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53 兇手謎團

與孫老爹談完,方應物主動加入了孫氏父女一行。誰知道還有沒有別的兇手?面對不可預知的生命危險,好像只有站在孫小娘子身邊才有安全感。
  那兇手被一箭斃命了,但他的馬卻沒有跑開,成為了戰利品。這年頭馬比人貴,能繳獲一匹馬是很了不得的收獲。
  如此孫老爹趕著馬車在前面,方應物和孫小娘子一人牽一匹馬在后面跟隨——如果不是方應物這個拖油瓶,孫小娘子早就縱馬揚鞭跑了幾個來回了。
  方應物牽的是從學生那里借來練習的馬,孫小娘子牽的就是戰利品。夕陽西下,雙人雙馬拖著長長的影子并排而行,穿過了青石斑駁的城門。
  這畫面或許很羅曼蒂克,前提是忽略掉馬背上馱著的尸體。本來孫小娘子習慣性的要拋尸野外,但方應物卻一定要將尸體帶回來。他還想追查線索,不能如此不明不白的就遭到襲擊。
  孫小娘子常年與父親行走邊塞,對邊疆內外頗有見聞,便提醒道:“方相公!以奴家看來,這賊子雖然裹了發髻掩人耳目,但似乎并不是中原人士,九成九是達賊那邊的。”
  方應物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他本以為是邊塞牧民,沒想到是達賊。
  雖然已經到了秋季,邊墻進入最高警戒時期,但有單人匹馬的零星達賊找空子翻山越嶺,出現在邊墻內似乎也不算奇怪,可能性還是有的。
  可是奇怪之處在于,這個達賊瘋狂的追殺自己,為的是什么?就算他想行刺,榆林這里有這么多武官,看起來也都比自己有價值,為何要找上自己?
  還是因為自己上書籌邊策,讓北虜知道了,所以來刺殺自己?細想那更不可能!
  在榆林目前只有楊巡撫和崔師爺知道這些方略,而且是密封上奏朝廷的,沒有特別之處誰會刻意注意這些?北虜只知道燒殺搶掠,對中原沒有什么實質性的滲透,不可能得知這些內容。
  退一萬步說,若是北虜精心準備的刺殺,怎會如此魯莽草率,以至于連個弓箭都沒有,最后被孫小娘子一記冷箭放倒了。
  難道說此賊就是個潛入邊墻內,瘋狂殺人的精神病患者?而自己運氣倒霉,撞上了他?
  果然看起來很奇怪的突發性殺人事件,最后都有可能扯到精神病上,方應物嘆道。
  從草率程度上看,確實像是精神病,但還是有說不通的地方。精神病跑出來砍人都是胡亂砍,哪有此賊如此目標明確,并態度堅決的死追著自己砍?
  想來想去,方應物還是一頭霧水不明所以,這事實在是太詭異了。
  進了城,到了中央鐘鼓樓這里,方應物要向西,孫氏父女要向北。孫敬停住馬車,對方應物問道:“我們今晚要去投廣有庫孫林老弟那里歇腳,方相公不一同回去么?”
  剛才在路上時,方應物只顧得琢磨賊子來歷,沒有向孫家父女說明自己的狀況。此時便開口道:“在下承蒙撫臺看中,如今在巡撫身邊充任幕席做事,并辦了一處社學。”
  幕席?孫氏父女表示沒聽懂這么文雅的字眼。方應物很通俗的解釋道:“就是師爺!”
  孫小娘子很崇拜的說:“師爺不都是四五十歲的老頭子當嗎?方相公好厲害!不愧是江南的讀書人。”
  老于世故的孫敬倒是不驚訝,這年頭會讀書就是一把鑰匙,有什么樣的際遇都不奇怪。
  方應物抱拳作別:“今晚我先將這賊子尸身帶回去找差人仔細查驗,明日再登門造訪致謝。”
  孫敬搖手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此乃舉手之勞,不必謝了。況且也不著急,明日我們先要交糧入倉。”
  回到巡撫都察院,方應物將賊子尸身仍在門房,然后迅速去找楊巡撫稟報了。
  楊巡撫也是吃了一驚,沒想到有達賊光天化日下偷襲方應物,隨即也陷入了與方應物一樣的迷惑,這賊子是從哪里冒出來的,目的是什么?
  在旁邊的崔師爺皺眉思索片刻,對方應物詢問道:“如果是沖著你來,那么你的行蹤有誰知道?”
  方應物想了想,“上午與社學學生在一起,說起下午要去跑馬,很多學生都知道。”
  “你上午說出去的行蹤,下午就在城外遇襲。賊人如果是對著你去的,之前必然潛伏在城中或者附近,如此才有可能如此迅速,得知你的消息后立刻也去追殺。”崔師爺分析道。
  潛伏在城中的達賊?方應物本是當局者迷,經此提醒恍然大悟,隱隱約約想到了什么。
  答案呼之欲出,崔師爺斷定道:“以我看來,此賊必然是北虜使者里的人物!”
  在最近,城中只有一批達虜,那就是滿都魯派來請求朝貢的使節和隨從。
  按照慣例,楊巡撫將這幾人留在公館內嚴加看管,然后上奏朝廷。在朝廷詔書到達之后,才能確定如何對待這些人。
  從技術角度來說,這些人上午或中午知道了消息,下午就出城尋找方應物追殺,那是十分可行的。這些人全部出動那不可能,對他們的監視是很嚴密的,但偷偷溜出去一個人的難度就小得多。
  楊巡撫當即叫來長隨,吩咐道:“去庫中取幾甕酒,然后你親自送到公館,就說本院聽聞韃人善飲,一人賞賜一甕美酒!”
  半個時辰后,那長隨回來了,稟報道:“韃子確實少了一個,問其他人都不知其蹤,據說有可能是仰慕中原風物,私自跑出去了。”
  方應物當即臉紅脖子粗的對楊巡撫叫道:“必然有內奸!該殺!該殺!”
  方應物一是真心氣憤,二是要通過激烈態度表達自己的心情。楊巡撫和崔師爺都沒有責怪方應物失態,若不是內外消息相通,那賊人怎么能摸到方應物的行蹤?
  在這邊鎮之地,對北虜防范是最嚴的,就連楊巡撫在得到朝廷指示之前,都不與韃子使節會面,只將他們關在公館內嚴加看守隔離。在這種狀況下,無論什么人什么原因,只要通了消息,那就與奸細無異了。
  “如果說有人里通外合,我是不奇怪的。”崔師爺幽幽嘆道,“榆林地方庶務都是由榆林衛所負責,包括地方公館的差役、供應、看護”
  崔師爺說到這里就住口了,榆林衛與方應物的梁子,那是不用提了。
  方應物忍不住側頭看了崔師爺幾眼,能做師爺的果然都有長處,這位崔先生的邏輯學看來很好啊。漫無頭緒之下,硬是讓他憑空摸出一條線來。(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手機用戶請到m.本站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