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48 知識就是力量

延綏鎮新巡撫楊老大人與方應物越談越入巷,不知不覺金烏西墜、日落西山,眼看著就到了傍晚時分。
  忽然幕僚崔師爺前來稟報:“縣里洗塵宴已經準備好了,請東翁入席。”
  楊巡撫看了看天色,對方應物笑道:“本想與賢侄秉燭夜談,但人在官場身不由己,今日就只能到此為止了。賢侄若是有意,可與本院一同赴宴。”
  崔師爺聽在耳里,暗暗咋舌。這關系發展的真夠快,不到半日功夫,自己東家已經對方應物叫上賢侄了。
  不過他想到方應物展示出的見識以及他的背景,所以也就不奇怪了,嘴上叫一句賢侄又不用付出什么。
  方應物推辭道:“學生今夜歇息過,明日早早趕路先行回榆林城。將倉庫公務交待完畢,然后便可以恭候撫臺按臨。所以斗膽請辭不去赴宴,另愿為撫臺前驅,往榆林城報訊。”
  楊巡撫點點頭,“也好,本院身邊缺少熟悉地情的人手,若你能早些入幕,誠為善事!”
  方應物行過禮告辭,便退出了花廳,轉身走向銀川驛大門。此時他心情十分愉快,自從到了西北邊疆,今天才算是自我感覺穩當住了。
  還是文人之間比較有共同語言,也能互相給面子!今后可以背靠巡撫大展拳腳,一邊刷名望一邊撈功績,這樣也不算白來一趟西北邊鎮。
  如今延綏鎮是熱點地區,若能做出幾件可記入朝廷功績冊籍的事情。那以后自己有機會做官時,起點將會比別人更高。普通讀書人哪有這種機緣,就是有機緣也把握不住。
  卻說方應物滿心歡喜的走出大門,便看到外面那些求見的士子商家仍未散去,還有數十人圍在大門外,面色忽然僵住。
  門外這些人個個神色不善,眼睛似乎要噴火。方應物突然良心發現,巡撫接見本地名流的時間只有這半天,可是全被他一個外來戶霸占了。
  別人都白白在驛站外等候了一下午,見到他能不冒火氣么?方應物左顧右看。自己要是繼續前行,那就陷入了本地人包圍圈。
  西北邊區民風彪悍,不會被群毆罷?想至此方應物迅速又閃回大門內,躲進了安全區。
  次日天色才亮,方應物趕在楊巡撫前面,坐著馬車上了路。一路疾行不曾耽擱,到了又次日的午后抵達榆林城。
  看看天色,時間不算晚,方應物便先趕回廣有庫去。他打算先把身上的粗布衣服換下,重新穿回自己的秀才青衿。
  路過倉庫大門時。方應物聽到里面有叫罵聲,他忍不住伸頭瞧去,卻發現院子內圍了一圈人,都是倉庫的書吏庫丁。
  而在圈子當中,有個人在地上打滾,兩個陌生軍士正對他拳打腳踢。此外還有位箭袖綠色長衣的年輕人抱胸立在一旁,嘴角冷笑連連。
  方應物上前再細看,地方被打的人不是孫大使又是誰?當即大喝道:“住手!”
  他在廣有庫這一個月功夫,孫大使對他還不錯。雖然前幾天險些好心辦壞事。更別說孫大使與孫敬、孫小娘子父女乃是同族,沖著這層面子也不能不管不顧。
  若是從前,還要仔細掂量掂量是否要伸手,但如今抱上了巡撫大腿,就不用考慮許多了。
  但那兩個軍士抬頭看了看方應物,并沒有停下動作。方應物便又上前幾步,斥責道:“何方狂徒。膽敢毆打官吏,不怕軍法么!”
  在旁邊抱胸觀看的綠衣年輕人聞言哈哈大笑,“怕什么軍法,軍法就是我家的!”
  有個姓任的庫房小吏走到綠衣年輕人旁邊。指著方應物道:“他就是方應物!”綠衣年輕人嘿嘿笑了笑,揮手道:“原來是你,還敢自投羅網,拿下!”
  方應物愕然,這是怎么一回事?連忙問道:“你又是何人?”
