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174 物是人非

方清之到榆林來的主要任務就是宣旨,主要是朝廷的獎賞和五月份開邊市兩項內容。宣讀完畢,方欽差就啟程從紅石峽出塞,前往滿都魯部。
  延綏鎮巡撫楊大人也采納了方應物的提議,打著安全第一的旗號,向朝廷奏請邊市官辦,嚴格管制,并由邊鎮負責招商。
  于是乎憑空為邊鎮增加了一項權力,本來官府只需設關卡收稅就行了,但要官辦后,連各家入場資格、份額大小都直接掌握在了官府手中。可謂是沒有審批項目也要制造審批項目的典范。
  在榆林開邊市的消息正式散布了出去,惹得西北有實力的商家更加熱衷起來,紛紛來到榆林城尋找機會。
  雖然一次邊市的利潤總數有限,而且長遠看利潤可能不如西商做慣的食鹽高。但如果將來能夠漸漸形成常態化的邊市,這就增加了一個穩定的利潤增長點,從商業角度是不可忽視的。
  其實商家逐利行為都是低層次的,更高層次的角逐根本不為外人知曉,面對不小的利益,總是想出來分桃子的人。
  這日,榆林城里三個對地方事務最有影響力、有發言權的大人物碰面了。楊巡撫和汪太監并排而坐,榆林衛指揮使彭清位居下首。
  對了,彭清的對面是生員方應物,他也被楊巡撫叫來陪坐,由此可見楊巡撫對方大秀才的倚重。
  寒暄完畢,御馬監太監、西廠提督、巡視三邊兼延綏鎮守太監汪芷汪公公清亮的咳嗽了一聲——如今前鎮守太監張遐得償所愿,離開邊鎮調去了腹里地區,汪芷便屈尊兼任了鎮守太監。她率先開口道:“招商之事,我看不能只煩楊大人多勞。”
  楊巡撫明知故問道:“那以汪太監之意。該當如何?”
  汪芷輕描淡寫道:“此事應當三分之,巡撫都察院、鎮守太監、榆林衛各得其一。”
  她這意思很明確,在此次邊市中,巡撫、太監、榆林衛每方負責三分之一份額。若非不想把楊巡撫和方應物兩人逼得太急,汪芷連這三分之一都不會給。
  楊巡撫雖然為必在意錢財。但是他自認身為延綏鎮最高官員,只有三分之一未免太失面子,與自己身份不匹配。不過斤斤計較爭利又不是他的作風,楊巡撫感到自己張不了這個口。
  此時方應物面朝汪芷故作驚訝,順口拍了一頂高帽子道:“在下聽聞,汪太監乃是輕財仗義的人。怎的也想打理這等錢財俗事了?”
  汪芷年少虛榮,確實以不愛錢財自詡,但此刻只能頗感無奈道:“我輩鎮守太監身負皇恩,自當為君分憂。”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當今天子酷好吃喝玩樂奇珍異寶。又崇信僧道方士,各方面開銷極大,那有能力的太監自然就承擔起搜刮錢財寶物進獻給天子的責任,梁芳、錢能之輩正因此而得寵。
  就是以汪芷的強勢,也免不了俗,不能在錢財方面不上心。當然,搬出天子來。也是為了占據制高點。
  方應物輕輕拍扶手道:“既然廠公要替君上漁利,那豈能只得三分之一?”
  這可謂是語出驚人,不但楊巡撫大感意外,就連汪芷和彭指揮也吃驚非常。方應物不是楊巡撫的幕僚謀士么,怎么反而替汪芷說起話來?一時間三人齊齊疑神疑鬼,都沒有說話,只去聽方應物下文怎么講。
  方應物先看了看三人,才繼續說:“在下以為,此次邊市招商,廠公應當負責半數份額!”
  “你是說真的?”汪直心直口快。脫口而出的反問道。他自己的提議只是要占三分之一,方應物卻一下子給他增加到一半,這是什么一種精神?
  方應物給楊巡撫遞了個眼色,然后才道:“當然是真的。至于另一半,就該由延綏鎮巡撫都察院行轅負責了!”
  聽到這里。楊巡撫險些笑出聲來,這方應物果然是話里有話!雖然不是第一次見識了,但楊巡撫仍想贊嘆一聲,真是機敏!
  是的,先順著汪直的意思并更前進一步,把他份額增加到了一半,順便也把本方份額增加到一半,只是可憐了彭指揮,被瓜分的一點份額也不剩了。且看汪太監怎么辦?
  汪芷還真造難了,這方應物的提議太考驗人性了。傻子也知道,占一半份額當然比三分之一好,錢財當然多多益善,陛下就喜歡這個東西。
  那楊巡撫如今氣候已成、聲勢正盛,完全排斥是不可能的,能占到一半只怕是最好的結果了。可是彭指揮又是她一直籠絡的對象,直接把彭指揮的份額瓜分掉,似乎也不太好.....
