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68 你要對我負責

時間已經進入了十一月,邊塞的天氣漸漸變得冷冽起來。今年對延綏鎮而言,是輕松的一年。
  最大原因就是北虜比較消停,只有在八月時候,達賊試探性的襲擾了一下高家堡。其余時間和其他地點大都風平浪靜,是難得的一個安寧年景。
  年年喊防秋,今年卻輕松了一次。邊民都要感激王越和余子俊兩位曾經主持西北大局的老大人,若非有王公數年間連戰連捷和余公修建邊墻,今日又哪會受到余蔭。
  榆林城北數里地方,有一要害之處叫做紅石峽,在此修筑了關隘并設有重兵把守,是邊墻防線的重要一環。這日,北虜使者孛忽羅又出現在關外,早得過吩咐的紅石峽守軍不敢造次,飛騎上報到榆林城。
  此時楊巡撫正與崔師爺、方應物商議整理軍屯的問題,忽然得到紅石峽急報,道是韃子使者孛忽羅又來了。
  方應物大喜過望,情不自禁的拍案道:“如果滿都魯拒絕我們的條件,那么孛忽羅就不會浪費時間再跑一次了。既然他來了,那說明滿都魯大概要接受我們的條件了。”
  方應物拍桌子顯得有點失態,但他確實興奮。若他的籌劃一步步變為現實,這種運籌帷幄的滿足感很令人興奮,大大漲了自己的面子。何況他作為策劃人,也會有很多明的暗的好處。
  方應物本來只是抱著只管出主意不負責成功率的念頭提出對策,成了是好事,不成也沒什么損失而已——狗頭軍師大都是這種特質。
  此刻知道了極有可能成功時,方應物心里得意的自言自語:“當初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楊巡撫也很振奮,既然當了守邊大臣,誰不想建功立業?但按照朝廷制度,巡撫地位超然,又是文臣,所以不會因為戰敗論罪。但同時就算打了勝仗也不會記錄戰功。
  所以邊鎮巡撫固然權勢極大,但想做出點醒目業績不容易,不是人人都有前巡撫余子俊那樣修千里邊墻的本事。
  但今次楊巡撫卻感到機遇真來了,如果盤踞河套一帶的北虜可汗滿都魯接受了冊封,那么他的業績就不亞于前巡撫余子俊。如今余大人已經貴為兵部尚書......
  話說回來,雖然冊封的政治意義大于實際意義,滿都魯大概也就是表面上應付差事。但就算是門面功夫。那也是了不起的功績了。
  在土木堡之變后,大明對北虜就轉攻為守,總體上落了下風,西北邊境回收了數百里。
  以近幾十年來這種狀況,只怕誰也不敢想北虜可汗會接受朝廷冊封,簡直就是異想天開。但偏偏就在他楊浩巡撫任上做成了。這不是業績是什么?
  一片歡欣中,方應物又想到了開邊市的事情。這事在榆林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如果提前大肆囤積一批貨物,肯定可以發一筆財——靠政策賺錢就是這么容易。
  卻說這孛忽羅第二次進入榆林城,與上次被晾著的待遇是大大不同了,楊巡撫第一時間就接見了,這算是兩邊使節的正式接觸。
  果不其然。正如方應物所預料的,孛忽羅傳了滿都魯的話,表示可以各自罷兵言和,停息干戈,同時也可以接受大明的金印冊封,并熱烈歡迎開邊市互通有無。
  但滿都魯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若有朝一日他率部討伐太師癿加思蘭時,希望大明方面一同出兵夾擊。
  對這個另外提出的條件。楊巡撫拿不定主意,沒有答應也沒有不答應。送了孛忽羅去公館歇息,他連忙又把方應物喊來咨詢。
  這時候楊巡撫對方應物的信賴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在他心里,方應物的判斷最有可能是正確的。說句大逆不道的話,有如漢之張良。
  “當然不能答應這個條件!”方應物不假思索的答道。
  楊巡撫很不恥下問的問道:“愿聞其詳。”
  方應物指點道:“如今滿都魯被癿加思蘭壓迫太甚,他與我們言和并非出自本心。很可能只是迫于形勢而已。那我們順其自然,挑動滿都魯部和癿加思蘭部去斗才是上策。
  如果我們出兵夾擊癿加思蘭,敗了沒有任何好處,就算贏了又能得到什么?一場辛苦就是為別人火中取栗。除了一些紙面軍功外,所獲肯定寥寥無幾,大頭都歸了那滿都魯。
  可以想象,若癿加思蘭徹底敗落,漠南河套一帶就是滿都魯一家獨大。人心都會變,到那時滿都魯沒了掣肘,心思會變成什么樣很難說,誰知道會不會成為又一個也先?
  說一千道一萬,我們所做一切的最根本原則就是因時制宜,挑動北虜內斗。為的是達到減輕邊患壓力的目的,而不是要幫助滿都魯。
  就是單獨與滿都魯部開邊市也不是真為了互通有無,而是為了讓癿加思蘭部看著滿都魯獲益而眼紅。
  總而言之,在下覺得,最上策就是讓滿都魯自己和癿加思蘭互相打去,我們坐山觀虎斗就可以了,完全沒有必要自己出手。”
  聽方應物鞭辟入里的分析過,楊巡撫心里就拿定了主意。他又問道:“那你覺得,如果不答應這個條件,滿都魯還肯不肯接受?”
  方應物冷笑幾聲,“愛來來不來滾!這次是他要求到我們,又不是我們去求到他。”話說到這里,楊巡撫心頭大定,又與方應物閑談了幾句。
  這時候,奉命護送孛忽羅回公館的軍士進屋來稟報:“剛才出了衙門后走過一條街,忽然有汪太監的人來邀請韃子使者,我等阻攔不住,那韃子使者竟被汪太監請走了。”
  楊巡撫苦笑不已,這汪直還是按捺不住啊。方應物卻一拍額頭,大叫一聲“壞了”!
  隨即他對楊巡撫解釋道:“那汪直生性對邊功十分著迷,為人又急功近利,十分短視。若聽到有夾擊癿加思蘭部的機會,他估計不會放過!”
  方應物記得,在史書上汪太監極其熱衷武事,常年在外巡邊,為了邊功確實不擇手段,連殺外族使節團冒功的事情都干過。如今有這么一個不錯的機會,那汪芷八成不會放過。
  這種戰功對楊巡撫用處不大,因為巡撫是不敘戰功的,但對別人可不見得。(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哎,某人產前憂郁癥ing,先寫到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