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141 十年一遇的人才

【讀書閣www.booksrc.net】
  整個延綏鎮,與內地省份相比,地方不大,人口也不多,但該有的文武衙門一樣不少,細細算下來,大概有五種體系。
  前文提到的衛所和總兵鎮就是兩種。榆林城有榆林衛,并在下屬各堡駐有千戶所,從上到下形成了一整套治理地方庶務的機構,后勤、屯田、戶口、軍匠等都由衛所負責。
  至于鎮守總兵的任務就是實戰和營兵管理。營兵來源主要有兩種,一是從本地軍戶抽選出的主兵,二是從外地調撥來的輪班客兵,統一由鎮守總兵負責指揮作戰和平時操練。
  總兵之下有副總兵、參將、游擊、守備,分布在整個延綏鎮的三十六營堡中,各領其兵,各負其責。
  巡撫就是第三種,負責本鎮所有事務的全面調度和參與軍機決策,實現以文馭武的目的。
  在嘉靖朝之前,邊鎮巡撫雖然還沒有徹底變成總兵官的上級,但從地位上已經漸漸壓過總兵官了。至于設在延綏鎮的布政分司或者后來的兵備道,都是只接受巡撫節制的。
  除了上述三種較廣為人知的衙署外,第四種就是鎮守太監了。邊鎮都駐有從大內委派來的鎮守太監,作為天子耳目行監軍之實。
  延綏鎮不只榆林城有鎮守太監,下屬三十六營堡都駐有鎮守少監或者鎮守監丞,形成嚴密的監視體系。
  最后還有第五種,那就是巡按御史。這是從朝廷派出的監察官,以欽差身份完全獨立開展工作,不受本地任何衙門約束。
  巡按御史主要責任就是一個“察”字,糾察軍紀、劾察軍功、監察地方。
  這五種機構最大的特點就是,五個方面全都具有直接向朝廷和天子奏事的權力。互相制衡之下保證了邊鎮不會有哪方面能徹底一家獨大。
  所以說,延綏鎮或者榆林城看似是小小的邊鎮,但衙署體系之嚴密和完整不亞于內地省城,用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來形容,再貼切不過了。
  當然這種互相制約的特色不奇怪,也是國朝從上到下機構設置的普遍特征,導致任何體制內的人幾乎都不可能會造反成功。
  不過多頭管理的毛病也很多,有時候互相牽制和扯皮也是免不了的。比如方應物這次被當做皮球踢來踢去就是一例......
  牛馬二校尉和方應物萬般苦惱,并排蹲在位于城中央的鐘鼓樓樹蔭底下。茫然看著街上人群。
  衛所、總兵署、巡撫察院都不接收方應物,而太監衙門和巡按御史又是比較特殊的監視機構,人員都從京中派遣,不會隨便在本地收人。這可怎么辦?
  牛頭馬面二人雖然號稱錦衣衛,但都是最低級的跑腿校尉。比一般大頭兵強不了多少,到了榆林這陌生地方,自然更是沒分量。別人不收方應物,他們就毫無辦法了。
  不但方應物發愁,連這兩個校尉也很犯愁,他們同樣耗費不起。勘合已經交到榆林衛了,若不能將方應物安置完畢。就無法再從衛所重新領出勘合。
  沒有勘合作為憑證,就意味著差事不算完成,同時更意味著不能在驛站或者相關衙署白吃白住。若要自掏腰包,出門在外消費高。他們又哪里花銷得起?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聽到有人叫道:“方相公,有勞久候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解送軍需到榆林的山西人孫敬。旁邊是他的女兒。方應物先前與他約定了,辦完事后在鐘鼓樓這里匯合。然后找地方請客答謝。
  方應物看這孫敬神態輕松,問道:“你都辦完了?”孫敬笑著答道:“東西都已點計入庫,這趟差事算是順利完結了!”
  但孫小娘子對方應物的言行舉止比較上心,比父親更先看出幾分端倪。一路過來無論處境如何艱險,在她眼里,方相公大多數時候都是鎮靜從容、智謀出眾,怎么到了榆林,他反而愁眉不展了?
  孫小娘子很關切的詢問道:“方相公為何愁眉不展?你那邊狀況不好么?”
  方應物長嘆一聲,“龍游小溪、虎落平陽,眼下找不到容身之處了!”
  孫敬滿臉驚訝,連忙開口詢問。方應物雖然不想把丟臉事情展示給別人,但現在瞞無可瞞,還有什么不能講的?
  孫敬聽說了方應物的遭遇后,略一思索,“我這里倒是有個去處,只怕委屈了方相公。”
  方應物苦笑幾聲,“在下如今這處境,還能挑三揀四么?”
  “我有個同鄉,在廣有庫為庫大使,方才聽他說,如今缺個能寫會算的人手,不如叫他收留了方相公?”
