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4 父業子當承(下)

王大戶終究還是沒有從方應物手里將老相識譚公道救出來,只能眼看著方應物率領親族綁著譚公道等人上了山路,向縣城而去。這次與方應物接觸,王大戶也明顯感受到方應物與從前截然不同,但這感覺又很難形容,那種淡淡的矜持和疏離感確實沒法用語言形容。
  “這模樣哪像是欠了我三十兩銀子的人?難道我對他太善良,所以人善被人欺么?”王大戶疑惑的望著方應物的背影,心里喃喃自語。
  他開始考慮,回去以后要和女兒商量商量,不能太縱容這個債務人了,必須要拿出黑心債主的風范來。
  縣城西門之外的方圓十里內,從行政區域上劃分都屬于梓桐鄉,這時代還沒有真正推廣都圖制,縣以下還是用鄉和里劃分。方應物所在的花溪則位于梓桐鄉北部深山里,距離縣城約摸有八九里路程。
  方應物和他的親族從午后開始趕路,到了下午太陽微微西斜時,才趕到縣城西門。
  一路過來,越近縣城,所見人煙越多。到了縣城西門外一里地方時,赫然看到一座香火頗盛的廟宇。方應物從記憶中得知,此乃賀齊廟,也是俗稱的西廟。
  而賀齊又是三國時期人物,一千五百年前淳安建縣的始祖。按照國人習俗,死后也被封了神,淳安人稱為賀齊老祖,修廟四時供奉。
  廟的附近也算是縣城比較熱鬧的去處,方應物一行人路過此地時,其他族人很有興趣的不停張望,步子也走得慢了,一不留神險些讓一個人犯逃掉。
  但擁有兩世記憶的方應物對此沒多大興趣,山區小縣的繁華總是有限度的,這點紅塵紛擾還動搖不了他的心境。
  不過也不是沒有讓方應物觸目的東西,隨著一路前行,他在縣城西門外道路上先后看到了五座牌坊。
  沒數錯,僅僅西門外就有五座牌坊,其中有四座是進士牌坊,高高的矗立在縣城西門外道路中央,接受往來行人頂禮膜拜。
  這四座進士坊分別是為正統四年進士胡拱辰、正統十年進士應顥、成化二年進士王賓、成化十一年進士盧鴻四人所立。全都是近些年來新出的進士,最遠時間也不過是三十八年前,最近的則是前年。
  其中最老的這位正統四年進士胡拱辰也是梓桐鄉人氏,與方應物也算是真正的同鄉。聽說如今在南京快當尚書了,連他老家村子慈溪都打算改名為胡溪。
  方應物上輩子在現場研究過許多牌坊古跡,對牌坊形制并不陌生。但此時出現在眼前的不是古跡,而是實實在在的活人象征,每一座牌坊背后都有一個光耀門楣的本地名人,聳立在這里供人瞻仰。
  但未免也太密集了點,密集的令人震撼。立志要走科舉道路的方應物很是觸目驚心,再一次對淳安縣這個科舉比賽死亡之組有了切身感受。而且這只是縣城西門外的冰山一角,其他地方還不知有多少科舉牌坊。
  同行族人中,有個頭腦靈活的,看到方應物打量路過的牌坊,很是湊趣的奉承道:“秋哥兒這般聰明人物,將來必然也能金榜題名,這里牌坊又要多一個。”
  “承你吉言。”方應物笑了笑不置可否,現在想法子搞個秀才功名再說,其他的還很遙遠莫測。
  方應物一行人左右看熱鬧,別人也在看他們,他們這一行人還是頗為醒目的。在路人異樣目光里,方應物率領族人押著譚公道等人,走進了淳安縣縣城的西門,也就是環翠門。
  淳安縣城位于龍山南麓一個小盆地里,北面是山,南面是被當地人稱作青溪的新安江,共有六座城門。但淳安縣縣城并沒有城墻,所謂的城門也就是搭在出入口的木柵欄而已。
  整個縣城并不大,用方應物的眼光來看,也就類似于前世那個時空里的一個小鎮,他估計整個縣城人口最多也就幾千人。
  縣衙位于縣城北部,大門外是著名的八字墻,衙門八字朝南開的八字墻。墻上貼著幾張告示,有個讀書人模樣在哪里搖頭晃腦的誦讀,幾個閑人圍著旁聽。
  方應物去告示那里瞅了幾眼,看到末尾署名寫著“淳安縣正堂汪”。便心下了然,當今這知縣是姓汪了。
  縣衙大門是不設防的,方應物一馬當先昂首踏入,追隨而來的族人們猶豫了一下,也小心翼翼的跟著進去。
  沿著甬道走到了儀門前,儀門里才是縣衙核心重地。這里有門禁把守,不得輕易入內。方應物一行人十幾個青壯,聚在門前很是引起了門禁卒子的警惕,一道道懷疑目光盯著他們不放。
  這儀門門房里擱著條凳,有個小廝模樣的少年翹著二郎腿,坐在條凳上,嘴巴一開一合磕著瓜子兒。從滿地的瓜子殼看,他已經在這里坐了很舊了。
  雖然沒來過縣衙,但方應物知道,這個看著有幾分伶俐的小廝就是縣衙門子,負責內外通傳通報的。
  他上前拱拱手道:“小官人請了,在下花溪村民,押了幾個到村中敲詐勒索的歹徒來報官。”
  那門子眼皮兒也不抬,麻利的吐出兩片瓜子殼,隨即又飛快地丟進一粒到嘴里,只是對方應物不理不睬。
  方應物當然曉得,這是等著他送上門包,再根據門包輕重決定態度好壞,當門子的就是圖這點好處了。但他身邊一貧如洗,哪有余財送這門子?
