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146 實力為尊

被方應物這一拍,孫大使真像受了頂頭上司獎勵,不禁耳紅心熱,骨頭都輕了幾兩,迷迷糊糊的連方應物什么時候離開都不知道。
  等他猛然清醒過來后發現,ziji才是上司,這方應物只是靠著他收留才有口飯吃的被發配人員!怎么不知不覺之間乾坤顛倒了?
  但是孫大使又一想,方應物有那么出彩的父親,自身又有如此出色的學歷,必然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背景和人際網,ziji只是沒品級的不入流邊境倉庫大使,又哪里能居于他上頭”“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可是再一細想,孫大使還是整夜睡不安穩了。
  方應物是牽涉到最高層神仙打架被貶下來的,名為服役實際上就像是“欽犯”,連衛所和總兵署都不想接收,而ziji卻表現的與方應物guānxi密切,不知多少人都看在眼里的,不會把ziji這小芝麻綠豆連累到罷?
  次日,方應物委托睡眠不足的孫大使前去布政分司,領了差遣公文出來,命他前往南邊米脂縣督催糧草。然后方應物就很時不我待、急急忙忙上路了。
  這條路不算陌生,方應物來榆林的時候就從這里繞道的,現在只不過反著方向重走一遍。
  兩天后方應物抵達米脂縣,進了縣衙找到戶房小吏。首先了解一下今年秋收估計產量,又繞著縣城轉了一圈,實地查看了麥田狀況。
  當然,方應物是南方人,叫他看稻田還能看出幾分端倪。但是看麥豆就是睜眼瞎了,更別說估算產量這種很有技術含量的活。
  不過他醉翁之意不在酒。該走的形式還是要走的,至于數據。就參照縣衙給出的數字再參照往年平均數,總能捏造出一個不會偏差太多的數字交待。
  方應物在米脂縣晃了兩天,將公務都辦完了。當夜,戶房艾姓書吏按照規矩,置辦了兩葷兩素兩壺酒,來到方應物下榻的銀川驛這算是送行酒席的意思了。
  酒過三巡后,艾書吏委婉的問起話,“方小哥兒在米脂還有什么其他公務么?”這話外之意,當然就是問方應物什么時候走人。
  方應物裝作沒聽懂。反而問道:“聽說延綏鎮新巡撫從南邊過來,前幾天就進了延安府,不知什么時候到貴縣?”
  在縣衙做小吏的都是聞弦歌而知雅意,艾書吏一聽方應物問起巡撫行蹤,就曉得方應物打著什么心思了。
  這貨難道想自不量力的去巴結巡撫?艾書吏心里想著,嘴上答道:“聽說打前站的今日進了縣衙,按規矩算起來,巡撫本尊約莫兩日后到。”
  方應物低頭沉思起來,ziji要改善目前的處境。抱上巡撫大腿是勢在必得。
  艾書吏又提醒道:“延綏巡撫過境時,銀川驛要全部清空,供奉巡撫使用。所以方小哥兒你也不能住在此處了。”
  “哦,那在下就于附近另擇diāng居住。”方應物不以為意道。同時暗暗慶幸出差之前,從孫大使手里借了二兩銀子的巨款,足夠ziji花銷兩天的。
  艾書吏真有種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感覺。巡撫乃堂堂封疆大吏。的確是人人都想巴結,但也要看ziji身份。一個庫房書辦連他這在編吏員都不如。也想上前巴結巡撫,有這個資格么?難道就憑長相英俊?這不是自不量力又是什么?
  不過艾書吏為人圓滑。心里鄙視過但不會在嘴上說出來。想至此,他搖搖頭便起身告辭,這方應物想留下就隨他好了。
  方應物又在米脂縣閑呆了兩天,果然這日上午,巡撫車隊抵達了米脂縣,并住進銀川驛。當日午后,驛站大門外便圍聚了數十人,都是來求見的。
  方應物也在其中,他環視四周,不是青衿讀書人就是遍體綾羅的商家,只是不知道巡撫老大人能見幾個,亦或是一個都不見。
  不多時,卻見放出了告牌,宣布開始收帖子見人,這時大門外等候的人群齊齊松了一口氣。怕就怕巡撫老大人以舟車勞頓為理由拒不見客,那他們肯定是白來了。
  但眾人又緊張起來,晚上縣衙要設宴款待接風,而明早就要啟程前往榆林,也就是說,巡撫老大人在本地會客shi奸只有今天下午。
  短短一下午shi奸,外面這幾十人是不能全見的,只能挑幾個代表,那就不知道誰是幸運兒了
  忽然,從大門閃出一員老卒,高喊著:“請諸位列隊參見!一個一個呈上名帖。”
  方應物瞧去,這老卒他認識,正是前番在銀川驛時遇到的那個疑似闖王祖宗的李老驛卒。
  別人聽到要排隊,登時人仰馬翻,一片混亂,從驛站大門口一直排到了箱子外。方應物不急不慌,施施然走到李老驛卒身前,拱拱手問候道:“李老人家,多日不見了!”
