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133 歷史真奇妙

;
  國朝初年以南京為都城,太宗文皇帝靖難之后營建北京城,不過朝中時有南返之意。歡迎來到去讀讀小說網閱讀然后到了宣宗章皇帝時,才正式定下以北京為都城,不再南返。
  宣宗朝至今也不過五十多年時間,人口容易遷移,東西也好挪動,但文化卻沒這么方便就能搬家的。
  以印書業為例,主要還是集中在文風鼎盛的南方地區,特別是南京、蘇州、建陽這些地方,而京師仍舊差了點。
  在方應物眼里,姚謙姚先生帶著大批雕版和一些熟練工匠北上,準備在京師大展拳腳,也算是有眼光和開拓性的行為。
  如今山中無老虎,如果一切順利,技術實力雄厚的忠義書坊能成為京師和北方地區印書業的龍頭也說不定。
  這就是一種非常不錯的輿論渠道,以方應物的見識,當然不會覺察不到其中的好處,這也是他積極主動與姚謙合作的最重要原因。
  有這么一個順風車,能搭上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事實上,他也即將取得想要的雙贏成果了。
  等到八股文選集刊行后,賺錢多少是小事,但若讓自己的明日歌和序文隨之流傳,把自己士林名望提升至少一個檔次不成問題。
  所以說,無論從同鄉感情還是個人利益上,姚謙是必須要搭救的,自己不可能坐視不理,否則之前的動作全都要功虧一簣。
  方應物沉思片刻,又問張氏道:“他們可曾索要錢財?”
  張氏還在哭哭啼啼,“那些人獅子大開口,留了話要五百兩。我家老爺前陣子新開張書坊,銀子都投了進去。這才幾天功夫,沒賺得幾兩回來。哪有如此多銀子可供挪用。”
  如此看來破財消災這條路走不通,方應物只得將眼光重新落在方應石身上:“石頭兄,還是要靠你出馬了。”
  方應石渾身一緊,便又聽到方應物道:“我給東廠尚公公寫一封信,明日你便送信去。若他對你真有興趣,應當會給這一分面子。”
  方應石苦著臉道:“秋哥兒你想要送羊入虎口么。”
  方應物鼓勵道:“姚先生遭此大難,做朋友的要舍身相救!此乃人之正道也!”
  方應石用力拍胸脯,悲壯地說:“秋哥兒與朋友講義氣,我自然不能拖后腿。定當賣身相救,放心好了!這叫什么?義薄云天!”
  方應物笑道:“我看你還是躍躍欲試罷,畢竟幾十個美人掃榻以待,一輩子可能就這么一次了。”
  “秋哥兒你說過,生活中的事情。不能反抗就閉上眼睛享受。”
  方應物連夜寫了書信,將此事說明,懇請尚公公對姚先生高抬貴手。到了次日,一大早方應物便督促方應石前去送信。
  放掉一個被綁架富商,對尚公公而言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多半也是下面人先斬后奏。看在送種馬上門的份上,尚公公應該不至于駁回面子罷......
  考慮得更深一點。京城局面如此復雜,和地方完全不同。嫉惡如仇、一味清高是沒用的,能暗中與尚銘結個善緣,也不是什么壞事。
  而他本人也出了會館。向西北方向的忠義書坊而去。姚謙出了事,自己作為朋友,總該去露一露面。
  下了轎子,將轎夫打發走。方應物抬眼看去,忠義書坊那五開間的寬闊門面還是那個門面。只是門可羅雀。偶有行人路過,最多也就是看兩眼便匆匆走人。
  門檻內正當中太陽曬
  不到的地方,坐著位兇神惡煞的男子。此人緊身打扮,箭袖長衣,腰間一塊柳木腰牌故意懸空,很明顯的晃來晃去。
  識貨的京城人都能判斷出,這樣的人不是錦衣衛官校就是東廠番子,能躲多遠就躲多遠。這樣一尊人物,神情不善的堵在門口,誰還敢輕易進來給自己找麻煩?
  書坊于掌柜無可奈何,點頭哈腰的對這番子賠著笑說話:“這位楊頭領,煩請挪動幾步,到后面清涼地方喝茶如何?”
  “我看這里就很涼快!”這被稱作楊頭領的番子是一名東廠小頭目,正式職位名稱叫役長。
  于掌柜心里咒罵幾句,雖然老爺被捉了去,但生意總要先維持著,這楊大爺堵在門口,誰還會進來看書?但也只能繼續賠笑道:“日頭眼看起來了,這里很快便要曬著,涼快不了。”
  楊頭領眼皮也不抬,“不知張小娘子去了哪里?若她肯出來陪著說幾句話兒,移步到別處也無妨。”
  此時方應物站在門外,剛好聽到這里,便明白了一件事。難怪書坊里這么多人,定要派張氏這婦道人家給自己報信,敢情是為了躲避這個番子糾纏調戲。
  眼看這楊頭目越說越不像話,方應物高叫了一聲:“于掌柜!”前些日子為了出書的事情,沒少與于掌柜打交道,彼此都算是熟識了。
  于掌柜連忙迎上來見禮,方應物表態道:“姚先生有難,在下作為同鄉好友自然義不容辭,必將竭盡所能救他出來!”
  那邊楊頭目聽到方應物胡吹大氣,冷笑道:“你這少年當真不知道厲害,我們東廠的事情你也敢管么!”
  明明是挺可怕的人,但方應物卻始終提不起畏懼心,畢竟昨日剛與東廠廠公談笑風生過,今天見到這等“底層”番子,就實在不覺得如何了。
  方應物邁步進了門檻,對著堵住門口的楊頭領說:“好狗不擋道。”
  啪!楊頭領憤怒的拍著扶手,霍然站了起來,斥罵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我看你就是姚謙刊刻禁書的同伙,與我去東廠走一遭罷!”
  方應物不動聲色道:“在下昨日剛從東廠出來,又去廠公宅中喝了幾杯酒。你不妨去問問廠公,今日還請我去東廠么?沒準過一會兒,上面就要你放姚先生了。”
  楊頭領聽到廠公二字,像是被澆了一桶涼水,面上驚疑不定,這人應該不會說這種很容易被拆穿、還容易惹來大禍的謊言罷?若真如此,一個能去廠公宅邸中喝酒的人,怎么可能是他能得罪起的。
  正當這時,又有個人氣喘吁吁的跑到楊頭領前:“廠,廠公傳下話來,讓咱們放了這姓姚的!”
  楊頭領大駭,這少年當真所言不虛?也顧不上說話,匆匆隨著手下人走了。
  目送東廠番子消失在街角,于掌柜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對方應物道:“我姚家遭此大難,周邊他人畏懼東廠,逡巡不前。本以為此次難有幸理,卻不料方公子義薄云天,救人于水火中,請受我一拜!”
  啊,難道忠臣孝子之外,還能刷個義士名頭么?方應物沒想到于掌柜居然如此大禮,手忙腳亂的扶他起來,口中道:“為人友者,豈可不誠乎。”
  兩人正要繼續說話,卻見有會館的仆役找了過來,對方應物稟報道:“會館里有人找你,與令尊之事有關!”
  ps:把京城卷結束,去地方海闊天空!不然就憑小方同學的地位,在京城還是要被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