個問題?她這腦子怎么長的?
  是的,汪芷剛才一直在想,在千鈞一發不容思索的一瞬間。方應物為什么要救他?這完全就是一種下意識的舉動,方應物為什么會下意識地救她?
  女人在這方面總是很敏感,對上面這個問題產生的迷思,反而蓋過了兩個兇徒為何襲擊她這件事情的本身。
  或者說被襲擊并不值得過于大驚小怪,她汪芷為陛下辦事不知樹了多少仇敵,有人偷襲她是正常現象。
  如果說方應物是迂腐的書生。不想見人命,那倒也可以解釋,但問題是方應物這個人與迂腐沒有半文錢關系。在汪芷眼中,方應物要算迂腐,那天底下就沒有不迂腐的人了
  或者說,若方應物是自己親朋好友或者忠心的屬下之類角色,那不假思索的去救自己也情有可原。很說得過去。
  但方應物肯定不是,甚至反而算是屢屢跳出來與她作對的人,所以就更加難以理解了。
  從剛才一直想到現在,汪芷否定了一個又一個猜測,隱隱約約有了點其它答案,但是又覺得太不可思議。既然看到方應物主動找上來,那就要問問正確答案。
  這可不好回答......方應物無奈,其實原因主要就是兩點。首先,大明雖然政爭不斷,很激烈的時候比比皆是。但是有一點好處,那就是本朝從來不是暗殺政治,沒有朝廷重臣突遭襲擊喋血街頭這種情況。
  對這點方應物很欣賞,作為一個爹和半只腳踏入政壇的人,他很珍惜這個能保障生命安全的慣例。不想出現任何破壞這種原則的人,所以才會阻止別人對汪芷動手。
  更何況,真要比起這種手段,手握西廠的汪芷反而是優勢巨大。將事情轉進到暗殺這種手段上,是非常不明智的。
  其次,認出了兩個人都是自己學生后,方應物立刻想到,事后有可能牽連到自己。為了躲開嫌疑,他必須要上前去,用實際行動洗掉自己的莫須有嫌疑。
  事實證明也收到了效果,否則汪太監眼下琢磨的就不是為什么方應物會救她,而是這事是不是方應物指使了.......
  但如今問題在于,他方應物面對汪芷的詢問,該如何回答?那兩個真實答案是無法說出口的。人生在世總會有許多真話不能說的場合,甚至可能比真話能說的場合還多。
  但以方應物的急智,片刻之間也想不出能交代過去的答案,神色便有些不安。
  汪芷又瞪大了眼仔細觀看方應物的不安定神態,越發覺得那個答案似乎有道理。她便追問道:“是不是難以啟齒?”
  “算是罷。”方應物滿心都在構思中,聽到問話便漫不經心的答道。
  汪芷面色變得極其古怪,又夾雜著幾絲若隱若現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懷疑,“你心里真存了對我的......情意?所以才有奮不顧身相救的舉動?”
  晴天一聲霹靂,方應物猛然抬頭,臉面扭曲的像是見了鬼一樣,這...這...這人也太自戀了罷!這誤會可天差地別的大發了!汪芷不會惱羞成怒發狠心,連自己一起干掉罷!
  方應物的神態看在汪芷眼里,就是突然被揭破內心隱秘底細后的正常反應,讀書人就是這么虛偽。
  這邊廂方應物突然想到,當務之急要救那兩個學生......他便長嘆一聲,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道:“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大概危難時刻顯真心罷。”(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今天總算寫出兩章,明天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