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50 對北方略

聽到孫大使這句,方應物笑道:“這算什么,我已經很寬厚了。還有更狠的,只是沒有必要而已。”
  “還能怎么?”孫大使不恥下問道。
  方應物戲言道:“榆林城就這么大,打聽彭二公子去向應該不難。我們現在就故意去找彭二公子,你猜猜他見到我們后,會怎么對待我們?”
  “當然是狠狠地羞辱或者再次處置我們!”孫大使望向前方,突然停住了腳步,因為他看到前方彭二公子昂首闊步迎面而來......
  “真是說曹操曹操到。”孫大使忍不住自言自語。
  方應物也愣了愣,最近他的嘴巴仿佛太靈光了點。大概是這位公子哥辦完別的事情回衛所衙署,恰好在衛所外面巷口撞上了。
  難道這就是天與弗取,反受其咎?
  彭公子看清楚對面來人,疑惑片刻便大怒道:“薛大人怎的將你們兩個放走了?”
  方應物輕哼一聲,倨傲道:“你算什么東西,以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么!”
  彭二公子那里受得了這種激將,吩咐左右道:“拿下送進去!我倒要親自看看薛大人如何斷案!”
  當即便有兩個如狼似虎的軍士上前拿人。方應物和孫大使對視一眼,并不反抗,老老實實的再次被押進了鎮撫司。
  卻說在大堂上,薛鎮撫正在回想剛才的事情,考慮如何減少對自己的影響。忽然聽到堂外一陣騷動。他抬眼看去,見彭二公子雄赳赳、氣昂昂的又將方應物押了回來......
  “薛叔叔!你怎么一回事。如此輕易便放走了兩個案犯?”彭二公子立定在堂上叫道。
  彭二公子一聲高叫,便讓薛鎮撫頭大如斗,心里發苦。好不容易才息事寧人送走了方應物,怎么又被彭二公子抓了回來?
  他明白這位彭二公子可能不知內情,連忙迎上前去,在彭二公子耳邊低聲說起情況。
  趁這功夫,方應物拱拱手,高聲道:“好個榆林衛。連續兩次捉拿在下,但有句老話叫事不過三。在下告辭了!”
  隨后方應物拉著孫大使,迅速走人。還是那句話,不能給彭指揮使親自出面的機會!
  在內衙彭指揮使聽到稟報,說那方應物很痛快的走人了。便對左右哂笑道:“讀書人膽小懦弱怕事,想必那方秀才不外乎如此。”
  再次出了衛所衙署,孫大使頗有感觸的對方應物道:“今日之事。我要多謝你了。若不是你相救,牢獄之災是免不了的。”
  方應物擺手道:“不必謝,事情已經牽連到我身上,就是沒有你,我也要自救。”
  孫大使長嘆一聲,“雖然今日無事。但榆林城里已經不好呆下去,我該辭官回山西去了。至于廣有庫,誰愛接手誰接手去!”
  方應物勸道:“此乃老成之言,不過孫大人不必著急,說不定有什么轉機出現。”
  出了巷口。方應物便和孫林分道揚鑣。孫大使回了倉庫去,而方應物前往巡撫都察院。
  巡撫都察院里雖然暫時沒有主人。但還是有若干留守雜役和值守書吏。方應物以巡撫幕僚身份,拿著巡撫紅諭和牌票來到這里,整個察院立刻雞飛狗跳起來。
  打掃庭院門戶,整理滯留公文,通知全城各衙門迎接事宜,籌備車輛轎子和吹打班子......前前后后只有一天兩夜準備時間,各項事情亂哄哄的十分繁忙。
  但方應物作為巡撫代表,還是目前唯一的一個,只是坐鎮巡撫都察院里,喝茶水聽匯報作指示,過了一把領導癮頭——具體事情自然有其他人跑腿辦理。
  又過了一日,按照行程楊巡撫將于今日到達榆林,全城官員和軍民代表數百人出城十里迎接。不過方應物不用出城迎接,他只需在巡撫都察院門口等待東家上任。
  天色已經是正午,方應物坐在門房里,百無聊賴的打著瞌睡。迷迷糊糊中聽到高亢的喇叭聲,旁邊雜役叫醒了他,“來了來了!”
  方應物起身抹了抹臉,步出門房,率領一干雜役恭恭敬敬站在大門外等待。
  浩浩蕩蕩的隊伍涌進了巡撫都察院門前的巷子,楊巡撫座駕已經由旅程上的馬車換成了八抬大轎,真正的八抬大轎。
  轎子停在大門外,楊巡撫下了轎子,方應物連忙上前行禮見過。
  此后就是一系列新官上任儀式,自有本地廟祝和陰陽師這種專業人員出面引導主持。
  方應物抓緊時間與另一個巡撫幕僚,也就是崔師爺閑談起來。很心照不宣的,互相交流一下各自所見所得。
  兩人同為楊巡撫左膀右臂,各自負責各自的事情,要多交流交流才能很全面的掌握總體情況。
  方應物想起了什么問道:“方才文武官員郊迎,在下不曾親眼看到。不知彭指揮使等人可曾對撫臺跪見?”
  崔師爺搖搖頭,嘆口氣道:“衛所指揮同知以下都跪見了,但衛所指揮同知以上,包括指揮使、副總兵都沒有跪見。至于總兵官,并不在城中,聽說去巡邊了。”
  方應物也搖了搖頭,楊巡撫初來乍到,威勢還沒有建立起來,任重而道遠。
  大明如今漸漸變得文貴武賤,武官品級與文官品級比起來根本不值錢。雖然還沒到嘉靖之后部院大臣敢殺總兵的夸張程度,但已經開始進入這個趨勢了。
  現如今還在轉換期,沒有詳細規則表明文武相見禮儀應當如何,很大程度上還是看自發心態。
  像邊鎮副都御史巡撫和指揮使兩者之間,名義上同品級,實際上是上下級關系的,跪見也好,不跪見也好,似乎都說得過去。但細細品味其中反映出來的東西,很意味深長。
  三品武官彭指揮使在首次見到三品副都御史巡撫楊巡撫時,不肯以大禮參見,這已經能說明很多問題了。
  “果然如同你所說的,是驕兵悍將吶。”崔師爺也感受到了壓力。
  方應物輕笑道:“都是紙老虎而已,撫臺想建功立業,不能對此輩退讓,在下愿作前驅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