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142 誣陷

牛馬二校尉走了,他們重新領到了勘合,便抓緊時間回京去也。榆林這種邊塞新城,在他們眼中實在沒什么值得留念的。
  但他們對方應物還是有點小內疚的,總覺得將方應物丟在倉庫這種地方,有點不負責任。回去以后,若朝廷里有大人問起來,似乎也不好交待......
  還是方應物安慰了兩人一番,“兩位放心好了,此處只是暫時的安身之所而已。如今城中沒有讀書人做官,難免受幾分委屈,等新巡撫上任后,我這般人才自然就有出頭之日了!”
  一路同行的孫氏父女也離開了,本來方應物還曾經打過孫小娘子主意,比如用學藝之類的名義留下她。
  但他卻沒想到自己處境如此凄慘,還是靠著孫敬面子才有了存身之地,那還有什么臉皮去打孫小娘子主意?
  在方應物悵然之余,孫小娘子卻偷偷告訴方應物,她和父親專門負責解送本鄉繳納的物資,每年要到榆林兩次。一次是夏稅布匹,一次是秋糧糧草,所以到了秋天時還會見面。
  送走了熟識的人們,方應物便正式在廣有庫開始工作。
  布政分司下屬的倉庫有好幾個。廣有倉一聽就是儲備各種糧草的,撫賞庫一聽就是儲存銀子的,至于方應物所在的廣有庫,那是存放各地解送來的布匹、食鹽、顏料、木材的,與其他倉庫比較起來可以比喻為雜貨鋪。
  方應物的工作很枯燥乏味,孫大使告訴他進了若干若干東西,他在賬本上記一下,孫大使告訴他出了若干若干東西。他還是在賬本上記一下。
  然后每半個月盤點一次賬目,每樣物品算出一個數目,然后逢朔望之日匯報給孫大使。
  經手物資這種美差事,那是萬萬輪不到方應物的,他所能經手的只有賬簿和數字。
  他住的地方在倉庫旁邊,屋舍只不過巴掌大地方,比淳安縣上花溪村原來的舊宅還小,還破舊。
  就這還是因為讀書人身份,工作又需要空間寫寫算算。才能給予單間待遇。否則只怕要和一群庫丁擠著。睡大通鋪都是有可能的。
  至于吃的,好一點是野菜團子,差一點是窩窩頭,好的時候是稀亮稀亮的米粥或者不見油腥的菜湯,差的時候是甘甜可口的泉水。
  這日子,方應物感覺比剛穿越那時候還苦,簡直是人生低谷里的低谷。他只能長嘆道:辛辛苦苦叉叉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但方應物并不絕望,在這連個學校都沒有、文化沙漠一樣的榆林城里,他有背景有學歷。要不能出人頭地,那干脆找一塊豆腐撞死算了。
  只是還要等待機會,最起碼要等到新巡撫上任,讀書人和讀書人才有共同語言......
  轉眼間夏去秋來,七月已去,八月已到。對諸倉庫而言,每年最繁忙的兩個時節之一,也就是夏收結束了。
  這日貌似沒有什么事情,方應物百無聊賴的翻著一本沒頭沒尾只留有幾十頁的殘書。在這種地方。能找到帶字的東西就不錯了。
  忽然人影一晃,有人進來了,方應物抬頭看去。居然是孫林孫大使。方應物放下殘書,起身見禮。
  以方大秀才的眼界,倉庫大使這種多半是由小吏轉換來的角色,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怎奈形勢比人強,他目前還得靠著這項工作混幾碗飯吃,保證出人頭地之前不會被餓死。
  在廣有倉,孫大使就是頭把交椅,為五斗米折腰的方應物也只好委屈自己了。
  孫大使負手而入。淡淡的問道:“方小哥兒會不會作詩詞?”
  方應物答道:“會是會的。”作為將抄詩詞當金手指的穿越客,方應物怎能說自己不會?只是他不明白孫大使問起這個作甚。
  孫大使便吩咐道:“如今夏收繁忙時候過去了,布政分司下屬幾個倉庫做的都不錯,也沒有出紕漏。
  小參老爺很高興,賞下了兩只羊、五甕酒。我們幾個倉庫打算湊在一起熱鬧熱鬧,時間就是明日,你跟著我去。”
  小參老爺?大概是分管這個布政分司的參議,俗稱小參。方應物回應了一聲“遵命,多謝大人。”
  孫大使看著方應物那淡定的神態,感到十分郁悶。有酒,有肉,這少年人就不知道激動和欣喜嗎?在邊塞苦地方,能吃上酒肉很不容易的!
  說實話,孫林孫大使之前沒對方應物抱有多大期望,只當收留了一個普通人物。
  在邊疆地區,接收被發配來的人實在是一件司空見慣的事情,這也是孫大使當初接收方應物時漫不經心的原因。不然他至少應該仔細翻翻衛所公文,而不是只聽了熟人幾句介紹,便開具了回函。
  但孫大使沒想到,這小哥兒做事也好,算數也好,都十分利落快捷,而且基本不會出差錯。無論多繁雜的事項,全能三下五除二迅速出結果。
  在榆林這種新建城市又是大軍營般的邊鎮,人才稀缺,會識字的人少,會識字還會算術的人更少。
  過去無論換誰來坐在方應物這個位置上,不但計算速度慢,而且時不時要出錯。
  所以孫大使不得不分出很大一部分精力去核準和校正賬務,這是一件很讓他感到麻煩和多余的工作,但又不能不做,不然他無法放心。
  自從方應物來了后,孫大使確實感到輕松省心不少,好像是憋在水里的人忽然鉆出了水面,狠狠呼吸了幾口空氣的痛快感。
  而且方應物進退有度,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什么該問什么不該問,都拿捏得恰到好處。
  可是這方小哥兒有一樣叫孫大使很郁悶,他的神態永遠是風輕云淡,永遠是應付差事的模樣。
  他可以很認真及時的將工作完成,叫別人挑不出一點毛病,但好像在他身上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熱情度。
  比如說,方應物從來不主動想法子去揩油水,這就是最大的冷漠表現!管倉庫的人群中,從庫丁到小吏,再到大使,誰不想法子在規矩范圍內沾點便宜?
  但方應物從來沒有,如果因為是新人不熟的緣故,倒也是情有可原,但孫大使數次暗示過方應物可以去做點什么,結果每次都沒有回音。
  看在孫大使眼里,這絕對是年輕人好高騖遠,不腳踏實地,不安心基層的表現。
  這應該是十年一遇的人才!孫大使忽然覺得,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如何才能穩住方應物,安安心心給自己打下手。
  給他弄個能滿足虛榮心的名頭?還是給他找個女人成家立業?孫大使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PS:工作扔了,找寫作狀態,希瑞賜予我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