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76 兩年前兩年后

汪太監說到做到,果然上了奏疏請天子“赦免”方應物。聽到這個消息,方應物便知道自己留在榆林的日子正式進入了倒計時,等圣旨一下,自己就該卷鋪蓋回老家了。
  別的倒還沒什么,最可惜的就是邊市還沒有開始,否則自己必然有不少現銀進賬。現在要提前走人了,浙江距離距離榆林數里之遙,就算王家想分自己一部分利潤,也不便為了這點銀子,千里迢迢的專門派人送過來,這年頭又沒有便攜好用的銀票。
  此外方應物一手操辦的社學也要結束了,他這唯一的塾師將要走人,社學當然就暫停了,直到有下一個夠格的塾師出現。
  這天方大秀才坐在講堂主位上,下面是四五十個年紀多半比方應物還大,最起碼也與方應物年紀差不多的學生——這就是整個延綏鎮第一批本土讀書人了。
  方應物清了清有點感冒的嗓子,聲音略顯沙啞的說:“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講學......”
  能來讀書的學生,身家多半都不會太差,消息自然也靈通。他們早就聽到了方先生可能會離開的消息,但聽到方先生親口說出,還是有些吃驚,頓時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方應物說完第一句,忽然不知道往下如何繼續說了,向來口才還不錯的他難得卡了一次殼。
  算了,還是先上完課再說罷,方應物想道。此后便按部就班開始上課,首先是抽查背誦朱子集注的情況,隨機點了幾章又隨機點了幾個人。
  洛千總的兒子洛誠很不幸被點到了名字,但更不幸的是他這幾天看著春暖花開。日日呼朋喚友的騎馬踏青玩樂,所以根本沒有在功課上用心。
  在這個時候,洛誠吭哧半晌,斷斷續續背了幾句就接不去了,只能面紅耳赤抓耳撓腮的站在座位里。
  方應物忽然感到這一幕有些說不出道不明的熟悉感。恍惚片刻,忽然記起了上輩子在中學里學過篇《最后一課》。雖然背景大不相同,但這場景卻有幾分相似。
  從小學習用功刻苦的方大秀才,隱約還記得那篇文章,忽然感到自己有話說了。他便背著手,踱八字步步走到洛誠面前。老氣橫秋、滔滔不絕的說教起來。
  “我也不責罰你,你心里定然是十分難受的,不只是你,你們很多人只怕都覺得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但你們卻不知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啊!”
  總把功課拖到明天。這就是你們最大的不幸,現在外地人就有理由對你們說了,怎么?你們還說自己是讀書人呢?你們連圣人經義都背誦不全,就算能中秀才也是山中無老虎,憑什么有資格去省里參加鄉試?
  不過,這也不是你一個人的過錯,為師我也有責任啊。我也有該責罰自己的人地方啊。我也常常心不在焉,也常常停課放假,這都是對你們的誤導,至今還不能讓你們通讀經義,這為人師表四個字,我受之有愧啊。”
  方應物說到這里微微轉身,面朝更多的學生,“圣人絕學,不可不學,不但要讀在口中。更要切記在心里。不知道日后你們當中有多少人能堅持讀書,邊塞之地確實讀書不易,但我希望你們不要忘了書中所學。
  我雖然不在了,但你們大都已經具有了將來衛學生員的資格。只要心里還有向學之心,就像是拿著打開前途大門的鑰匙。終將有受益的一天。即便自己無法寸進,但言傳身教之下子子孫孫總有出人頭地的時候......”
  洛誠懊惱不已,頭大無比,眼中閃爍著淚花,由衷的叫道:“老師,學生知錯了!”方應物點點頭,回到主座上,“今天最后一課,要講的是......”
  此時屋中忽然安靜下來,再也沒有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的嗡嗡聲了,諸學生心思感傷的在沉默中上完了最后一課。
  日子一天天過著,春季按照慣例要會操并檢閱三軍。于是在榆林城東榆溪河對岸草場上搭起了點將臺,兩個不同名號的欽差楊巡撫和汪太監齊齊登臺。
  這兩人,一個是提督軍務、總兵以下悉聽節制,一個是名符其實的監軍太監,皆是有權力校閱三軍的人。作為巡撫的幕僚,方應物也跟著楊巡撫上了臺,站在楊巡撫身后。不過方大秀才寡言少語、低調無比,顯然是心思已經不在這里了。
  一個上午過去,到了午間休息時候,楊巡撫和汪太監便走下將臺。兩人不分先后,并排而走,但各有各的隨從,擁擠在狹小的臺階上一時間有些混亂。
  方應物正百無聊賴的東張西望時,忽然聽到有人大喝一聲,順著聲音望去,卻見從側面閃出兩個年輕人。
  不僅方應物,在場的人聽到聲音,都發現了這兩人,別人沒認出是誰,但方應物卻認出來了。他十分疑惑,這兩人都是社學里的學生,只是不知為何出現在這里?
  卻見兩人大跨步沖過來,其中一人高喊道:“替天行道!”,另一人隨即大叫道:“誅殺國賊!”
  別人愕然不明所以,方應物卻突然感受到了什么,難道自己前日在最后一課上,煽情太過火,讓這兩個學生起了刺殺之心?
  他知道,這兩個學生肯定不是沖著自己這老師來的,也沒有任何理由沖著聲望漸起的楊巡撫來,唯一能與“國賊”略微掛上邊的也只有汪芷了!
  方應物來不及想什么法子,迅速繞過楊巡撫,大步走到了汪芷身前,正好擋住了兩人。事起突然,別人不明所以,還不清楚怎么回事,更遑論有所反應。
  此刻兩名學生已經亮起了尺余長的短刀,借著身體前沖的力量狠狠朝著汪芷揮舞,汪芷平時不喜歡護衛靠著自己太近,在下臺階的混亂時刻給了兩人突然發難的可趁之機。
  但這兩人猛然間發現方先生似乎有預判的提前擋在了面前,不禁大驚失色,連忙收刀。短刀收了回去,但兩人沖上來的身子卻停不住,撞上了方應物。方應物本就站立不穩,這下更站不住,全身被撞得向后倒去,不偏不歪,正好又撞上了汪芷。
  汪芷體格比方應物差了不少,更承受不住沖擊,一屁股倒在了地面上,然后就感到另一個身體像死豬一樣結結實實壓在自己身上。
  還是個男人的身體!汪芷瞪著眼睛,下意識緊緊咬住牙,腦子出現了短暫的空白。她更不明白,他為什么會挺身相救?(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餓死。。先覓食去,下午繼續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