  又是那姓任的小吏叫道:“讓方小哥兒你做個明白鬼,此乃衛指揮使彭家小公子也!特意來清查你和孫大使的貪腐案子!”
  方應物恍然,原來這年輕人是榆林衛坐衙指揮使彭清的兒子,難怪說軍法就是他家開的。又聽到貪腐案幾個字,他立刻覺察到什么,莫非是被別人陷害了?
  方應物心里忍不住苦笑,才離開幾日,就發生了這種事,真是無妄之災。自己志向遠大,怎么會在小小倉庫里不干不凈,再說他只管賬目數字,并未經手過實物。
  到底是得罪了的哪方神仙,還是說被別人拉來背黑鍋?亦或是孫大使犯了事,把自己這做賬的牽連進來了?沒時間仔細琢磨背后故事了,當務之急是先應付了眼下局面。
  方應物心頭轉了轉,毫無畏懼的再次喝斥道:“彭公子!你依仗父勢,私役軍士毆打官吏,也是觸犯國法!我自問心無愧,敢與我走一遭鎮撫司公堂么!”
  彭公子聽到方應物主動叫囂要去鎮撫司討公道,像是看白癡一樣看了方應物幾眼。其他庫丁庫吏也都目瞪口呆,這方小哥兒平時看起來很聰明的一個人,怎么會如此不通世情?
  衛所衙署在本地行駛的就是外地縣衙府衙功能,但可比縣衙府衙還黑。衛所內設有鎮撫司和經歷司,刑名這方面事務都由鎮撫司負責。
  方應物這樣的人物進了鎮撫司能討什么好?另一邊可是衛所指揮使的兒子,怎么可能從官面上討回公道?這要多天真,才會發生這種想法?
  殊不知方應物就怕不走官面程序,不然萬一在被私底下被人下了黑手,那才是哭都沒地方哭。
  本來別人噤若寒蟬,只有方應物在這邊聒噪,彭公子已經很不耐煩了,又見方應物居然還敢叫囂去鎮撫司,難道他彭大公子還怕了不成?
  于是彭公子便叫停了毆打孫大使,指著方應物吩咐軍士道:“你們陪著他走一遭衛所衙署鎮撫司!”
  方應物昂然道:“有何不敢?”孫大使灰頭土臉、鼻青臉腫的從地上爬了起來,阻攔道:“方小哥兒不要去!”
  方應物充耳不聞,幾名軍士押著方應物和孫大使一起向外面走去,還有幾個小吏和庫丁尾隨在后。
  彭公子也離開了倉庫,但他冷笑幾聲后并沒有一起回衛所,徑自去了別處。大概在他看來,這等小事不值得再親自出面了。
  衛所衙署位在西城,只相距兩里路。在路上,方應物低聲孫大使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孫林慘笑幾聲,向后面看了一眼,答道:“犯小人了!”
  方應物莫名其妙,“什么小人?”
  孫林恨恨的說:“就是后面那個姓任的,突然向衛所衙署誣陷我們兩個狼狽為奸,貪污倉庫物資。”
  方應物沉默下來,他可不敢保證孫大使肯定沒有任何貪腐問題,那么再問下去毫無意義。
  孫大使卻憋不住,繼續說起來,“那姓任的真真是可惡小人!他眼紅我舉薦你當副大使,便竄通了幾個同伙,將你我兩個全都陷害了!今天一查,庫里剛好少了五十匹綢緞,他們全都指證到你我頭上!”
  五十匹綢緞在江南只值幾十兩,但放在邊地價值數百兩銀子,是很大的數目了。
  對此方應物無語,這就是人紅是非多啊。他棄之若敝的副大使職務,在別的小吏眼里可是香餑餑。如果落到自己這才來沒多久的少年人頭上,能不招人眼紅么?
  方應物很快想到了另一層,“真正小人不見得是他,如果沒有外力,哪能上來就抓捕你我?這說明動心思的另有其人。”
  孫大使聞言更發愁,這下不好過了。若單純是任小吏誣陷也就罷了,如果還有更強大的幕后黑手操縱,那就完全沒有反抗之力了,情況豈不更糟糕?
  PS:進行大修改了,所以拖到現在才發,從這章起過渡期才算結束了,榆林這個副本正式拉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