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37 金子不見得發光


  。訪問78小說網下載TXT小說www.booksrc.net
  延綏鎮,延是延安府的延,綏是綏德州的綏,合稱延綏鎮,不過這是以前的老黃歷了。
  成化九年,也就五年前,當時的巡撫余俊因為邊防需要,將延綏鎮向北推進了二百里,鎮城設在了榆林衛。
  所以說,現如今的延綏鎮從地理上與延安府、綏德州沒什么關系了,最多只能算鄰居。而且延綏鎮應該稱為榆林鎮更合適一些,但是長久以來的習慣稱呼改不掉,也就一直叫著延綏鎮了。
  在國朝初年,延綏鎮其實不是邊境,那時候武力強盛,北虜根本打不到這里,延綏鎮只是承擔后勤的二線。
  但近幾十年,邊境線漸漸收縮,河套以北的東勝衛被撤,河套地區也被放棄掉。導致延綏鎮立刻暴露北虜眼前,成為戰爭的第一線,于是形勢就陡然吃緊了,成為北虜頻頻南下搶掠的突破口。
  直到這十來年,朝廷將御寇重心放在西北,不但新設榆林衛,同時頻頻組織大軍征伐。先有提督軍務王越王大人取得紅鹽池大捷,后有延綏巡撫余俊大修邊墻,修建了橫跨一千多里的防御工事。
  因而在近幾年,延綏鎮的緊張氛圍漸漸緩和,起碼邊民、軍士都可以較為安心的種地屯田了。
  這就是方應物要被“發配”的地方。
  從邊關京師到邊關榆林,比較普通的路線是這么走的——向西過馬水口到蔚州,然后經過廣靈縣進入山西,沿著二長城抵達雁門關。
  再繼續向西,在劉家川地方西渡黃河,這便進入了陜西府谷縣。最后從府谷縣折向西南,再走幾百里。就可以抵達目的地榆林了。
  當然也有**路線,那就是南下河南,從河南繞道進入陜西,再從西安府北上長驅千里抵達榆林,迂回路程合計三千里以上。
  最文藝小清新的路線就是從京師先到宣府,然后沿著長城一路向西而去。
  這樣可以飽覽塞外大漠風光,順便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趕路,同時還能放飛心靈,盡情的發泄都市生活壓力不過最后是抵達榆林還是被北虜捉去當奴隸。那就聽天由命了。
  方應物選擇的當然是普通路線,畢竟他既不是文藝青年也不是**青年。但這條普通路線也是穿山越嶺的,真要用兩條腿走起來同樣很累。
  還好,方應物拿著自家父親的名帖去拜訪了劉棉花,將朝廷配給劉棉花的馬匹借來用了。然后又買了最便宜的大板車。
  有馬車坐,路上就可以輕松不少了。至于車夫,更是簡單,這年頭馬比人貴,有了馬還怕找不到人?
  負責押解方應物去榆林的是兩名錦衣衛小校,年紀都不大,二十左右。他們見方應物如此懂事。居然自動配備了馬車,便感動的自告奮勇,從宛平縣縣衙抓來一名差役充當馬夫。
  于是一匹高頭大馬拉著大板車,車上連帶馬夫一共坐了四人。就這樣上路了。
  大明很重視邊事,北方邊境地區驛站、道路修的比江南還密集,這倒是方便了方應物一行趕路。
  不過所經之處多是山區,大部分道路雖可通行。但仍然有馬車過去不去的地方。
  不過也不要緊,遇到這種馬車不能通行的節點。方應物就將大板車賣掉,然后人牽著馬翻過去。
  等過去后,再在附近村落里花錢買車,反正車不值幾個錢,只要有馬就好辦的很。
  這種沒有車的間隙功夫,方應物試著學過騎馬,但東倒西歪險些掉下來,讓兩個校尉大笑特笑。
  一路上時不時的就能看到崇山峻嶺,直到橫穿山西,渡過黃河進入陜北高原,景色方才一變。
  其實到這里已經算進入延綏鎮轄境了,這里就是延綏鎮轄境最東北角。
  但是要知道,延綏鎮平面圖是呈帶狀的,長度有一千多里,而平均寬度只有不到一百里。整個延綏鎮本質上就是一道長達一千多里的防線,依靠工事阻攔北方敵人進入腹地的防線。
  從延綏鎮最東北角到位于中心的榆林,沿著邊墻之內的道路,仍有數百里要走,途中要經過清水營、黃甫堡、孤山堡、神木堡、高家堡等十幾個營堡。將這些營堡串起來,就是西北邊境線了。
  以國朝體制,邊鎮地區的行政區劃和腹里地區完全不同。延綏鎮這里沒有常見的府、州、縣,只有鎮、營、堡,同時還有衛所、千戶所。
  從名字就可以看出,邊鎮是徹底的軍事化管理區,這就是九邊與腹里府縣最大的不同之處。
  不過這里與山西北部路過的那些深山老林不同,道路上行人車馬絡繹不絕。大抵上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來邊境經商的生意人;另一種是從后方向延綏鎮解送軍需物資的百姓。
  如今是七月上旬,雖然日頭不如六月盛夏時候毒辣,但還是很曬的。方應物將斗笠扣在頭上,擋住了刺眼的陽光,然后斜斜的躺在車沿上打起盹。
  押送他的兩個錦衣衛小校,一個姓牛一個姓馬。方應物與他們一起餐風露宿半個多月,也混得熟了,便戲稱他們為牛頭馬面。
  此時牛頭馬面正坐在車尾,低頭觀摩一張十分粗糙的地圖,一邊看一邊竊竊私語。
  牛頭指著地圖上一個方塊,“前面快到高家堡了,今晚就在這里歇宿。”
  馬面感到輕松的說:“看樣高家堡到榆林衛也就不到二百里路程,這是最后一段了,可算要完事。”
  牛頭嘆氣道:“方秀才是完事了,我們兩個還要返回京師,再將道路走一遍。”
  方應物雙眼睜開一條縫,“兩位若嫌回京師麻煩,不妨與在下一起扎根邊疆,保家衛國!”
