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151 悔之莫及的劉棉花

一個新官員,特別是新的主官上任后,首先要考慮的問題就是如何站住腳。如果站不住腳,一切雄心壯志都無從談起。所以才有新官上任三把火之說,
  但這個問題并沒有固定答案,完全是因人而異,因地而異,三把火的燒法也是各有不同。
  今夜巡撫都察院某處大廳燈火通明,一場宴會在這里舉行。本次宴會也是楊巡撫與本城官員的正式見面會,衛所指揮使、指揮同知、指揮僉事、鎮撫、經歷,以及營兵方面的副總兵、參將等都參加了。只有總兵官許大人在外巡邊,不能與會。
  楊巡撫環視廳中賓客,落入眼中的全都是武官,文官一個也沒看到。這叫他一時間感慨不已,對邊鎮狀況有了最直觀的感受。難怪方應物說,榆林城本質上還是一座大兵營,上任后要務是辦學校、興教化、正風俗。
  在楊巡撫左右充當主陪的,則是他兩個幕僚,一個是用慣的老人崔師爺,一個是在本地新用的方應物。
  如果說在米脂縣初次見到方應物時,楊巡撫很大程度上還是看方應物身后背景才給的面子。
  但到了榆林城,楊巡撫便發現,他還真找不到比方應物學歷更高的人才了。不能說無人可用,但很難能找到更好的人。
  衛所的彭指揮和薛鎮撫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原本猜測,方應物自稱巡撫幕僚可能有自吹的成分,也許只是巡撫出于人情關系照拂一二而已。畢竟方應物年歲太輕了。怎么看也不像洞明世事的幕席。
  但從今夜情況來看,方應物正兒八經的和崔師爺一同列席左右。這說明他并不是幌子。
  彭指揮又向薛鎮撫遞了幾個眼色,薛鎮撫會意,便端起酒盅,對方應物道:“前日多有誤會,我借這杯酒向方先生致歉了。”
  這也是他們事先商議定的,不知道巡撫是否知曉這件事,先主動出擊找臺階下,若能徹底化解掉最好。
  有些事情可以私下里做。但不好當著面做。方應物大概也要講究幾分體面,他總不能在巡撫面前表現的過于刻薄,留下不好印象。
  果然楊巡撫插嘴問道:“是什么誤會?”
  薛鎮撫轉身答道:“下官查辦了一起倉庫貪贓之案,不小心將方先生捉拿到鎮撫司,險些誤了撫臺大事,這都是我等的過錯。”
  方應物暗暗皺眉,這話怎么聽怎么不順耳。話里話外的。好像是他方應物真犯了貪污的事情,然后因為靠上巡撫所以就不查了。
  回答了巡撫,薛鎮撫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又向方應物道:“所以,本官在此向方先生賠禮。”
  方應物停杯不動,諷刺道:“不只是誤會的事情罷?你薛大人在衛所里什么主也做不了。這時候出什么頭?榆林衛發生了這么大的冤案,貴處指揮使為何從頭到尾不曾表示過什么。”
  方應物這意思就是這事你從頭到尾不夠資格做主,所以就別跳出來當傀儡了,還是讓正主出面。薛鎮撫又等了等,見方應物只管低頭吃喝。并不再與他搭話,只得扭頭看了看彭指揮。
  彭指揮想了想。擺出長者架子道:“方先生聽老夫一句勸,為人心胸不可過于狹隘,做人也不可過于斤斤計較,還是寬厚些才是正道。”
  方應物冷笑道:“此話何解?”
  “些許誤會就讓它過去好了,何必糾纏不放。”彭指揮道。
  方應物嗤之以鼻,“彭大人誤會來誤會去,口口聲聲就不離這兩個字。是想說明什么?是想說明這是可大可小的私事么?錯!在下眼中,這絕非私事,而是公事,奉勸彭大人不要因私廢公!”
  楊巡撫對副總兵頻頻勸酒,崔師爺垂頭吃吃喝喝,別人也各自敬酒。沒人出面勸架,仿佛廳中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方應物與彭大人好像正在言笑款款似的。
  沒人勸阻,方應物自然樂得繼續說,“彭大人對在下的話不服氣?那敢問彭大人,孫大使是官吏,在下是生員,貴衙擅自捉拿官吏生員,薛鎮撫甚至要將我等打入大獄,這是誰授予貴衙的權力?在下對這點十分不明,還望彭指揮賜教。”
  彭指揮反駁道:“邊地不比腹里,軍鎮不比州縣,自然有便宜行事的道理!”
  方應物拍案喝斥道:“朝廷賜予巡撫總制的敕書上,才有便宜行事的字眼,你彭清何德何能,膽敢自領便宜行事職權!你想造反嗎!”
