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164 成化十五年開端

上司的請求其實就是命令,沒有拒絕余地,除非不想做了。對方應物而言,既然是靠著楊巡撫羽翼滋潤起來的,那么該沖鋒陷陣的時候就該沖上前去。
  汪太監后天才到,但之前方應物也不能閑著,還有些準備工作需要做。正當他盤算的時候,前頭門子來稟報說孫林來找他。
  孫林不是獨自前來的,還帶著孫敬和孫小娘子一起。其實方應物早有計劃去拜訪孫氏父女,一是為了表達感謝;二是還有些別的事情要交代下。
  但這兩天為了自己被追殺的事情忙碌,他一直沒顧得上去。方應物抱拳見禮道:“本該在下登門道謝,卻不料兩位先來了,罪過罪過。”
  孫氏父女尚未說話,但孫林卻先愁眉苦臉的叫道:“這是來向你求救來了!”
  方應物仔細看去,孫敬也唉聲嘆氣,而孫小娘子則是睜著亮晶晶的眼睛滿懷希冀的望著他。便奇怪的問道:“怎么了?”
  原來孫敬父女這些年以替本鄉鄉親運送軍用物資為生,因為這邊有族親孫林擔任廣有庫大使,所以入庫時候沒受過刁難。
  即便是父女二人解運糧草到別的倉庫,但孫林在倉庫這一行多少都有幾分面子,足以讓孫敬父女入庫順利。
  可是今年情況不太相同,衛所彭二公子下了狠心要圖財,一連擺平了兩三個倉庫。不過在廣有庫孫林這里,因為方應物的關系鎩羽而歸,一時間彭二公子鬧得灰頭土臉。
  偏生這次孫敬父女按照規程,要將糧草解運到榆林衛衛倉,而衛倉正是彭二公子控制的一個。當有人說孫敬父女和孫林是親戚時,孫敬父女就倒了大霉。
  孫小娘子氣得小臉通紅,“我們一車明明運來了足額八石,但入庫斗量算成了五石,逼著我們補繳三石,不然不給回票。還對奴家說了好多難聽話!”
  方應物想了想。忽然笑起來道:“但請放心,我看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不過兩位要聽在下吩咐行事。”
  對方應物而言,這還是巧了,本來他還煞費苦心的琢磨著。怎么勸說孫敬父女冒著得罪榆林衛所的風險幫自己出個面。誰知道彭二公子自己把人送了過來。
  閑話不提,卻說到了這天,榆林城里許多大人物紛紛出動,出城二十里去迎接汪太監——十里已經不足以表達對汪太監的尊敬了。至少要二十里。
  方應物自然也在迎接人群里,他是代表巡撫來的,又是生員身份,所以位置很突出。與榆林衛指揮使彭清、延綏鎮副總兵岳嵩站在一起,只比鎮守太監張遐略微靠后些。
  岳嵩因為將兒子送進了社學。又被承諾過將來一個秀才功名,所以與方應物關系還算不錯,在等候時與方應物有說有笑的閑聊起來。其他一些有子弟在社學的人也漸漸圍過來,形成一個不小的圈子。
  但另一邊彭指揮與方應物的關系可就是十分惡劣,看著方應物這邊冷哼一聲。
  這方應物只是仗了巡撫的勢,才敢屢屢在他面前張揚。但今天要來比巡撫還狠的角色,而且這位狠角色即將成為他的新靠山,到時候有方應物哭的時候。
  天色將近午時,遠遠地看到一隊車馬出現在大道上。人群中便有人小聲叫道:“來了。來了!”
  這是煊煊赫赫的數十人隊伍,人人胯下乘馬,只有當中簇擁著一輛豪華馬車,想必馬車里面必定就是汪太監了。
  人數雖然不算多,但這人人騎馬的排場氣勢十足。就是楊巡撫上任時候也達不到這種程度。
  眾人暗暗想道,難怪汪太監來的如此之快,全員騎兵的速度當然遠超兩條腿趕路的隊伍。估計汪太監為了趕時間,將帶來的京營班軍都扔在了后面。只精選了幾十騎士先行趕路。
  迎接人群便集體前行,主動迎上汪太監隊伍。鎮守太監、副總兵官、榆林衛指揮使、某方姓生員走在了最前方。形成一個單獨小方陣。
  兩邊臨近但又尚未碰頭時,帶頭的鎮守太監張遐忽然停住了腳步。
  眾人很有默契的沿著道邊排好,隨即齊刷刷的、整齊劃一的伏地跪拜——這就是望塵而拜的大禮了。
  好罷,在這一瞬間,方大秀才因為對跪拜禮節不熟練,反應比別人再次慢了一拍。別人都速度跪倒了,他還在站著。
  此時道邊一片“臉朝黃土背朝天”,方應物前面是張太監的背部,左邊是岳副總兵的背部,右邊是彭指揮的背部,只有他孤零零的矗立在中間。
  這......方應物無語。入鄉隨俗的道理他懂,他還不至于自以為穿越者就可以王八之氣四射到絕對不跪人。
  本來這次是可以不跪的,讀書人見太監有不跪的道理,但在權勢面前跪見也未嘗不可。可是現在別人都跪了,他再慌慌張張的隨大流,那豈不更讓人瞧不起?