  李老漢笑了笑,“原來是方相公。”
  方應物見搭上了話,趕緊呈上提前備好的名帖,后面認真排隊的人看見這一幕,沸騰起來,爭相指責叫罵。但為了ziji的前途,方應物充耳不聞,圣人沒教誨過不能插隊罷,且事急從權。
  忠厚的李老漢為難的看了看方應物,又看了看人群,不知如何是好。
  方應物連忙小聲道:“在下與巡撫老大人有舊,guānxi不是他們可比的!”李老漢半信半疑,就拿著方應物的名帖進去了。
  方應物不知道這新巡撫是什么政治立場,所以沒暴露出ziji背景,只寫著“浙江省淳安縣縣學廩膳生員”字樣,在西北地區,這秀才招牌也足夠響亮了。
  沒過多久,李老漢又從大門里出來,沒有再與方應物說話,只喊道:“下一個!”
  如果里面看到名帖要見人,肯定就把人請進去了。可是喊了下一個,那就說明不見當前這位,也就是方應物。
  “慢著!”方應物急忙又喊住李老驛卒,又掏出一張名帖,遞給李老驛卒,“方才那張寫的太簡單,可能叫巡撫老大人沒看迷ngbái,煩請老人家再送一趟名帖。”
  后面已經有人破口大罵起來,責問之聲不絕于耳,充滿了整個巷子,但方應物站在門廊下,繼續充耳不聞。他也是急眼了,這時候哪還顧得上禮義廉恥,反正pángbiān有巡撫標營官軍把守,不怕被群毆。
  李老漢看了看手里的帖子,密密麻麻寫了很多字,雖然他不識字,但也知道是比剛才那個帖子詳細。
  忽然又聽方應物道:“你也曉得,在下是從京城被發配而來的忠義之人,老人家不肯伸出援手扶危濟困么?”
  聽到這里,李老漢挺起腰板,“小的雖然不識字,但也知道忠義為本!這番拼著被責罵,便再替你送一趟名帖!”
  說完后李老漢又鉆進了大門里,方應物再次滿懷期待的等候著。后面排隊人群見前頭這個小少年又插隊得逞,一shi奸千夫所指,罵聲再次上了一個臺階。
  卻說在驛站前廳,延綏鎮巡撫的西席崔振飛崔師爺居中而坐,他在這里的目的就是把關。經過他判斷并準許的人,才能放到里面去見東家。否則阿貓阿狗都能去面見巡撫,那成何體統?
  在崔師爺pángbiān的,都是縣里幾個熟悉本縣情況的吏員。他們在這里的原因,一是陪著崔師爺閑聊消磨shi奸。
  二是幫著崔師爺在一群求見的人中作出判斷。畢竟本地人更了解本地人,那些人更值得巡撫接見,他們比崔師爺更懂。
  很快,第一個名帖傳了進來,崔師爺展眼看去,卻見是浙江省淳安縣秀才。他心里便納悶了,浙江的秀才怎么會不遠萬里出現在西北邊縣?
  崔師爺不動聲色的將名帖遞給pángbiān吏員傳看,其中有一人就是前兩天接待方應物的縣衙艾書吏。
  艾書吏比崔師爺還納悶,那方應物不是被充軍榆林的書辦么,怎么搖身一變成了浙江省的秀才?難道是想招搖撞騙么?
  不過艾書吏又想了想沒吭聲,且靜觀其變罷。其他人紛紛對崔師爺道:“本地從未聽說過有浙江省來的方秀才。”
  崔師爺便做出了判斷,對zuoyou道:“想必此人是臨時路過,趁機來鉆營的罷,那就不見了,叫下一個!”
  崔師爺的想法倒也不錯,他東家放牌子接見本地人,主要目的是為了收取本地人心,一個浙江的秀才跑過來湊什么熱鬧?見了毫無用處!
  不多時,又有名帖送了進來。崔師爺還沒仔細看,先驚了一驚,他從來沒見過這么長的名帖,幾乎密密麻麻寫滿了紙面。
  開頭還是“浙江省淳安縣縣學廩膳生員方應物”,讓崔師爺很是皺了皺眉頭,感覺此人如此死皮賴臉,枉為讀書人。
  但再往下看去,崔師爺看一句,吸一口涼氣,等看完時,不知道已經吸了幾口氣。
  只見得下面寫道:“晚生于成化十四年七月奉旨軍前效力。父諱清之,成化十四年翰林院庶吉士;業師商素庵公,成化十三年以少保大學士致仕;繼外祖王石渠公,巡撫江南蘇松十府。”
  崔師爺拿著名帖發了片刻呆,沒有傳遞給zuoyou看,腦子忍不住琢磨起來。
  pángbiān艾書吏站的近,偷眼瞧了瞧,立刻瞠目結舌的簡直不敢相信。那個狗屁不算的充軍書辦,居然有這等豪放霸氣的來頭?那上面每一個名字,都是他仰望也仰望不到的存在,別是方小哥兒自吹自擂,撒下彌天大謊罷?未完待續。
  ps:補昨天,今天還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