  牛馬二校尉恍然大悟,原來這孫敬有同鄉當庫大使,難怪他去繳納軍需物資如此順利,沒有遇到刁難克扣。
  不過牛校尉還有疑問,“衛所、總兵署都明擺著不接收方秀才,這倉庫是屬于誰家的?又如何敢做主?”
  孫敬解釋道:“牛校尉有所不知,城中設有陜西布政分司,管著幾個倉、庫,與衛所、兵鎮不是一處衙門。”
  原來自從延綏鎮設立后,理論上就脫離了陜西省,成了互不統屬的并列同級單位。但延綏鎮與陜西省之間畢竟是很緊密的特殊關系,兩地之間可謂之千絲萬縷,很難理清楚。
  所以陜西布政使司就在延綏鎮設立了布政分司,專門負責協調兩地事務。這布政分司一方面是陜西布政使司的派出分支機構,另一方面同時接受延綏鎮巡撫的節制。
  當然,此布政分司在榆林城主要作用就是督促內地供應糧草和軍需,同時管著幾個倉庫,日常工作便是接收各地解送到的物資。
  方應物嘆口氣,真去軍需倉庫落腳?自己是庶吉士的兒子,是浙江廩膳生員,怎么就混成這樣了呢。
  他之前可是期待著當鎮守總兵署的書記,或者是巡撫的文書,再不濟也是衛所里的文員,最后卻成了倉庫小吏一般的角色,這心理落差有點大。
  但方應物目前也沒有其他選擇,只能跟著孫敬向城北走去。路上又是苦笑連連,之前他做夢也想不到,居然要接受一個普通百姓的援手才能落腳。
  廣有庫是布政分司下屬幾個重點倉庫之一,庫大使也姓孫,單名林,與孫敬差不多歲數。
  廣有庫最近病死了一個小吏,所以孫大使確實也需要有人補充,但在榆林城里一時找不到合適的人。
  聽到孫敬介紹方應物,孫大使懶洋洋的瞥了方應物幾眼,輕蔑的問道:“你是被朝廷發配來的讀書人?但我們這里不需要好吃懶做的讀書人,不過你學過算術么?”
  方應物面無表情的答道:“學過,這也是在下所擅長的。”
  孫大使拍案道:“哦?這世道,肯研究數算之術的讀書人可不多見了。那本官要考校你一番,如果真是精通數算,那倒可以留下來。”
  方應物很沒脾氣的說:“悉聽尊便,請大人出題。”
  孫大使摳了摳耳朵眼,便漫不經心的出了題,“有兩斤鹽,要分給三家人,請問每家能分多少兩,還余多少兩?”
  這種小學生水平的應用題實在沒難度,方應物不假思索,飛快的答道:“當然是每家六兩,還余二兩!”
  孫大使仿佛被震住了,愣了足足片刻功夫,這才揮手道:“走罷走罷!恕難留人了!”
  讓他走人?方應物突然醒悟到,古代斤兩是十六進制的,一斤是十六兩,兩斤分成三份,應該是每份十兩并余下二兩!
  而他剛才急于答題,下意識的按一斤為十兩計算了......
  孫大使仿佛找到了興奮點,站起來高聲教訓道:“孔圣人怎么說的?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你不知道答案,卻偏偏還迅速編一個回答,這足以說明你心性虛浮!連二斤三分都算不準,又不學無術!”
  自從方應物穿越以來,除了江南巡撫王恕,誰這樣教訓過他?榆林城廣有庫的不入流大使孫林便有幸是第二個了。
  庶吉士之子、浙江淳安縣廩生方應物忍住悲憤心情,對著可能是鄙俗小吏出身的孫大使,耐心重新答題道:“剛才在下是情急出錯,答案應當是每份十兩并余下二兩。”
  孫大使很驚訝,“原來你還能算準?莫非剛才故意戲弄本官么!”
  孫敬連忙上前說了幾句好話,又將方應物所送的碎銀子塞進孫大使手里,孫大使這才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就留下罷。”
  牛校尉大喜,正要把衛所移文遞給孫大使,但卻被馬校尉偷偷攔住。牛校尉隨即也醒悟了,若讓孫大使看清楚公文,弄明白方應物的來頭,只怕又要不敢收留了......
  不過馬校尉可能是多慮了,以孫大使的見識水準,估計是領悟不到那些政治內涵的,但小心駛得萬年船。
  馬校尉上前一步,對孫大使道:“煩請孫大人移步往分司衙署,討一份蓋印回函,證明方應物已經留在貴處,我等二人也好回去交差。”
  孫大使答應道:“這是應有之意,此處乃軍需重地,本官自然不敢擅自留用來歷不明之人。”
  有熟人同鄉親戚居中介紹,孫大使也沒在意公文不公文的。真的假不了,難道這年頭還會有人冒充被發配服役的么?
  此后孫大使和兩校尉便去了位于附近的布政分司管事廳,辦理有關手續。大抵就是出具一封公文,蓋上布政分司的印,能證明收到“方應物”一名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