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143 態度決定一切

次日臨近傍晚,方應物沒有回到他那小破屋啃菜團子,而是跟隨廣有庫大使來到了布政分司管事廳的庭院里,據說今日犒賞晚宴就在這里舉行。
  管事廳大堂前,在這平常沒多少人的小院子里,此時已經滿滿當當的擠下了二十來人。
  布政分司下屬幾個倉庫,人員肯定不止二十來個。但參加今晚宴會的,只有各倉庫大使和一些吏員。
  這些都是識文斷字的,與庫丁倉丁比起來當然算有身份的文化人,必須要有所區別。
  方應物進入院中后,環視過四周,便很是無語。
  這里沒有桌案,沒有軟榻木椅,每人只有一張破席子,然后幾人一組席地而坐。
  人群中放了若干瓦盆,盆中是不知什么原料的拌野菜。此外就是每個人一只碗,可以用來盛酒。
  這就是傳說中的宴會?方應物知道榆林城是新建軍鎮,許多地方尚未完善,條件十分艱苦,但艱苦到了這個地步還是讓他驚訝了。
  連最起碼的桌椅和屋舍都不具備,一干人圍在院子里露天席地而坐。這樣的高端宴會,方應物沒參加過。
  隨即他就理解了。榆林城人多地少,不但街巷狹窄,而且房屋也都不大,想找活動場合不容易。
  雖然城中肯定有能容納幾十人宴會的正規地方,但也絕不是一群倉庫小吏所能奢望的,更別說布政分司在榆林這個軍鎮只是沒什么影響力的二流衙門。
  當然,也不是沒有亮點。在院子角落里,有幾個人點起了篝火,在哪里烤羊肉。
  陣陣肉香遠遠地飄了過來,鉆進了方應物鼻子中,登時讓他食指大動,口水不能抑制的分泌了出來。
  自穿越以來。他還沒品嘗過烤羊肉,沒想到被發配到邊塞時遇到了......如果今晚能吃到這種美味,也算不虛此行了。
  孫大使看到方應物不停地朝著角落那里張望,心里暗道,這方小哥兒自從到了廣有庫,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不食人間煙火似的。原來也有欲望。
  沒有主人家,沒有開場白,“晚宴”在鬧哄哄的氣氛中開場了。集體干了三碗酒。扒拉幾口野菜,又互相說笑一會兒,便開始分肉了。
  方應物與孫大使和本庫的兩個吏員坐在一起,也分到了一小塊羊肉,雖然份量不大,但極其誘人——要知道,方應物可是已經啃了一個月窩窩頭了。
  聞著沁人心脾的香氣。望著油滋滋的焦黃色肉塊。消沉了很久的方應物忽然覺得自己復活了,感動到想哭。
  他記起了某部經典電影里的經典主角的經典臺詞——我想吃肉!如今再念起這句當初不知嘲笑過多少遍的臺詞,方應物發現自己能夠理解那個主角的心情了。
  三下五除二的吃完后。方應物悵然若失,意猶未盡。在上輩子,晚上吃燒烤可從來都是管夠的,可是在這里卻要限量供應。
  又不知過了多久,忽然有個老吏從人群里走出。他站在了堂屋臺階上,對著人群高聲叫道:“分司衙門賞了兩只羊,人多肉少。若都分給兄弟們吃,怎么吃也是吃不夠的!
  在老夫看來。這里都是識文斷字之人,不是外面的大頭兵。故而用文人規矩行事,大家比較詩詞,由我來評判!哪家人作的好,就把這只羊分給哪家倉庫!”
  從對羊肉的回味中驚醒過來,方應物抬眼看了看,心里覺得這老吏真是附庸風雅,眼下這亂哄哄的場面那點能和文雅沾邊了?
  他忍不住低聲問孫大使:“此人是誰?”
  孫大使介紹道:“此乃分司衙門里一個周姓老人,平素與我們倉庫打交道很多,為人還算公允。
  這比詩詞奪羊肉,也是他發明的老慣例了,我們廣有庫連續五年都沒贏過。你昨日說過會作詩詞,可要賣賣力氣,今年就靠你了!”
  方應物恍然大悟,難怪昨天孫大使突然問起自己會不會詩詞,原來是為了今天這出節目。
  想至此,他不屑的輕笑一聲,若要比較詩詞......別說在這里,就是江南、京師又怎樣?
  當即又聽到有人問道:“周老哥!不知題目是什么?”
  那周姓老吏便公布了題目,“地處邊塞,就以邊塞為題!”
  一只羊的誘惑是很大的,聽到題目后,院子里陡然安靜了下來,人人抓耳撓腮冥思苦想。
  方應物并沒有著急搶答,抱著后發制人的念頭,慢慢喝著碗中酒水。
  過了半晌,人群東邊有人叫道,“有了有了,在下先獻丑了!”隨后他高聲吟誦道:“秋天不好受,邊城太早寒。八月穿冬衣,棉被凍我殘!”
  “好詩!”當即有人喝彩。
  方應物一口酒水嗆在了嗓子里,連連劇烈咳嗽,這也算好詩?
  大大小小的雅集他也參與過不少次,耳聞過很多詩詞助興,可真沒聽過這樣水平的詩詞。
  方應物正在愕然中,又有人叫道:“在下也有了,諸位聽我一首!邊塞野草到處長,北面沙漠遍地黃。榆林建城才五年,風吹日曬真滄桑!”