  馬車簾幕無聲的拉開,露出了緋衣蟒袍的汪芷。她朝外面瞧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方應物這個異數,略略訝異了一下,大約是沒想到還有站著見她的人。
  等看清楚了,汪芷立即認出了是誰,不由得出聲道:“又是你?”
  她對方應物的印象還是極其深刻的。畢竟也是當初曾經費盡心思,甚至不惜露出底細也要招納在身邊當西席的人。
  但很可惜,最后聽到方清之被下詔獄的事情后,自己把他當個垃圾扔掉了。回想起來汪芷還是挺后悔的,她也沒想到最后方清之居然放了出來,還繼續當著庶吉士。自己以暴露底細為代價進行拉攏,卻什么也沒得到。
  想至此,汪芷輕輕嘆口氣,自己確實一時短見錯過了一個大才,不亞于前三邊總制王越的大才。
  不然今次這對北方略就會先落到自己手里,并由自己全面主持。那她又何必爭分奪秒日夜兼程的來搶?
  方應物很自然的拱拱手行禮道:“在奉撫臺之令向廠公問安,見過廠公!”
  上次在常州府時,方應物就沒跪見;這次再次相遇,他居然還不跪,汪芷雖然心里不是很在意繁文縟節。但仍忍不住嘲諷道:“好一個筆架山。”
  方應物左右都跪著,只有他站立在中間,高低形狀正像筆架,故而汪芷有此言語。
  但方應物心里驚了驚,這不是海瑞海大大的外號么。怎么也提前出現了?不過面上欣然受之的再次拱手為禮:“多謝廠公賜號。”
  方筆架這個雅號挺不錯的......方應物暗想。
  方應物和汪芷對答幾句。卻將彭指揮氣壞了。這次迎接汪太監,說好了是他出個風頭,當眾展示一下汪直對他的支持力度。
  但怎么汪直先和方應物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上了?這方應物不搶別人風頭會死嗎?
  鎮守太監張遐也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忍不住冒著失禮危險。故意咳嗽了幾聲。
  汪芷醒悟到這不是和方應物說話的時候,便故意向人群問道:“哪位是彭指揮?”
  彭指揮立刻上前出聲,“卑職在此。”汪芷吩咐道:“這次我駐榆林時,要借用衛所衙署地方。”彭指揮使興奮的答道:“一切準備齊當,必讓廠公高枕無憂。”
  榆林城地方狹小。能安排貴人的地方委實不多,無非是幾個大衙門和公館。
  公館已經有北虜使者,不適合再安排別人入住,所以汪直只能在幾個大衙門中之一入住。
  汪直的住宿問題,本該是鎮守太監張遐安排的事情。但汪直當眾主動點了榆林衛衙署,而彭指揮立刻滿口答應,這象征意義就很大了。無異于表明彭指揮使已經投靠了汪直,而汪直也愿意接納。
  眾人冷眼旁觀,對此無不心知肚明。
  汪直本來就威名赫赫。乃是數一數二的過江強龍,如今又有彭指揮這最大的地頭蛇投靠,看來在榆林城里,汪直必然是坐大的角色。
  里應外合、此消彼長之下,原本的本地老大。也就是巡撫都察院那邊只怕要被削弱了。
  汪芷不會說什么“多謝”或者“叨擾了”之類的客氣話,見彭指揮答應下來后,便也沒有搭理別人,只吩咐左右道:“繼續前行。入城再說話。”
  彭指揮徹底放了心,滿面笑容的避讓一旁。眾人也紛紛起身,一時間場面有點亂。
  正當此時,方應物突然高聲叫道:“廠公慢著!在下有幾句話廠公不得不聽,否則要追悔莫及!”
  準備啟動的馬車又停住了,簾幕重新打開,露出了汪芷白凈的臉龐,冷冷的問道:“你有何話?我能后悔什么?”
  方應物肅容道:“在下曾向朝廷獻過對北方略,廠公應當曉得。”
  這是機密事,在場絕大多數人都不知曉,而且更是只有方應物和汪芷知道內容。
  汪芷繼續問道:“那又如何?”
  方應物又語出驚人,“獻過方略后,在下曾經遭遇追殺!幸虧為人所救。”
  別人其余人暗暗驚訝,就連汪芷也是吃了一驚,“確有此事?”
  方應物繼續爆料道:“經查明,追殺在下的乃是達賊,正是北虜使者中失蹤的一人!這情形十分可疑,因為使者公館都是由榆林衛所負責,所以在下去了衛所衙署查案。”
  汪芷皺眉道:“然后呢?”
  方應物嘿嘿笑了幾聲,“然后彭指揮使竭力阻止在下查案,并以武力做威脅,將在下趕出了衛所衙署。
  所以彭指揮可能會為了報復在下,故意充當內奸、里通外國!廠公你聽了這些,還想受彭指揮所邀,入住榆林衛衙署么?”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橫生枝節,彭指揮睚呲欲裂暴跳如雷,忍不住指著方應物大吼,“方小賊子膽敢胡亂污蔑,我要殺了你!”(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
  PS:還有沒有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