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167 還有什么事情能難住

在十月深秋,延綏鎮巡撫楊大人代表朝廷,正式接見了北虜使者首領孛忽羅,并提出叫酋首滿都魯接受朝廷冊封,如此才同意朝貢。作為識時務的褒獎,朝廷將允許在榆林開邊市,但每次邊市只準許北虜一部參加,由滿都魯指定。
  這些大事,孛忽羅當然做不得主,他從楊巡撫這里領了意見,便快馬加鞭回到北邊,將消息傳達給可汗滿都魯。
  榆林城里都知道,如果滿都魯真同意受冊封,那下一波使者到來的時候,才算是這次大戲正式開場,那時將有數不盡的利益糾葛在其中牽絆纏繞。
  送走孛忽羅后,巡撫都察院忽然就消停了下來。楊巡撫每天簽公事,崔師爺每天看公文,方應物每天不是上課就是督工。
  這一切叫汪芷、彭指揮等人摸不到頭腦,很是不明白。
  雖然被方應物從中作梗,汪太監和彭指揮一時無法勾結起來,但兩人那都是看著對方眼熱。汪太監知道她需要彭指揮為爪牙,不然就會有被架空的可能;彭指揮也知道他需要汪太監,不然連方應物都可以狗仗人勢將他壓得死死。
  按照鎮守太監張遐的主意,干脆壯士斷腕,將鎮撫司薛鎮撫、衛倉趙大使、公館劉管事這幾人當替罪羊推了出去,讓巡撫自行處置。
  如此可以徹底了結最近這段膩歪事情,方應物再也不能拿著把柄攻擊彭指揮了。彭大人擺脫嫌疑纏身后,自然就放下包袱輕裝前進。
  但名單交到巡撫那里,就好似石沉大海,沒了回音,也不說處置,也不說不處置。就這么拖著沒動靜。
  這很讓出主意的張太監犯嘀咕,殺人不過頭點地,巡撫衙門這樣有點不講規矩啊。但此時方應物沒有功夫去搭理這些事情,他心思都放在孫敬父女身上。
  話說事情鬧到了這種地步,衛倉哪里還敢刁難孫氏父女。所以孫敬也領到了代表完納軍糧的回票,已經可以打道回府了,但這可不是方應物所希望的。
  孫敬和孫小娘子前幾天為了安全住進巡撫行轅外院,就在方應物隔壁。這日方應物自掏腰包,置辦了一桌在榆林城堪稱豐盛的酒菜。就在孫敬所住堂屋里擺下宴席,此外還請了孫林前來作陪。
  三個男人圍桌而坐,但根據習俗女人不能上桌,所以孫小娘子只好自己坐在里屋,豎起耳朵聽著外面動靜。
  “那汪太監權勢熏天。他已經看中了你女兒,幸虧我機智,臨機應變說你女兒在我身邊使喚,這才斷了他的念想。
  你們如果離開,只怕仍是逃不出汪太監魔抓,難道你真想把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送到太監身邊么?那一輩子可就毀了!”
  這是方相公的聲音,如花似玉是說她嗎?孫小娘子臉色紅了紅。心里美滋滋的,讀書人就是會用詞。
  “閹宦又能干什么......”
  “也沒什么,只是那些公公經常拿身邊女子去招待客人而已。三陪知不知道?陪喝陪玩陪睡!你覺得無所謂?我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孫小娘子聽在耳中,忍不住暗“呸”一聲。這方相公有時候說話真是不知羞,偏生還總是一本正經的,可惡的很!
  再說自己又不是他的什么人,他憑什么替自己萬萬不能接受?難道他心里有什么想法了?
  “孫老爹你回去還能有什么事情?你都這把歲數了。小娘子也長大成人了,總不能一輩子都辛辛苦苦運軍需。也不能還讓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兒繼續跟著你當苦力罷!這是暴殄天物吶。
  所以建議你趁早另想個其他營生,我看這榆林城新建幾年,遍地都有機會,何妨多住一陣子。”
  再次聽到如花似玉這個詞,孫小娘子心里又美了一下,仿佛百聽不厭。隨后她又想道,方相公明明是在與父親說話,為何句句都要提到自己呢?
  這是不是就是那句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那自己該怎么辦?身份又差的這么多......孫小娘子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樣了。
  卻說在外間屋里,孫敬瞥了口沫橫飛的方應物一眼。他也算在外闖蕩的老江湖了,方應物這點心思豈能看不出來?但他拿不準,所以也就一直裝糊涂,并不點破而已。
  方應物想留人,那沒什么,但閉著眼胡吹大氣就太貶低他們父女的智商了。榆林城這種苦哈哈地方,能有什么機會?
