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154 不可理喻

邊鎮地區各方面條件都比內地差了不是一點半點,但還是幾個比內地強的方面,比如驛傳系統。無論公文傳遞速度還是驛站密度,都完爆內地,當然這也是因為邊鎮的特殊情況造成的。
  所以楊巡撫上任后向朝廷奏請建榆林衛衛學,很短時間內就得到了朝廷的批準,同時朝廷授權給楊巡撫全權辦理一應事宜,無須再奏。
  這個最新消息傳開后,從榆林城到整個延綏鎮,議論熱度又上了一個臺階。如果說在前些日子十幾萬軍民還是幻想,那么現在就不僅僅是幻想了,必須要開始八仙過海各找門路了。
  不過具體負責籌建衛學的主持人變成了衛所指揮使彭大人,方應物已經正式不管這方面事情了,因而萬眾矚目的香餑餑變成了彭大人。
  仿佛剎那間,方大秀才門前冷落車馬稀,再不復前些日子車如流水馬如龍,每天都有請帖收的盛況。
  如今方應物早就搬出了廣有庫那破房子,住進了巡撫都察院的外院一處院落里,楊巡撫還特意安排了兩名雜役,一個負責起居一個負責跑腿。
  本來方應物覺得糙漢子負責起居太別扭,想換成粗使丫鬟,相貌就不苛求了。但榆林城里男女比例令人心碎,連這點小小的愿望也得不到滿足。
  這天午后,方應物無聊的在寓所翻看前一段時間送來的請帖。對這些邀請他一個也沒答復過,今天不知怎么又想起來了。
  大概是因為啊交出去了主持籌建學校差事。一時又沒有新的差事,忽然閑了下來太無聊的緣故。
  方應物隨意抽出一張。上面名諱是“榆林衛副千戶、總兵麾下營千總洛橫百拜”。這是一員總兵鎮屬下營兵武官,他的名銜也是有講究的。
  營千總是洛橫洛大人的實際職務,前面的榆林衛副千戶是虛銜,表示的是品級待遇,并寄祿在榆林衛,并不代表他屬于榆林衛管轄。
  營兵系統的武官官職都是這樣的,比如總兵官許大人掛銜正二品陜西行都司都督僉事,前幾天參加籌建學校會議的副總兵岳嵩則是正三品陜西行都司都指揮僉事。
  不只是武官。大明很多官銜都是這樣,就好像楊巡撫的“右副都御使、巡撫延綏等處”一樣,見多了就見怪不怪了。
  方應物看完這張請帖后,提筆寫了回帖,遞給身邊充當長隨的雜役,并吩咐道:“去答復洛千總,就說我今晚明晚都有空。”
  “遵命。”長隨接了回帖。轉身出去。
  榆林城就是這么大,方應物沒看幾頁書,便見長隨從軍營回來,回復道:“洛千總說這幾日要操練士卒,沒有時間,以后再補上。”
  方應物沒有生氣。只是為自己的測試結果笑了笑,嘆口氣道:“果不其然,人心若此。”
  那長隨則很有點主憂臣辱的做派,恨恨道:“這些不開眼的,遲早要后悔!”
  方應物吩咐道。“你去散布一些流言......不過也不能叫流言,散布一些消息去!將我的身世來歷明明白白告訴大家。另外發幾句我讓你發的議論。”
  忽然有行轅大門的門子來稟報,有個倉庫的王大人來求見。這不是別人,正是廣有庫的大使孫林。
  孫大使雖然因為方應物意外抱上了巡撫大腿而逃過一劫,但彭指揮依舊當著指揮使,彭二公子依舊活蹦亂跳,這對他形成了莫大壓力。
  雖然暫時彭二公子消停了,但誰知道他什么時候又出來?他孫林只是個小小庫大使,哪里又能長時間頂得住。所以孫大人心里苦悶得很,今天便來找方應物喝酒了。
  “我算打聽出來了,那彭二公子好像答應了他妻族的一個親戚,要謀取庫大使位置撈些油水,所以我就倒了霉。有這么一個人在背后盯著,現如今我真是無心戀棧,萌生去意了。”
  方應物笑道:“去意不去意的再談,你當了這么些年倉庫大使,想必也攢下了幾兩銀子罷,借給我一些。”
  孫大使很奇怪,“你要借銀子作甚?”
  方應物答道:“我要辦社學!”