  牛校尉翻了翻眼,“你這小秀才當了欽犯還如此多怪話。要不要俺們與你講一講野豬林的故事?”
  兩人正無聊之極的斗嘴玩時,忽然聽到馬面拼命的吹口哨。兩人齊齊看去,卻發現不知何時,旁邊不遠處多了一輛馬車并排同行。
  這輛馬車上堆了半人高的貨物,用席蓋得嚴嚴實實,趕車的車老板四十歲年紀,皮膚黑亮,一看就是常年風吹日曬的辛苦人。
  當然馬校尉再無聊,也不會對一位四十歲的趕車大叔吹口哨。主要是在那輛車的車尾。倒坐著一位小娘,而且還是看起來很有幾分味道的秀美小娘。
  漫漫旅途確實是乏味,有點事情都值得大驚小怪一番。方應物伸長脖狠狠看了幾眼,卻見這小娘臉蛋姣美,雖不白皙卻閃爍著健康的光芒。又有一方藍布帕包裹住了頭髻。身上素花布襖,裙下露出一雙紅布鞋頭,在車外面懸空晃來晃去。
  邊鎮是一個駐軍、軍戶密布、據方應物一路目測男性比例可能達到三分之二的地方,能見到如此嬌俏女,自然是很養眼。
  難怪馬校尉忍不住吹口哨調戲一番,搞的這小娘臉色微紅,眼簾低垂。但只是不理不睬。
  寂寞的旅途確實枯燥的能讓人發瘋,那邊馬校尉口哨聲剛落,這邊牛校尉鬼哭狼嚎的吼起他昨天剛學會的山歌——妹妹那里來,妹妹哪里去。哥哥一心把你留
  兩個校尉隔空對著那小娘調戲半天,可沒有得到半點回應,自己也感到無趣了。
  他們又把身轉過來,卻當頭迎上了方應物的鄙視眼神。“我輩讀書人,羞與爾等為伍!真不知道堂堂的天親軍錦衣衛。就是這般形象敗壞么!”
  牛校尉嘿嘿干笑幾聲,“方秀才先別替我等操心了,你還是抓緊時間學學騎馬,別上了馬就往下掉。這里可是邊境,萬一遇到了達賊,兩條腿可逃不過四條腿。”
  方應物嗤聲道:“你們這些胸無韜略的人才會擔心這些,我怎么會遇到北虜達賊?
  第一,前幾年新修了兩道邊墻,現在還完好的很。基本上攔住了達賊南下之路,自此之后邊墻之內就很少見到達賊了。
  其次,這幾年北虜內訌的厲害,賊酋滿都魯和幾個太師殺來殺去,簡直人頭滾滾。所以不會有大動作傾力南下,最多就是零星散賊。
  第三,達賊沒有攻城能力,我盡可能在榆林城里活動,當然是高枕無憂了!”
  牛頭馬面彼此對視一眼,只能嘆服,讀書人就是懂得多,難怪別人說秀才不出門全知天下事。
  方應物話音剛落,前面車夫突然高聲大叫起來,“狼煙!狼煙!狼煙”
  車上三人一起扭頭看去,果然看到遠方高家堡方向升起了滾滾濃煙,只要稍有邊塞知識的人都懂得這象征著什么。
  眾人一起駭然,牛校尉站起身,就踩在車沿上遠眺過后,對方應物和馬校尉道:“看這狼煙距離不遠,并非北面邊墻那邊的墩臺,而是從高家堡的!”
  這說明什么?這說明敵軍已經越過邊墻,到高家堡外了。剛剛振振有詞、分析不可能遇到達賊的方應物感覺自己被北虜們打臉了
  看著別人慌里慌張的,方應物大喝一聲:“鎮靜!無需擔憂!我昨日看過地圖,知道高家堡是沿河而建,而邊墻又不可能封住河流。所以必然是小股達賊從河谷沿岸穿越而來的!
  邊軍之所以在此建堡,就是要堵住河谷要沖之地!高家堡的位置肯定封住了河谷出口!所以達賊雖然沖到了高家堡外面,但還是過不來的,我們沒有危險,迅速趕路就是!”
  牛校尉聞言很贊同的點頭,又對車夫叫道:“不必擔心馬匹廢掉,全力向前趕路離開此處!”
  那車夫卻沒有照著做,又尖聲驚叫:“來了!來了!”
  方應物再次側頭看去,卻發現前方遠處出現了五六名騎兵,伴隨著沉重刺耳的馬蹄聲沖向自己這邊!
  從他們的衣著裝飾,所有人都能看出,那絕不是大明騎兵!不是大明騎兵,就只有一種可能,這是從北方闖進來的達賊!
  方應物的分析和判斷再次破產他簡直想破口大罵,今天這些賊怎么就和自己對上了,一次又一次打自己的臉!真是漢賊不兩立!
  他不服氣,他不甘心!方應物挽起寬大的袖,厲聲對周圍人喝道:“賊只不過數人而已,必然只是哨騎,有何懼哉!”
  馬校尉撲上來捂住方應物的嘴,連聲道:“方秀才莫說了,莫說了!你一動嘴,只怕又要來大隊人馬了。”
  :這兩天主要是遇到換副本,要仔細構思下面情節,現在基本捋順了,至于欠更我心里有數,肯定都補上,大家不用著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