  花錢有花錢的法子,不花錢有不花錢的法子,這點小小障礙怎能難得住方應物。他回過身去,重重拍了拍譚公道,唉聲嘆氣的說:“不想連這門都進不去,還是回村中再做計較罷!”
  方應物裝作無所謂樣子,譚公道卻急了,被捆著折騰半天到了縣衙,再折騰回去計較,他這受苦受罪什么時候才到頭?萬一這幫刁民不耐煩,把他宰了埋到山溝里,豈不就從此不見天日了?
  從剛才進縣衙大門時,譚公道就低著頭,原因就是太丟人現眼了,他不想被認出來。再加上他現在蓬頭垢面的,別人還真沒注意到是他。
  這時譚公道也顧不得了,伸著脖子對門子叫道:“徐老弟!是我!煩請你速速報大老爺去!”
  那徐姓門子聽到耳熟聲音,抬眼細看,認出是譚公道,詫異的從條凳上蹦了起來,驚聲道:“譚老哥何故如此狼狽!”
  “一言難盡,快去罷!”
  徐門子再不推脫,扭頭向大堂奔去,此時縣尊正坐在大堂理事。不多時,徐門子又回到儀門,傳話道:“大老爺發話,傳你們上堂!”
  進了儀門,卻見甬道正中建著戒石亭,里面石頭上赫然刻著“戒石”兩個大字。
  不用看,方應物也知道石頭背面肯定刻著耳熟能詳的“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和前世的“為人民服務”一樣,每個衙門都有的形式。
  繞過戒石亭,便是縣衙大堂了,一縣權力的象征所在。大堂西為架閣庫,東為幕廳,不過與方應物此時關系不大。
  今天不是審案日子,但必要的排場還是有的,兩組皂隸手持水火棍,排成兩列對面而立,從堂內排到堂外。
  有衙役站在月臺上大喝:“大老爺有令,花溪村一人上前!譚公道上前!”
  方應物便與譚公道上了大堂門外的月臺,月臺上有塊石板。精于史料考據的方應物很清楚,父母官大老爺審案子時,原告被告就要跪在這塊石板上聽審。
  對于下跪,方應物很不習慣。但他知道,自己若不跪上去,那就是狂悖無禮,藐視縣尊。
  他心里糾結片刻,入鄉隨俗,形勢比人強,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嘆口氣,膝蓋無可奈何的與石板做了一次親密接觸。
  穿越到古代,就這點最不好,方應物仍覺面子上過不去,只管低垂著頭,效仿鴕鳥自欺欺人。
  陡然聽到耳邊有衙役大喝:“堂下那人抬起頭來,不得故意欺瞞!”
  方專家又記起來了,古代審案時,所有被告原告雖然要跪著,但必須抬起頭,面朝主審官。因為察顏辨色也是審案的一項重要內容,必須保證主審官時時刻刻看得清下面原告和被告的神色變化。
  方應物抬起頭,大堂內部雖然光線略暗,但種種細節狀況仍舊落入了他眼中。
  公案后的汪知縣年紀不到四十,留著三縷長須,眉目之間倒也疏朗,國字方臉,很標準的官相。看到方應物抬起頭,拍案喝道:“堂下何人,報上身世姓名來!”
  “小民方應物,梓桐鄉上花溪村人氏,現于社學讀書七年。家父乃縣學稟膳生員,諱清之。”
  汪知縣聽到方應物自我介紹,臉色松了幾分。又看此人俊秀出眾,心生好感,便抬手虛扶道:“原來是書香子弟,站起來回話罷!”
  縣尊讓人起來說話,這可算是恩典了。方應物謝過后,立刻麻利的站了起來,心中為自己的機變而感到小小得意。
  這年頭等級森嚴,一級有一級的特權,一般百姓見了知縣,根本沒有站著說話的資格,只能一直跪著。秀才見了知縣,則可以拱手為禮,不必下跪。
  但秀才和平民之間,還有一種狀況,那就是只能算半吊子讀書人的一類人。比如過了縣試、府試,只差一步院試不能成為秀才的童生,見到知縣后先跪下見禮,但知縣往往會讓他起來說話,這也是為了鼓勵向學、安撫人心,同時彰顯禮賢下士作風。
  所以方應物那番自我介紹,也是很有技巧的。一方面著重強調父親是縣學最優秀的生員,每月可以領六斗糧的一等稟膳生員;另一方面強調自己主要任務是在社學讀書,雖然沒參加過考試,但是個讀書七年的老學生了。
  汪知縣聽到這個自我介紹,便在心里自然而然的將方應物與一般黔首黎庶區分開了,劃到了潛在士子行列,享受和半吊子讀書人一樣的待遇。
  所以他才會給方應物站起來說話的權利,反正又不損失什么,說出去是禮賢下士,也不失自己縣尊體統。而譚公道此時只能在方應物旁邊伸著脖子抬頭挺胸,一直跪到審案結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報告個喜訊,在書友們推薦票的支持下,本書沖到新書榜第二了,咱對書友們的熱情支持非常感動,無以為報,只有認真寫書,認真編故事,不辜負大家的鼎力支持!關于更新慢問題,是因為要為了六月的月票戰做儲備,敬請諒解。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