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49 學霸型先驅者

方應物和孫大使兩人,一個是秀才,一個是不入流小官吏,若放在腹里州縣,斷斷不會如此隨便就被押走訊問的,只走程序也得走上十天半月。
  但這里是邊鎮,是一切可以從權的軍管區,很多事情不能按常規論,所以兩人就苦逼了。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本該是無職無權的衙內彭二公子一句話,兩人便被幾個軍士押到鎮撫司,放在內地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太簡單粗暴了,太沒有美感了,方應物走一路感嘆一路。
  從孫大使支支吾吾的話里,他已經猜出來了,八成是這彭二公子想從倉庫撈一把,所以要踢開孫大使這塊絆腳石。可是吃相太難看,也就在這天高皇帝遠的地方才如此不講究。
  卻說軍士夾持著方應物和孫大使到了鎮撫司大堂,正好有鎮撫官在堂上斷事。那鎮撫官喝問道,“堂下何人?”
  方應物左邊軍士上前一步,稟報道:“薛大人在上,廣有庫書吏任某舉報庫大使貪贓,如今庫大使及相關人員已經押到。”
  薛鎮撫聞言便明白怎么回事了,彭二公子之前打過招呼的,又喝問道:“報上名來!”
  孫大使面有畏懼之色,報出了自己名字。方應物也稟報道:“在下方應物,自京中發送延綏鎮效力,已在廣有庫服役一月。”
  薛鎮撫聞言微微皺眉,孫大使被提過來問話。這是意料之中,可是順帶捎上了方應物倒是出乎預料了。他只聽說有個書辦一同獲罪,但卻沒想到這個書辦是方應物。
  鎮撫司管刑名之事,從外地發配過來的人都有備案。對方應物這么特殊的人,薛鎮撫怎么可能沒印象,他也是知道方應物秀才身份的幾個人之一。但估計彭二公子不知道,所以把方應物一起辦了。
  薛鎮撫想了想,特殊歸特殊,又不能當特權,這里是榆林衛不是內地。翰林院庶吉士也離得很遠。
  縣官不如現管,相比之下,還是能夠動用軍法的頂頭上司指揮使更可怕一些。
  再說武官和文人又不是一個圈子的,方應物還是“欽犯”身份,都混到倉庫書辦的地步了,還有什么面子可言,這面子不賣就不賣了。
  打定了主意,薛鎮撫也就沒在意方應物身份了,拍案道:“人證在此。你二人知罪么!”
  方應物自從進了鎮撫司大堂,他的主要目的就達到了。優哉游哉的看起戲,好像事不關己似的。聽到鎮撫官問話,他沒有回答,轉頭去看孫大使。
  卻聽孫大使苦著臉道:“薛大人!讓下官考量片刻!”
  他想認罪?方應物隱隱想到了這點,這確實也是一種妥協辦法。
  如今不是因為貪贓殺到人頭滾滾的洪武年間,律法上對貪贓處置已經輕松了許多。一般情況下,官員犯了貪贓但沒有枉法情節的,處置就是罷官和罰贓。
  孫大使肯痛快認罪,就相當于認輸并讓出去官職。把這件事痛痛快快了斷,人家就是嫌他擋路而已。除此之外,就沒有什么后患了。
  如果孫大使還堅持不認罪,那面對勢力遠超他的榆林衛指揮使公子,說不定還會遇到什么災禍。
  畢竟在榆林城這邊鎮地方,拳頭大就是真理,說到底。孫大使這個官職太不入流,總不被人當官員看,保護層不足。
  所以說,蒙受不白之冤、痛快認罪與努力尋求真相、還自己清白比較起來。前者在很多時候反而是更合適的選擇。
  想到這里,方應物也沒心思看戲了,上前一步,學著孫大使的腔調叫道:“薛大人!還請讓在下仔細考量考量!”
  以薛鎮撫的眼力,同樣看得出孫大使的掙扎,對此他倒是樂見其成的,靜靜等待就是。那方應物剛才雖然心不在焉,不過他既然要考慮,那也可以等。
  不過薛鎮撫隨后又聽到方應物叫道:“等后日再給大人結果!”
  啪!薛鎮撫怒而拍案,方應物這是故意耍弄他么?哪有考慮兩天的道理!
  “左右何在!將這姓方的拉下去關進牢里!”薛鎮撫大喝道。
  這人真是又黑心又不專業......方應物顧不得許多,連忙叫道:“慢著!在下還有件差事要去做!”
  薛鎮撫為方應物的無知冷笑幾聲,“你將本官視為三歲小兒么?你就老實在牢中住上幾日,無論什么公差也不用你做了!”
  方應物嘆口氣,無奈道:“在下前日在米脂縣辦公時,僥幸入了新撫臺之眼,便被收為西席幕僚。今日返回榆林本為打前站之意,尚未來得及將牌票送至巡撫察院。
  如今撫臺約莫已到榆林百里之外,若薛大人不放在下離開,如何叫在下完成迎接撫臺上任的差事?照薛大人意思,在下是不用做了?”
  薛鎮撫的冷笑面容戛然而止。巡撫?方應物自稱成為了巡撫幕席?這是真的假的?