  孫大使仍是不明所以,方應物信心十足道:“過幾日你就知道了,你放心,到時候我會兩倍還給你!”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彭指揮使近日可謂是春風得意,自從當上了衛所指揮使以來,從沒有像最近這幾天這么得意。
  他收到的請帖,比方應物當初都多,畢竟他久在邊鎮,各方面關系遠比方應物多,別人也更容易通過各種渠道來邀請他。
  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越想越得意。這次巧妙借用張太監的勢,再加上自己的實力,硬生生將主持籌建衛學的差事從方應物手里奪了過來,不但報了接風宴上被方應物羞辱的仇,而且也給自己開拓了一條新的大道。
  進了衛學就是榆林有史以來的第一批秀才,誰不想當秀才?雖然最高決定權在楊巡撫手里,但他作為主持者,總能在幾十個名額里影響到一二十個罷。
  這些都是大人情,非常寶貴的大人情,既可以將來兌換為人脈,也可以立刻兌換為海量的銀子。
  其次,這下至少可以解決自己次子的未來前程了。彭指揮有兩個兒子,長子將來要繼承武職,但次子一直沒什么出息和前途,不然也不會墮落到去打倉庫主意撈油水的地步。
  但現在,彭指揮就可以將次子想辦法安排進衛學,混一個秀才功名,以后再花錢入國子監買一個監生功名。這樣一來,彭指揮了卻一樁壓在心頭多年的煩心事,身子都輕了幾兩。
  方應物要自掏腰包辦社學的消息也傳進了彭指揮的耳朵里。但彭指揮很嗤之以鼻。社學那種東西,不就是私塾么。方應物想來也是氣急之下為了過把癮,或者是窮瘋了賺幾個束脩錢。
  喜事臨門,彭指揮使決定大大的慶祝一下,不如此不足以宣泄,便定于九月二十八日在衛學選址處辦一場開工典禮。
  老爺動動嘴,小人跑斷腿,登時彭家仆役四出奔忙,榆林城里有頭有臉的人物。除去楊巡撫和張太監這種高不可攀的,全都接到了彭指揮的邀請。
  卻說轉眼間到了九月二十八日,只見得秋高氣爽,陽光明媚,委實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彭指揮使作為主人,他帶著兩個兒子早早就來到榆林城東北角選址處,等候嘉賓光臨。
  可是很奇怪。從旭日東升一直等到日上三竿,彭指揮使所邀請的二三十名嘉賓只來了一小半,在場的大部分人還都是榆林衛衛所武官。
  彭指揮非常不明白,他作為榆林衛指揮使,在榆林城自認也是很有面子的大人物了,所邀請的嘉賓怎么會大半都沒到?就是到場的人里。也很有幾個湊在一起竊竊私語,好像完全心不在焉。
  他走到那幾個竊竊私語的嘉賓身邊,問道:“爾等議論何事?”
  那幾人對視一眼,其中有個彭大人娘家親戚,仗著這層關系大膽道:“我們議論方應物創辦社學的事情。聽說也是今日招收社學生。”
  彭大人哂笑道:“這有什么可議論的?”不過他覺察到什么,疑惑的問道:“莫非今日不到的人。都去了社學那里?”
  “應該是如此。”
  彭指揮怒道:“彼輩不到儒學這里,卻去社學那里,這是何道理?莫非官學還不如山野村夫的私塾么!”
  又是那親戚詫異道:“彭老爺你不知道?昨日巡撫都察院那里有消息傳了出來。”
  確實沒人在彭指揮面前說到過什么,彭指揮使的脾氣不太好,下屬們有壞消息也不敢輕易觸他的霉頭。
  彭指揮不由得問道:“這兩日本官事務繁忙,有什么消息?”
  有人便告知道:“方應物向撫臺提議,為國選拔人才要非考莫入。所以撫臺大人決定,打算在明年仿照腹里省份,直接舉行院試,院試中被錄取的,才可取得秀才生員資格,進入榆林衛學讀書。”
  “什么?”彭指揮吃了一驚,隱隱約約產生不好的預感。
  果然又聽到自家親戚說:“而方應物被撫臺委任為署理提調官,負責院試一應考務籌備!還有傳言,道是讓方應物負責閱卷,不過這條很不可信!”
  混賬!彭指揮使幾乎怒發沖冠,險些將牙齒都咬碎了。他心里不住的大罵,讀書人果然都是奸猾之輩!
  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楊巡撫和方應物明著將籌辦學校的事務交給了他,轉身就多設置了一道考試程序,將錄取生員的權力牢牢把握在手里,氣煞人也!
  與招生大權相比,他主持籌建學校簡直成了一個笑話!完全管不到生員名額的差事對別人有什么用處?只不過相當于高級工頭而已!
  更讓彭指揮氣憤的是,別人進了社學,不但要掏束脩,還會成了方應物的學生,如此下來方應物算是名利雙收!
  至少在院試之前,這方氏社學名頭肯定比什么官學名頭響亮!今天就是個最好的證明,大部分嘉賓都跑到方應物社學那邊去了。
  根本不必懷疑別人要入社學學習的誠意。方應物作為負責考務還有可能直接參加錄取環節的人,出面辦社學就類似開后門,凡是有志于被錄取的人,誰不想進社學學習?
  彭指揮敢說,以方應物的無恥秉性,在社學里透露考題都是有可能的!
  當然,如果彭指揮多上五百年的見識就會知道,各種有門路的人開考前培訓班實在不稀奇,乃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怎么能叫無恥?方大秀才只不過是有樣學樣而已。
  別的不敢說,方應物上輩子從幼兒園考到碩士,這輩子從生童考到秀才,論考試和應試教育經驗,他足以秒殺十個彭指揮。
  PS:下一章明天早晨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