  最終汪芷咬咬牙,對楊巡撫同意道:“就如此辦,你我各負責一半!”至于彭指揮,她只能事后安撫和給予補償了。
  話說出口,連汪芷都沒想到自己會答應的如此之快。難道她本來潛意識里就覺得彭指揮這個小人物占三分之一太多,但出于籠絡目的又不好明說,然后借著方應物提議當由頭了?
  楊巡撫還給方應物一個眼色,微微表示贊賞。沒想到汪直提出的這個份額難題,舉手投足之間就被方應物解決了,而且己方獲益還有所增加,實在是皆大歡喜。
  天下還有什么事情能難得住他?此刻楊巡撫不禁冒出了這種念頭。
  覺察到楊巡撫與方應物眉來眼去得意洋洋,汪芷心里十分不爽,“你們不要高興的太早,說不定朝廷朝令夕改,邊市之事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方應物疑神疑鬼,汪芷這話是暗有所指,還是心懷不忿下的危言聳聽?楊巡撫忍不住問道:“愿聞其詳。”
  “你們知不知道?大同鎮那邊向朝廷奏請,想要將這次邊市設在大同!”汪芷爆料道。
  楊巡撫和方應物都皺起了眉頭,延綏鎮是這些年才有的新邊鎮,而大同鎮則是絕對的老資格邊鎮,常與宣府鎮統稱宣大,是京師外圍防線,也是大明最重要的邊鎮。
  所以這大同鎮政治地位和軍事地位都比延綏鎮要高,雖然延綏鎮近些年戰事比大同鎮要好,連續出了兩個部院大臣,但延綏鎮說話分量還是比大同鎮有所不如。何況大同鎮地理位置比延綏鎮要好,更適合設立邊市。
  楊巡撫和方應物都還沒說話時,彭指揮卻搶先對汪芷道:“大同想搶走邊市,我們延綏鎮決不能答應,這都要靠廠公出面了!”
  汪芷舒舒服服翹起了二郎腿,瞥了瞥方應物,又瞥了瞥楊巡撫,儀態從容淡定。
  方應物和楊巡撫都相信,以汪太監的赫赫威名,若出面與朝廷和大同鎮交涉,自然什么問題都沒有,邊市還是榆林的。可是......求汪直是那么好求的么?怕不得又要讓出去一些份額。
  方應物沉吟片刻,轉頭對楊巡撫道:“要解決此事,還得勞駕撫臺出面向朝廷上奏疏了。”
  楊巡撫見狀便曉得方應物又有什么急智了,好奇的說:“若是你來執筆,你會如何寫?”
  方應物嚴肅的說:“其實也沒什么好寫的,榆林地處偏遠,與京師安危關系甚小。而那大同鎮地近京師,是必須百倍嚴防之處,若開邊市讓敵我不明的胡騎來去自由,這不值得憂慮?
  難道為了區區邊市小利便不顧京師安危?莫非諸君都忘了土木堡之事么!我看那提出在大同開邊市的人,該斬!”
  楊巡撫贊道:“言之有理!”
  汪芷則大失所望,但她也不得不承認,方應物說的極其有道理。若真如此向朝廷上奏,朝廷一定會否掉大同的意見。
  不過一想完全不必靠著她出面也能解決問題,汪芷又感到大為受挫。冒出了與楊巡撫幾乎一樣的念頭,還有什么事能難到方應物?
  這個人很可惡......心情很不爽的汪芷板著臉盯著方應物半晌,目光陰晴不定,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楊巡撫覺得氣氛不對,正要出言結束今天的碰面。但卻聽汪太監道:“方秀才在榆林城做的很不錯,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楊巡撫以為如何?”
  楊巡撫當然要維護方應物,便道:“確實如此。”方應物不明白汪芷什么意思,只能謹慎的答道:“過獎過獎。”
  汪芷嘆口氣道:“聽說方秀才是被陛下下詔發配的,其他人都不好置喙。既然如此,我自當向陛下奏請,請圣諭赦免你的罪過,你這樣的大才就別在榆林邊鎮蹉跎歲月了,且放你還鄉讀書去!”
  什么?方應物愣住了,楊巡撫也愣住了,以汪直在皇上那里受信任程度,他要奏請赦免方應物那絕對是十拿九穩的。
  現在可不是氣頭上,已經過了快一年了,皇上赦免方應物自然沒什么心理障礙。再說方應物獻策有功,給了皇上一次冊封北虜可汗的虛榮,那么汪直說幾句好話去,讓皇上放方應物回鄉當然不難。
  汪芷忍不住為自己的主意微微得意,沒了方應物當謀士,楊巡撫就去了左膀右臂,相當于釜底抽薪,實力最少損失三分之一。
  她又看到方應物苦笑無言,心里更是爽氣,這下看他還能怎么辦?她就不信了,這世道還能沒有可以難住方應物的事情!(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考慮離開榆林,畢竟邊鎮這些事情不是自己擅長的,想來想去寫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