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152 只好以身相許了

榆林城要辦學的消息一傳出來,立刻成了全城熱點,無論有希望還是沒希望的人,都會議論幾句。畢竟這是一個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時代。
  對于延綏鎮和榆林衛的武官而言,雖然都有世襲鐵飯碗,但也只能讓長子襲位,其余兒孫便自求多福了。如果能建起學校,那豈不就多了一個好出路?換句話說,
  誰家不想進學讀書?至少八成以上的武官都產生了幻想——將來一個兒子習文博功名,一個兒子習武繼家業,文武互相輔弼就成家族雙保險了。
  以西北邊地的教育水準和文化氛圍,去京城中進士幾乎天方夜譚,去西安府中舉人也是十分罕見的,但在本地至少可以想辦法中秀才。
  有了秀才功名,一是可以入國子監讀書,出來就是監生功名,可以做官;二是能在邊鎮軍中謀取一些高級書記之類的幕僚職務,那方應物不就是現成的例子么?
  一夜之間,方應物忽然成了香餑餑,兩天內收到了十二封各色請帖,發來請帖的都是榆林城里有頭有臉的人物。
  因為巡撫親口說過,要與方應物商議細節。之后當然巡撫大人不可能事必躬親,具體的事情還要靠別人去做,那有學歷又受巡撫信任的方應物自然當仁不讓的主持此事。
  再說,請動高高在上的巡撫不容易,他們未必有這個資格,但總該有資格去請方應物會面罷。
  更有不少投機分子痛心疾首的想。早知道如此,方應物苦逼的當倉庫書辦時。就該雪中送炭了。不然結下了患難交情,此時肯定妥妥的能拿到一個秀才名額。
  方大秀才看著請帖,品味過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后搖頭嘆道,大丈夫不可一亦無權。
  卻說這個學校話題越熱,楊巡撫越發感到方應物出了一個好主意,讓他巡撫生涯開端十分順利的好主意——只用辦學就把整個延綏鎮人心都掌握了。
  楊巡撫又想到,這事不能拖延太久涼了人心,所以要趁熱打鐵開動起來。
  他已經向朝廷奏請了此事。但那也就是個過場。建儒學是絕對政治正確的事情,只要地方上有這個心思,并愿意費這個力氣,那么朝廷是不可能反對的。
  所以籌備工作大可提前進行,無須擔心朝廷會否決。抱著這個念頭,楊巡撫在上任后的第四天,便召集了各方人馬討論辦學。
  參加會議的除了楊巡撫本人。還有衛所和營兵方面的兩個官員,此外就是兩個巡撫幕僚崔振飛和方應物。
  衛所方面來得是榆林衛指揮使彭清,榆林衛是實土衛所,榆林城的實際管轄者,坐衙指揮使相當于內地的父母官,辦學怎么也繞不過去他去。
  營兵方面來的是都指揮僉事、延綏鎮副總兵岳嵩。因為總兵不在榆林。所以由專守榆林城的協同副總兵參加。
  楊巡撫居中而坐,看看左右四人都到齊了,先咳嗽一聲開口道:“閑話不說了,直接說正題。今日召見爾等,就是要將辦學的詳細章程都定下來。然后照此去做。”
  開場話講完,楊巡撫直接對方應物問道:“依你測算。辦榆林衛學需要多少銀子?”
  方應物答道:“先期投入,約莫需要千兩白銀。”
  楊巡撫不動聲色,岳副總兵眼觀鼻鼻觀心,只有彭指揮小小吃了一驚,問道:“怎的如此之多?”
  方應物眼皮也不抬,看著手里的筆記答道:“彭大人不知道儒學是什么樣子罷?首先孔廟不可不建,天下儒學沒有不建孔廟的,左學右廟乃是標準制式;其次,學校中必須要建高大敞亮的彝倫堂,以及至少容納百十人的生員學舍,這又是一筆大開銷;
  還有就是邊鎮地方找本書都困難,若建衛學必須要建藏書樓,從外地購書充實之,這筆算下來可能又是數百兩。更何況別忘了,邊地物材價貴,將上面幾項折合起來,千兩銀子不算多。”
  楊巡撫道:“本院這里只有京運銀若干,都要用作賞銀和餉銀,關系到軍心士氣,不可輕動。”
  彭指揮也叫苦道:“榆林城里人多兵多營生少,一直入不敷出,所幸朝廷每年撥運若干京銀才能彌補虧空,下官衛所中也不好湊錢出來。”
  楊巡撫瞥了瞥彭指揮,吩咐道:“榆林衛有屯田收入,有稅課收入,有中鹽之利,輾轉騰挪總能擠出來罷?衛所今年拿出五百兩,明年拿出五百兩,就這么辦。”
  彭指揮還想叫苦,卻見楊巡撫拿出封疆大吏的霸氣,斥道:“延綏鎮只有你們榆林衛有營生收入,你左右推脫不肯承擔,難道叫本院克扣餉銀么?還是想讓總兵鎮吃空餉擠出銀子?”
  彭指揮被訓斥過,這才不吭氣。最大的難題解決了,楊巡撫又問方應物道:“衛學辦在哪里?選址可曾選好?”
