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166 多謝父親體諒

面對汪芷半真半假的第二次招攬,方應物笑了笑,“在下如今在巡撫都察院充作書辦,廠公的好意只能心領了。”
  汪芷沒有多說什么,心里或許是后悔。在常州的時候,與方應物已經談論的很深了,距離招攬幾乎一步之遙,可惜最后還是自己先勢利翻臉了,否則現如今就絕不是這樣。
  她知道彭指揮使不可能通敵賣國,疑點終歸是疑點而已。但陽謀的特點就是如此,明明知道真相也不得不照做。
  在大庭廣眾之下,自己若還去拉攏滿身疑點的彭指揮,那就是態度不端正,就是對里通外國這個罪名不在乎,傳到天子耳朵里不是好事。
  而且傳來傳去,或許就傳成她縱容彭指揮了。所以她必須做出暫時劃清界限的樣子給別人看。
  目送汪太監的隊伍進了榆林城,方應物松口氣,今天算是達到了目的,阻止了汪芷與彭指揮的勾結。
  站在城門口他想了很多,如果汪芷沒有彭指揮配合,在榆林城的影響力終將大大削弱。楊巡撫若能斬頭露角,說不定還真能更進一步。
  近些年三邊特別是延綏鎮是熱點地區,出的高官也多,王越在這里打了勝仗,升為左都御史,余子俊在這里功勛卓著,升為兵部尚書。如果楊巡撫也能因功績升到朝中高位,那就是自己的扎實人脈。
  “方相公?方相公?”旁邊有人輕輕呼喚。方應物扭頭看去,原來是孫敬孫老爹,孫小娘子捏著衣角站在父親后面。
  孫敬對今天的事情有點不安,詢問道:“你看今日之事......”方應物安撫道:“無需多慮,你們先住到巡撫行轅中,不會再有人打擾你們。”
  方應物便與孫敬父女一同朝城中走去,在路上,方應物循循善誘道:“你們往年因為有孫大使的關系,以解送軍需入庫為生,但如今孫大使漸漸淡出倉庫。所以你們這個營生不是長久之計了,今次被刁難就是實證。尤其孫小娘子,女兒家家的總不能天天隨著你餐風露宿的奔波......”
  孫小娘子在后面豎起了耳朵,但她父親孫敬沉默半晌,只聽著方應物說。沒有答話。
  到了鐘鼓樓。孫敬父女去取行李,方應物先回了巡撫都察院。崔師爺在門口等候他多時了,見到方應物就道:“一切順利!”
  原來在方應物與汪芷、彭指揮使在城外扯皮的時候,楊巡撫在城中也沒閑著。派出巡撫標營官軍去了公館,接管了公館守衛差事,正所謂內外雙管齊下。
  畢竟出現了使者逃出公館刺殺要員的大事,原公館守衛嫌疑很大,必須全部撤換。衛所衙署對此也無話可講。
  “那在下這便去公館面見使者,查問到底是怎么回事。”方應物當機立斷道。
  他始終沒明白,為什么那個達賊要逃出公館刺殺他,這里面到底有什么原因。這個突破口,只能從這些北虜使者身上打開了。
  方應物之前不是不想查清楚,但公館歸衛所衙署看守,死活不放他進去。今天將守衛權拿到手了,不迅速去問個明白,這心里就不痛快。
  崔師爺明白方應物的心思。笑道:“方才我已經去過公館了,與那使者頭領孛忽羅談了談,其中也問到了你被刺殺的事情。”
  “他怎么說的?”方應物連忙問道。
  “孛忽羅一開始說并不知道原因,我說此事很嚴重,如果查不清就要歸罪于全部使者。后來又問他。那逃出去的人近況可曾有什么特異之處。
  如此那孛忽羅才說,那刺殺你的人叫妥思答里,他有個弟弟,但在八月份沿禿尾河潛入邊墻內偵探時。斃命身亡......”
  方應物恍然大悟,原來線索在這里!
  八月份他從京師去榆林。在高家堡遇到了幾個達賊,被孫小娘子射殺一人,后被牛馬二校尉割了首級請功。而高家堡就筑在禿尾河岸邊,當時被射殺的達賊必然就是妥思答里的弟弟了。
  這事在榆林衛所有記錄,稍加打聽就會牽扯到他身上,畢竟牛馬二校尉是與他方應物同行的。現在看來,就是妥思答里打聽到了他身上,所以才會逃出來刺殺他,當然叫尋仇更恰當一些。
  只可惜,孫小娘子真是這對兄弟的命里克星,弟弟死在孫小娘子手里,哥哥出來尋仇,結果也死在了孫小娘子手里。
  方應物嘆道:“公館里,甚至榆林衛所里,還真有泄露消息的內奸,不然妥思答里為什么如此準確的找到了在下?”
  如果說他之前都是潑臟水攪渾水,讓汪芷不敢過于靠近彭指揮,卻沒想到歪打歪著,衛所里還真是有向北虜出賣情報的人。
  崔師爺扯了扯方應物,“別在這里發愣了,一同去見東翁商議。”
  楊巡撫此時神態輕松,如果汪直與彭指揮勾結不起來的話,他面臨的壓力就小多了。就算汪直想做點什么,沒有爪牙如何能辦得成?
  崔師爺和方應物見過禮后,由崔師爺先稟報情況:“我去那公館與孛忽羅會面,此人態度十分溫順,全無囂張之態。據此看來,方老弟所言不錯,那北虜酋首滿都魯如今處境確實不佳。”
  楊巡撫大喜問道:“彼輩可接受朝廷冊封么?”
  “我試探了口風,彼輩似無抗拒之意,不過還要等東翁親自出面召見。我以為,若沒有人掣肘,這次方老弟提出的方略大有希望。”
  楊巡撫決斷道:“那盡快召見北虜使者,然后讓北虜使者回復滿都魯,等待滿都魯消息。”
  三人正商議時,忽然有文書呈了進來,是從巡邊太監汪直那里送來的。楊巡撫拆開看過,示意給崔、方二人道:“汪太監和彭指揮要壯士斷腕了。”
  崔師爺接過文書,與方應物一起看去,大意為:榆林衛鎮撫司薛鎮撫、榆林衛衛倉趙大使、榆林衛公館劉管事玩忽職守,巡邊太監汪直請巡撫嚴加查處。
  反應好快!方應物和崔師爺齊齊暗叫一聲。一口氣將幾個涉及到的官吏推出來,而且任由巡撫這邊處置,這確實是壯士斷腕。
  若楊巡撫去查處了,那就等于是掃清了障礙,汪太監和彭指揮勾結起來再無芥蒂。若是不查,那更說不過去,就成了巡撫都察院包庇這幾個人。
  對汪直和彭指揮而言,這又是苦肉計,一個愿打一個愿挨,說不定還是彭指揮為了自救主動提出的,而汪直順水推舟了。
  方應物嘆道,看來兩個人都是明白人。汪芷知道自己需要彭指揮支持,彭指揮需要汪太監撐腰,為此他們二人也真是敢不惜代價了。
  楊巡撫和崔師爺都沒說話,只看著方應物,等到方應物從沉思中醒過神來,楊巡撫很推心置腹的說:“這種事情,還是你比較擅長應付......”
  方應物為這種“知遇”苦笑幾聲,“既然彼輩想壯士斷腕,那就讓他斷不成,趁機開展榆林整風!”(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先過渡,再琢磨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