  戰區的巡撫或者總制之所以有權威,那是因為朝廷授予他們的敕書上往往具有“便宜行事”、“軍法從事”等字眼。沒有這這幾個字,權威就要少掉一大半。
  但彭指揮清楚,他說的便宜行事是習慣性口頭語,方應物偏偏曲解為為授予職權用語,指責他擅自擴大職權。
  這和污蔑有什么區別?他堂堂的正三品指揮使,哪里能容忍方應物指名道姓的斥責?當即大怒,站起來指著方應物罵道:“混賬小兒!你當初被發配來時,本衛不肯收留你,所以你心存怨恨、讒言報復!”
  方應物對彭指揮的辱罵充耳不聞,繼續問道:“在下還有第二點不明,指揮軍士三番兩次捉拿在下的不是別人,是貴府二公子,敢問彭二公子是何官銜,現居何職?他憑什么能指揮軍士拿人辦案?”
  這讓彭指揮無話可說。當兒子的動用一下父親的下屬,這沒什么稀奇的,但不好明面上公開如此說,尤其是當著巡撫的面。
  想了想,只能道:“我彭家世襲武官,小兒輩提前學著辦事并熟悉狀況,也是有的。”
  方應物嘿然笑了笑,并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又問道:“在下更不明白的第三點是,廣有庫雖然設在榆林衛,但上司是陜西布政分司,再向上還有巡撫行轅,絕不是榆林衛一家的事情。
  貴府二公子不通氣,便大搖大擺將庫大使抓走下獄,這實在是囂張跋扈肆無忌憚!你彭指揮都不好做出此等事情,卻偏偏讓你兒子做出來了,你們榆林衛的公事,就是如此辦理的?”
  不等彭指揮回答,方應物作了總結道:“貴衙犯了如此多的過錯,還不思反悔,反而再次頻頻用誤會一詞搪塞!
  就在下所說的三點不明之處,全都是公事,你明知故犯,又哪點是你我誤會了?你這般如此公私不分也敢說別人心胸不寬,莫非與你彭清同流合污才是心胸寬廣么?在下敬謝不敏了!”
  繞到這里,方應物可算將薛鎮撫故意潑自己身上的污水清理出去了。
  彭指揮粗人一個,嘴皮子哪里比得過方應物,被一激再激,頓時蠻橫氣上來了。他厲聲喝道:“我榆林衛就是如此辦事,那又如何?”
  “該如何不是在下說了算,這要請示撫臺。”方應物淡淡道,隨后轉身對楊巡撫行禮。
  楊巡撫冷冷的望了彭指揮一眼,不容置疑的吩咐道:“彭大人坐下說話,看看你成什么樣子!”
  又批判道:“這么辦事你說如何?知道的以為你是馭下不嚴,教子無方;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割據邊鎮,坐地稱王!”
  不要說彭指揮,連方應物都冒了幾滴冷汗。不愧是撫臺大人,看問題站位就是高,扣起帽子扣得也更是大,不能不服,不能不服吶。
  彭指揮硬邦邦的賭氣道:“本官知罪,還請撫臺向朝廷彈劾就是!”他就不信了,楊巡撫剛上任,就敢毫無忌憚的去向朝廷彈劾本地高官,這明顯是故意排除異己。
  楊巡撫突然笑了笑,如同春風化雨,“你說你有罪?其實也談不上罪名,頂多也就是一些過錯而已,你既然說自己知錯,那你說自己有什么過錯?”
  彭指揮一時語塞,難道要親口將自己的過錯一樁樁列出來?這怎么可能?
  此時方應物忽然插嘴道:“誰能沒有過錯,撫臺犯不上向朝廷彈劾,彭大人既然知錯,那么給撫臺寫一封悔過書即可。”
  “也好,上紙筆!”楊巡撫吩咐旁邊仆役道。
  彭指揮眼睜睜看著桌案上的酒食被撤走,換成了筆墨紙硯,心里郁悶的真想一口氣將桌子掀了。
  廳中鴉雀無聲,其余武官看著彭指揮,頓時有兔死狐悲之感,氣氛一時間很是壓抑。
  楊巡撫緩緩環視四周,將每一個人的臉色都看在眼里,咳嗽了幾聲,高聲道:“還有件事情先與你們知曉。
  本院欲向朝廷奏請,在榆林城建儒學、社學,軍中子弟會讀書者皆可入學,去求一個文學功名。”
  什么?功名?廳中所有武官猛然聽到這個,哪里還有心思去關心彭指揮的郁悶,齊齊不約而同的望向楊巡撫,目光熱烈的很。
  天下父母誰不望子成龍,如果有機會讓自家兒孫取得功名成為士人,不敢說不惜代價,但拿出全部身家的一半代價也是可以接受的!
  雖然眾武官很渴望知道更多,但楊巡撫卻就此閉口不言了,只道:“本院與方應物仔細商議過,然后再公布細節,爾等耐心等候就是。”
  聰明人已經猜測出,這方應物必然是辦學的關鍵人物,畢竟此人是當前榆林城里第二高的學歷(第一已經是巡撫大人了),也就他有資格主持事情了。
  方應物已經完成了今晚的任務,心里開始不停胡思亂想,巡撫大人恩威并施這招,拿捏的火候很老道啊。
  PS:今天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