  方應物又答道:“學宮必建清靜之處,但榆林衛城地方狹窄,找地方不容易。晚生這兩日勘查過城中,衛學建于東北為佳。”
  眾人一想,確實建在東北角最好。榆林衛城西邊是官署群和軍營,南面是數個集市,東邊是工匠民居,所以相對之下只有東北角最清靜了。而且榆林衛城沒有北城門,更是讓北城人流稀少。
  “但是也有問題。”方應物邊看彭指揮使,邊繼續說道:“那里現有衛所衙門的兩處倉庫。”
  楊巡撫當即做出指示,“將倉庫拆了,移建到別處!”
  彭指揮急道:“這恐怕不......”
  方應物忽然插嘴,“其實不一定要新建。可以將衛所倉庫直接合并入布政分司下屬倉庫,統一調度管理。”
  “下官定然早日將倉庫移走。決不妨礙辦學!”彭指揮使口風一轉,表決心道。
  方應物淡淡一笑,“最后就是人力問題了。建學宮需要大量差役,營兵戰備不可輕用,所以只能從榆林衛軍戶中征發了。”
  楊巡撫皺眉思考片刻,也覺得榆林地處邊防前線,營兵雖然人力充沛,但需要時刻保持戰備。真不能拉去蓋學宮,因而只有動用本地軍民戶了。
  營兵歸總兵鎮管轄,本地軍民戶卻歸榆林衛,所以還要勞煩彭指揮。楊巡撫便又吩咐彭指揮道:“本地軍民戶,十戶抽一丁,先看看能召集多少差役。”
  副總兵岳嵩同情的看了對面彭指揮一眼,這老哥們也太憋屈了。幸虧自己是不理地方庶務的甩手武官。
  辦學名頭上是楊巡撫主辦、方應物主持負責具體事務。但今天這會開下來,銀子是衛所籌措,地方是衛所騰出,人力還是由衛所負責征集,辛苦事全包了,但最大功勞都是別人的。
  彭指揮顯然也發現了這點。咬牙道:“既然人、財、地全是由衛所負責,那直接由衛所籌辦衛學就可以了,然后撫臺總攬全局,又何必用其他人多此一舉!”
  這意思就是,既然事事都靠榆林衛籌辦。那么讓他彭清出面主持就行了,還要方應物作甚?簡直就是多一層手續。毫無用處。
  楊巡撫沒有說話,拿起茶杯輕輕地喝茶。對他而言,只要他提出了方向,下面人是誰來掛著主持具體事務的名頭,區別真不大。甚至從效率角度考慮,讓彭指揮負責具體辦理,可能效率還高一些。
  但是官場事情從來就不是這么簡單,他要顧及方應物面子,不能傷了自己人的人心,所以不能輕易答應彭指揮的請求。
  彭指揮見楊巡撫避而不談,便從懷中掏出一封書信,遞過去道:“這是張太監寫給撫臺的信,在下捎帶來了。”
  聽到張太監三個字,屋內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榆林城里能尊稱張太監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延綏鎮守太監張遐。
  其他人都不傻,張太監在這節骨眼上給楊巡撫寫信,還是讓彭指揮親自送來,只怕說明事情要有變化了。
  方應物也微微吃驚,彭指揮能替張太監捎信,這本身就是很有象征意義的事情。原來彭指揮有鎮守太監撐腰,難怪十分桀驁。
  方應物又迅速想道,看來彭指揮使今天也是有備而來,他知道辦學庶務都離不開榆林衛,所以要借著張太監的勢前來討要一個主持事務名頭。以后也是邀功請賞的本錢,順便還能上下其手渾水摸魚。
  楊巡撫看著信件,沉吟不語。信中內容很簡單,張太監勸告他要有公心,不可一味任用私人,彭指揮使作為榆林衛坐衙堂官,絕對是最適合主持辦學庶務的人選。
  楊巡撫覺得很諷刺,居然是一個太監勸他大公無私......他雖然不畏懼鎮守太監,但也不想剛上任時就與擁有向天子密奏之權的鎮守太監起沖突,當下有點為難。
  方應物察言觀色,突然開口道:“彭大人久在地方,確實是辦學的最佳主持人選,晚生情愿讓賢。”
  楊巡撫十分驚訝,這方應物居然肯如此相讓?少年人能有這種心境的十分少見。
  隨即他又料到,這是方應物看出了幾分端倪,所以不愿讓他為難,主動犧牲自己。
  想至此處,楊巡撫有點感動,詢問道:“你可要想好了?”
  方應物偷偷對楊巡撫使了個眼色,“晚生確實情愿讓賢!”
  他好像真愿意讓?楊巡撫嘆口氣,“那也好。”
  彭指揮使一掃之前的困頓神態,十分得意起來,很不收斂的“嘿嘿”笑了笑。他就知道,方應物這種人肯定要把瑣事都推到榆林衛,提前做好準備就能打他個措手不及,連主持的名頭一并搶過來。
  方應物也不想想,他才有多大分量?辦榆林衛衛學這種事,離了榆林衛指揮使操勞,肯定辦不起來;但離了方應物,完全可以繼續辦。
  若要面臨不得不二選一的局面時,是個人也只能選彭指揮,這就是兩人之間的差別。
  事情有了結果,眾人朝外走去,彭指揮對方應物道:“這個世道,以實力為尊,有實力才有地位,只會耍嘴皮子是沒有實質性用處的!”
  “受教受教!”方應物笑嘻嘻的回復道。
  他居然不沮喪?這讓彭指揮十分不舒服,爽感立刻少了一大半。
  PS:昨晚寫一半多,睡著了。。。。凌晨五點起來趕緊把剩下部分寫完發出來。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