  又是一片叫好聲,比剛才的叫好聲更加熱烈,即使遠隔兩個路口,想必也能聽到。因為這是七絕,比五絕字數多,當然更值得叫好。
  在方應物瞠目結舌中,詩詞佳作連連出現,一連有七八個人都當場做出了詩詞。
  對羊肉的爭奪進入了白熱化階段,院子里的氣氛更加熱烈起來,叫好聲一浪高過一浪。
  方應物品味著一首又一首“好詩”,越發感到今夜不虛此行,對邊鎮的人文環境有了更深刻、更直觀、更理性的認識。他若出手,也太欺負人了......
  之后就沒出什么新詩詞了,院中聲浪漸漸平息下來,那周姓老吏大聲問道:“還有沒有?還有沒有?若就這么多,我便從中選出最佳了!”
  孫大使急的滿頭冒汗,站了起來叫道:“慢著!我們廣有庫還沒有出詩詞!”
  周老吏很熟悉情況的反問道:“你們庫那個誰不是病死了么?其他還有人會詩詞?”
  孫大使連忙將方應物拽了起來。“我們庫有新人!上個月剛發配來的。”
  被充當秘密武器的新人?眾人一起看向方應物。
  為了香噴噴的羊肉,方應物也站了起來,自信的笑了笑,“在下作了一首七律,愿與諸君共賞。”
  竟然是傳說中的律詩!院中眾人齊齊嘩然,他們挖空心思,也只能現編出四行絕句。但要作出律詩,那是千難萬難的,特別是多達五十六字的七律!
  就憑律詩這個格式。也能成為贏家,莫非此人真是今晚的大黑馬?廣有庫走了什么好運氣,怎么能收到這樣的高端人才?
  更有遠見的人已經想到,若今后廣有庫次次都用此人出手,那別家倉庫哪還有機會獲勝?
  方應物負手而立,抬頭望月,富有節律的緩緩吟道:“榆關霜薄授衣初。漠漠平沙度簡輿。赴闕幾逢鴻漸侶。望鄉猶阻雁來書。曲生風味酩醪近,羽客參差枕夢虛。漫詠陶詩當黃菊,倦游終解愛吾廬。”
  此詩既出。但周邊一片寂靜,沒有一個人叫好。
  方應物已經習慣了出口成詩后,眾星捧月各種叫好贊美驚訝,此時真感到自己沒有獲得應有的待遇,
  這都是什么品味......他不禁一邊腹誹,一邊向今夜裁判周姓老吏問道:“老先生以為如何?”
  周老吏緊緊盯著方應物半晌不說話,叫方應物一頭霧水。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
  忽然周老吏開了口,并指如戟。遙遙點著方應物道:“小子!不要以為我年老糊涂,你這是抄來的詩罷?”
  方應物聞言如遭雷轟,不由得滿臉駭然之色!幸虧天已黑了,別人不大看得清方應物驚駭的神色。
  方應物能不驚駭么,穿越以來,他雖然抄襲了不少后世詩詞為自己所用,但卻不可能有人看破。
  可是萬萬沒料到,這邊城老吏居然張口就能點出他抄襲的真相!難道這里藏龍臥虎,遇到了掃地神僧之流人物?
  周老吏不等方應物反問質疑,又道:“你還不服氣?雖然我聽不懂你寫的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在短短片刻功夫里,即席命題做出一篇七律詩是何等難度!
  這距離出口成章七步成詩也差不多了,有這個本事的人至少也是秀才,還是江南那種地方的秀才!怎可能混跡于倉庫里?在座眾位都是倉庫的,我們這樣的人有幾斤幾兩誰不清楚,你又能比我們強到哪里去?
  你若有張口成七律的本事,還是我們都聽不懂的七律,早就去求取功名了,至于違法亂紀以至于被發配邊塞么?至于進不了衛所、總兵署、巡撫行轅,卻在倉庫與我們廝混么?”
  周老吏的邏輯很好很強大,貌似無懈可擊。方應物一時也不知如何反駁,除非他放棄低調等待時機的想法,亮出自己的來歷。
  最后周老吏大手一揮,“無論你是否承認抄襲,反正這首詩是不作數了!你們廣有庫想靠這首把羊牽走,那是不可能的!”
  底下響起了一陣陣的歡呼聲,有人高喊“周老哥英明!”
  方應物氣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他算是看出來了,別人一是水平低聽不懂,聽不懂就分不清好壞,辨不出高低;二是不相信他有這個本事!
  要是連個第一都拿不到,今后暴露了身份并傳起此事時,他的臉面往哪里放?
  想至此,方應物憤然道:“既然前面這首不算,在下還有一首,拿出來參與比較!”
  孫大使也嚷嚷道:“周老哥不能一棍子打死人!”
  周老吏便對方應物道:“再給你一次機會。”
  方應物想了想,捏著鼻子忍住嘔吐感,作了一首歪詩諷刺道:“馬到榆林不能行,辛辛苦苦守長城。吾輩文人真心酸,滿眼看去都是兵!”
  周老吏卻愣住了,良久良久后嘆息道:“吾輩文人真心酸,滿眼看去都是兵......此句深得我們這些人心中三味,道盡了老夫戍邊二十年的苦楚,可謂情景交融,當為今夜最佳!”
  這也行?方應物愕然,周老吏倒是挺善于代入啊。
  羊肉到手了!連續五年失敗的孫大使流下了激動的淚水,方應物果然是十年才能出一個的高級人才!
  話說這四句歪詩在百年后,被收錄進了《方淳安文集》,成為讓研究者百思不得其解的一朵奇葩——方大才子是出于什么心態,才寫出這種近乎自污的爛詩?
  PS:回答兩個問題啊,昨天說扔了工作,不是說辭職,是把手頭的活先放一邊去。還有,這個月不是不需要月票,而是前段時間更新不給力,不好意思求月票,大家可以先留到月底,等俺好意思求票時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