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45 恩威并施

卻說孫林孫大使求賢若渴也好,禮賢下士也好,花樣百出的要提拔業務能力出色的方應物當副大使。都到了這份上,方應物若再不亮出底牌,只怕真有哪一天就糊里糊涂的就成了經制吏員。
  士子和小吏,雖然都是識文斷字的人,但政治地位可是天差地別,一旦成了小吏,那為人民服務時間至少是九年,人生能有幾個九年?
  亮底牌也要有亮底牌的技巧,太大了容易嚇到人。具有某人弟子、某人外孫、某人兒子、某縣生員等幾個身份的方應物想了想,對孫大使道:“實不相瞞,在下乃是浙江省淳安縣縣學廩膳生員,有功名在身!”
  孫林聞言大吃一驚,下意識以為方應物是胡言亂語,卻又聽到方應物說:“如若不信,在下可去將縣學開出的外出游學文憑取來,大人一看便知。”
  孫大使確認了后,驚愕無語。方應物真要具有秀才功名,那就是當前榆林城或者說方圓二百里內第一學歷了!
  說是第一,那是一點水分也沒有。方圓二百里并包括才修建五年的榆林城在內,連學校都沒有,十萬軍民談何功名?
  高級官員中,總兵也好,指揮使也好,各級軍官也好,都是武臣,不會有功名;外來戶里,目前巡撫尚未到任,巡按御史不在城中,鎮守中官這種閹人更與功名無關。
  至于衙門里的文員書吏,也都只是識文斷字。最多能寫幾筆通順公文而已。
  所以方應物這個秀才,特別還是含金量很高的浙江秀才,在目前的榆林城確實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學歷。
  別說邊鎮榆林,就算放到相鄰的米脂縣,方應物的學歷只怕也能排到前三名。據說這米脂縣自開國以來還沒出過進士,舉人也只出過三兩個,外來的知縣也才是舉人出身——這是邊疆縣的普遍現象。
  孫大使神情漸漸露出幾分異樣來,難怪這方應物死活不肯做副大使職位,他若是士子身份,那就的確有資格看不上這種雜吏職務。
  此人才十六七歲。就是秀才了,真是令人艷羨啊......孫大使隨即又很奇怪的問道:“你既然是具有生員功名,怎么會淪落到被發配邊鎮服役的地步?”
  孫大使在邊疆混了二十年,見過普通百姓犯罪被發配邊境充軍效力,見過官員被貶謫到邊疆的。卻從來沒見過秀才舉人之類士人直接被扔到邊境服役的。
  士既然位列四民第一,當然是有特權的,功名本身就是一種護身符。在孫大使印象里,方應物這樣秀才被送到邊鎮服役可能不是絕無僅有,但也是鳳毛麟角了。所以不能不奇怪。
  方應物遮遮掩掩道:“一言難盡,孫大人還是不要問了。”
  孫大使見方應物神神秘秘的。忍不住冷哼道:“有什么不能說的,我記得你是從衛所移送來的,待我去衛所衙門托熟人查查公文存檔,就知道你犯什么事了。”
  “在下是被皇上下詔送到延綏鎮服役,所以......”方應物很無奈的答道。
  皇上?欽犯?孫林從太師椅上蹦了起來,眼珠子瞪得溜圓溜圓。他當初接收的時候,太馬虎大意,沒仔細去看公文,誰知一不留神就在身邊埋了一顆好大的雷!若不是今天好奇心發作。還問不出來這些!
  孫大使呆立半晌,方應物也只好陪著站。不知過了多久,孫大使從震懾中回過神來,他隨即又想到,一般普通人,哪有觸怒天子的資格?
  天子日理萬機,為何特意下詔找一個秀才的麻煩?不會是扯虎皮吹噓罷?
  就算是死。也要當個明白鬼,孫大使忍不住再次好奇的問道:“你究竟犯了什么事,居然能勞動皇上圣念,特意把你發配邊鎮?”
  方應物為難道:“一言難盡。孫大使還是不要問了罷......”
  “那就讓本官去查閱公文?”孫大使威脅道。
  “在下其實是代父受罰。”
  孫大使感到要觸摸到問題核心了,“令尊是誰?”
  方應物答道:“家父諱清之。”見孫大使毫無反應,又補充道:“現為翰林院庶吉士。”
  孫大使拍了拍腦袋,大驚失色道:“邸報看到過,前幾月下詔獄的那個名人!似乎是近幾年唯一下詔獄的大臣!”
  一邊說著,一邊又蹦了起來。對孫大使這種官場最底層的小雜魚而言,那些人都是天上的人,那些事情都是天上的事情,打架也是神仙打架,陡然與自己這小鬼有了關系,能不驚么?