  方應物從懷中掏出一封公文,放在薛鎮撫面前公案上,然后拱拱手道:“既然薛大人不讓在下辦差,那就請薛大人看著處理吧。”
  薛鎮撫向眼皮底下這封公文看去,上面都是什么內容他看不清,但目光不由自主的游移到了末尾——落款是右副都御使巡撫延綏等處兼贊理軍務楊,而且蓋著血紅色的欽差關防。
  這就不會錯了,方應物有十個膽量也不敢如此公然偽造,那說明他自稱巡撫幕僚也是真的?不然撫臺老大人為什么會讓方應物打前站。
  確認了事實之后,薛鎮撫冷汗刷的流了下來,濕透了青色官袍。
  巡撫可是延綏鎮地面上的最高官員。雖然不是衛所這樣的土皇帝,但也是代表朝廷來鎮守的欽差身份。
  巡撫是獨官,巡撫察院里并沒有佐貳官,所以巡撫自家請來的幕僚就相當于左膀右臂,肯定都是視為親信的。
  捉一個發配來服役的秀才和捉一個上司巡撫的親信幕僚,那可是兩種性質截然不同的事情。前者是律法問題,后者是政治問題,很容易上升為對巡撫的挑釁!
  難怪這方應物從一開始就十分淡定,原來是如此有恃無恐,彭二公子這次真是要害死人了!
  與方應物一起充當案犯并排而立的孫大使也震驚了。方應物去米脂縣的大約目的他也是知道的。不過始終覺得方應物的想法很不靠譜,有點異想天開。
  那巡撫是什么身份,差方應物這一份巴結么?但孫大使萬萬沒料到,方應物轉了一圈回來,就成了巡撫幕僚身份。
  孫大使突然也明白了,無怪乎剛才方應物面對彭二公子時,口口聲聲要上鎮撫司,這其實就是挖坑。
  只要不上公堂,一切都可以私了。或者遮掩住。可一旦上了公堂,捉拿巡撫幕僚的事實就算做成了。誰也抹不掉。
  大堂里一片寂靜,方應物笑呵呵對身旁軍士道:“沒有聽到鎮撫大人方才的吩咐么?還不速速領在下前往牢中,在這里發呆作甚?”
  那軍士看了看薛鎮撫,便退后幾步裝聾作啞。
  薛鎮撫終于從驚訝中醒悟過來了,這事超出了他所能處理的范圍。彭二公子惹出的事情,就讓彭指揮做決定罷!
  想至此處,薛鎮撫對旁邊書手低聲吩咐幾句,叫這書手速速去稟報衛指揮使。然后便仿佛入定老僧,閉目不語。
  方應物見狀。也停止了動作,靜靜等待。不知過了多久,又見那書手快步趕了回來,對薛鎮撫耳語幾句。
  薛鎮撫從公座上立了起來,走下臺階,到了方應物身前,很嚴肅的抱拳行禮道:“本官先受指揮使委托。向方先生賠禮。”
  薛鎮撫一邊賠禮,一邊觀察方應物的態度。卻見他一言不發,受了自己這一禮。
  隨后薛鎮撫又繼續試探道:“今日之事都是誤會,眼下方先生可以離去了。”
  方應物一動不動。卻開了口道:“你我心知肚明,想必指揮使大人也很明白,今日之事絕不是誤會,而是蓄意構陷。你們就不能查明真相,給在下一個交待么?”
  薛鎮撫仿佛什么都沒聽到,不言不語的任由方應物諷刺。他剛才的言行舉止,都是奉了指揮使命令試探方應物底線。
  若不用指揮使大人自降身份,也能輕易消弭事態,那自然皆大歡喜。薛鎮撫當面被諷刺幾句又算得了什么。
  方應物笑了幾聲,又道:“真相不明,那么在下就不想走了,就在這鎮撫司里住上幾天,薛大人以為如何?”
  薛鎮撫額頭出現了幾滴汗水。他很清楚,當前最棘手的事情,就是“巡撫幕僚被抓進鎮撫司”這件事。
  只要方應物不肯離去,這個狀況就等于一直持續著。只要這個狀態一直持續,那就像一把劍懸在頭頂。
  看著薛鎮撫毫無辦法的模樣,方應物話頭一轉,“在下也是說笑,這就要離去,故而薛大人不必憂慮!”
  方應物說到做到,對孫大使使了個眼色,又從公案上取回了牌票,轉身就向外走去。
  方應物和孫大使走了,但充當人證指控二人貪贓的任書吏等幾人卻面色蒼白,不知所措。事情轉折到了如此地步,他們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兩邊都沒法做人了。
  出了衛所衙署,孫大使劫后余生,十分興奮,對著方應物嘮叨道:“既然找到了撫臺做靠山,他們又如此傲慢,怎能如此輕易就退讓離開了?一點補償也沒有得到。”
  方應物不屑道:“誰退讓了?我是擔心那彭指揮使親自出現,所以要迅速走人,不給他這個機會。”
  “你這是何意?”孫大使莫名其妙,但他剛問出口,突然就明白了。
  方應物是巡撫幕僚,卻被抓到鎮撫司構陷,相當于打了巡撫的臉面。那彭指揮不親自出面賠禮道歉,這態度顯然很有點不端正和傲慢無禮。
  所以方應物才說,因為擔心彭指揮親自出現所以要趁早走人,不給彭指揮經過試探后端正態度的機會,就把他的態度定格為“傲慢驕狂”,直到巡撫知道此事。
  態度決定一切,就算是小事情,但碰到這種態度,那也要上綱上線的。
  “你夠狠。”孫大使由衷的伸出拇指贊揚道,索要賠償都是小兒科,方應物這種做法才是官場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