  所以孫敬很直白的說:“此地與兵營有什么兩樣?外面就是邊墻,邊墻外就是沙漠。達賊來來往往,也就這幾年安生了點,能有什么機會?再說我已經惹到了榆林衛,留這里不會安生。”
  前來陪酒的孫林孫大使接上了話,對孫敬道:“哥哥你這目光要放長遠,事情是變化的,或許過幾年就會成為四方財貨匯聚之地!至少邊境周圍數百里,只有這一座城。”
  孫敬聽出來了,這孫林也是幫著方應物說話,又聽孫林突然說起方應物道:“方相公那是宰相的徒弟,翰林的兒子,他外祖也是大戶!你沒見巡撫老大人也很看重方相公么?
  我們若非機緣巧合,根本結交不到方相公這般人物!所以哥哥你要珍惜,可不能錯過。我敢說,你若錯過這次,那么下次就不會再有這番際遇了!”
  里間孫小娘子聽得真真的,又自慚形愧的患得患失起來。方相公這樣的人,一定更喜歡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罷?自己好像配不上。
  孫敬暗暗苦笑,孫林與他好歹也是同族鄉親,今天卻處處幫著外人說話。他這嘴臉簡直就像是拉皮條的,敢情不是他女兒。
  孫林還真就是保媒拉纖的心思,雖然他也知道自己這族侄女不可能為正室。但在他眼里,當妾室也不錯,方應物那樣的家世,能攀附上就可以知足了,管他是不是正房。
  方應物一邊聽孫林說話,一邊搖頭。他很是有些無語,這孫大使也太沒格調了,太不含蓄了,王婆夸西門慶也就是這般夸法了。
  他咳嗽一聲,張口道:“遠的不說,到了明年說不定就要開邊市,這可是發財路子。孫老爹對邊情極其熟悉,正是大展身手時機!”
  此言一出,孫敬和孫林齊齊大驚,側頭緊緊盯著方應物。
  這些事情只有個別人知道,孫敬和孫林都是第一次聽說。他們兩人一個是常年行走邊境的,一個是久住邊鎮的,對邊情都比較了解,所以才對此感到很震驚。
  至少從他們記事以來,就沒見過朝廷開過邊市,大都是邊民偷偷走私貨物,數量也不大。如果真的開了邊市,那對邊境地區而言絕對是震動性的大事件。
  孫林也忘了拉皮條,連忙問道:“方相公你從那里得知?此事當真?”
  方應物胸有成竹道:“詳情就不談了,我有七八成把握。因而孫老爹你大可觀望一陣子,就算在邊市給大商家當腳力,也比回山西運軍糧賺得多。況且風云際會,說不定還另有發達際遇。”
  不得不說,方應物說的很有誘惑性,孫敬皺眉沉思起來。
  而孫林笑道:“方相公若有什么想法,我們都可以效力。有方相公這等巡撫衙門紅人在,想必也虧待不了我們。”
  孫林跟著方應物已經沾過不少光,所以表態很痛快。他又瞧了瞧孫敬,對方應物道:“方相公還不知道罷,敬老弟年輕時也是小商販,偷偷去北邊的那種......”
  方應物很是意外,孫敬看起來話不多,有幾分老實模樣,沒想到年輕時居然干過走私買賣。
  孫林繼續揭他老底道:“只不過有一次翻了船傾家蕩產,又因為女兒的緣故,所以為了求穩當,用自家馬匹做起了運軍需的腳力。”
  方應物“哈哈”一笑道:“原來孫老爹也算個邊塞達人,不知道愿意留下助我一臂之力?這次提早做好準備,說不定我們都可以發大財。”
  本來孫敬有些不安,這種違法買賣誰知道方應物介意不介意?不過他聽到方應物的笑聲后,便又安了心。
  如果真有機會,誰甘心當一輩子長途腳夫?孫敬抱拳道:“愿效勞!”
  這頓酒席,三人一邊商議一邊喝酒,最后不知不覺齊齊酩酊大醉。散了時,孫敬靠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想動,方應物和孫林互相攙扶著,踉踉蹌蹌離開了。
  孫小娘子從里間走出來,開始收拾起桌子。但她動作很大,碗碟叮叮咣咣的不停作響,吵得她父親迷迷糊糊難受。
  孫敬勉強睜開眼睛,埋怨女兒道:“動作輕些,這些東西不是咱家的!”孫小娘子充耳不聞,動作反而更大了。
  她能不生氣么,從頭聽到尾,本來她是主角,但卻都把她忘了。明明都快扯出話了,但最后還是不上不下沒個準話,她到底如何自處?父親倒是有了準頭,哼!
  “慣會作怪!”孫敬醉醺醺斥責幾句,摸到床上睡了。
  走出院子,便有深秋涼風吹來,孫林感到酒醒了幾分,忽然拍額道:“今天怎么誤了正事?本來是該談小娘子的,歪了歪了。”
  “歪樓不怕,既然留住了爹,女兒自然也就跑不了!”方應物豪氣干云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