  他突然有明白了,難怪方應物在倉庫處處與眾不同,和他們不像是一種人,原來確實不是同類人!這可是名門清流、士林精英,與自己這種凡夫俗子是不一樣的!
  孫大使摸清楚了方秀才的底細,越發的蛋疼而糾結,不知該如何對待方應物為好了。
  他不禁暗暗嘆道,這真是自尋煩惱,當初只以為公文是走形式,沒看便直接收留了方應物,早知道該仔細看過的。
  一時間屋子沒人說話,安靜了片刻。
  方應物亮出底牌后,腰板不知不覺就挺起來了,主動開口詢問道:“孫大人,在下有一事不明,你為何急急忙忙的上報推薦在下去做副大使?在下總覺得其中有什么問題。”
  孫大使苦笑幾聲,“前日,鎮守中官張太監遣了人過來,仔細詢問了你的事情,并索要走了你的詩文,就是那篇辛辛苦苦守長城幾句。
  當時我以為,是你的詩傳了出去,引起了外面注意和欣賞,所以你有可能會被調遣到別的衙門里。而我又想留下你,所以很著急的將你上報,舉薦你補副大使之位。現在看來,完全是我不明真相、自作多情了......”
  鎮守太監那邊打聽自己的情況?方應物腦門冒出兩滴冷汗,皺眉沉思起來。他能感覺到,這絕對不是引起了注意,而是一種監控。
  鎮守太監肩負替天子監視地方之責,自己這種帶有政治色彩的“欽犯”肯定是關注對象。廠衛特務系統運轉早有一定之規了,在錦衣衛將自己押解出京師的同時,估計東廠便也將自己的消息傳到本地鎮守太監這里了。
  想至此,方應物冷汗直流。幸虧自己到榆林以來,一直很懂事的夾著尾巴低調做人,言行舉止、詩詞文賦都沒有出格的地方。
  現在就算有人密奏“方應物作詩曰:吾輩文人真心酸”,只怕朝中也不會有人相信方大才子會寫出這種東西,或者把這歪詩當做正經文字看。
  在沒有人罩著的情況下,如果太高調或者太出格,肯定會吃暗虧的。參你一本“有怨望”時,連分辯都沒有人為你分辯。
  好險,好險,之前居然沒有覺察到鎮守太監的作用,方應物擦擦汗。沒有靠山的日子很難熬,自己還是要抓緊時間找到大腿去抱,不然就要一直小心翼翼的過苦日子了。
  而指揮使、總兵官、鎮守太監這些異端全都靠不上,唯一的指望只有同為士林一脈的新巡撫了。
  在巡撫到任之前,還有件當務之急......方應物又請求道:“孫大人,你送到布政分司的舉薦可以追回來么?”
  孫林打個激靈,方應物這種身份的人物,未來去向豈是自己可以決定的?可別真誤打誤撞將他弄成吏員了,他的父親師門之類的,就不是自己能得罪起的。
  他連忙逃也似的跑出屋去,邊走邊道:“你在這里等著,我去布政分司把舉薦申文拿回來!”
  一刻鐘后,孫大使回來了,但是兩手空空。“布政分司那邊已經將舉薦你的公文上呈巡撫行轅了......”
  “那怎么辦?”方應物變色道。
  孫大使哭喪著臉,“因為巡撫未到任,所以巡撫行轅里一切公文全部封存,不許擅動,只能等待新巡撫到任后處理。”
  方應物已經沒有心情與自作多情反而壞事的孫大使生氣了,在屋中轉圈子思考起來。
  必須要等新巡撫處理公文之前,將這件事讓巡撫明白,不然新巡撫初來乍到、不明就里的,糊里糊涂批準并上報吏部備案就麻煩了。
  方應物突然抬頭問道:“你可知道,巡撫什么時候到任?”
  孫大使如實答道:“聽說新巡撫是原河南布政使,因為邊情特殊,所以要從河南那邊直接過來就任,大概已經進入延安府境內了。”
  方應物不容置疑的指使道:“你委派我一個差事,讓我去南邊米脂縣走一趟,我在那里提前等待巡撫!”
  布政分司是陜西布政司駐在延綏鎮的分司,下屬各倉庫與與腹里州縣打交道很多,尤其是延安府各縣,幾乎所有產出都要供應軍需。所以方應物想出這個辦法,并不奇怪。
  自從知道對方來歷,孫大使的氣勢漸漸落了下風,不再有半點長官風范了。他好似下屬一般,唯唯諾諾答應道:“秋收將至,我便派你去米脂縣提前催促并統計錢糧。”
  那就來得及了,方應物松了口氣。服役欽犯拍拍上司的肩膀,“其實你這人秉性不壞,雖然位置卑微,但不妒賢嫉能,知道選拔人才。好好干,我看好你!”
  PS:昨晚有事,今早補上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