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131 漢賊不兩立


  被萬通暴風驟雨般數落的三個人里,最無辜的人是公事公辦的尚銘,最氣惱的人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的袁指揮,最哭笑不得的就是方應物了。
  在方應物眼里,萬通萬大人姐姐是最受寵的皇貴妃,其本人又是從三品錦衣衛指揮同知,目前無論如何也比方家混得好。
  但萬通卻指著自己的鼻子,大罵自己是“滿門清貴”所以“瞧不起他”,這清是夠清的,貴字從何說起?
  他方家不過是今年才出了個進士和秀才,剛剛擺脫貧下中農身份,曾幾何時也能被人眼紅為“滿門清貴”了?
  一方面,與自己父親身為庶吉士有關系;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自己想方設法的拼命鼓吹宣傳父親和自己忠孝傳家,因而收到了效果?
  不過方應物也算是切身感受到了,一個翰林院庶吉士在朝廷文武心目中是什么地位。士林華選不是吹的,連萬通都有幾分隱隱自卑。
  卻說萬通對著三人肆意發泄一通,轉身走了。袁指揮和尚公公瞪著他的背影,無言以對。
  萬通叫囂半天,兩個大人物都不發話,低調半天的方應物更不會出頭。他很清醒,這是別人之間的戰爭,他越活躍越當炮灰,低調本分些才是保身之道。
  既然如此,也不能白白替袁彬當炮灰,方應物便轉頭對袁大人苦笑幾聲,“袁大人,今日在下聽從了你的勸告,澄明了事態真相,但好像卻招惹了萬指揮,倒叫在下不知如何是好了。”
  這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我照你的吩咐去做了,卻惹上了不該惹的,所以你老人家欠我的人情了。這個世界上,金錢容易還,看不見摸不著的人情最難還。
  袁彬冷哼一聲,“沒看出你有什么不好的,那萬通現在正自鳴得意,舒暢的很。只怕回頭便把你忘了,你又有什么好擔心的?你這樣子,已經是你最好的結果了。”
  方應物細細一想,說的是有幾分道理。
  不錯,如果因為自己中途變卦的原因,讓萬通倒了霉,他心里大概會很不爽,肯定要深深記恨自己。下面就不知道會遭遇什么了,這對自己而言不是好事。
  但現在,萬通把他們幾個都耍了,算是出了一口惡氣,連帶自己反應都在算計之內。
  在算計成功后心里快意之下,人就會大度的多。所以那萬通只怕對自己也就沒有多大的怨恨了,只將自己當個不明形勢的可憐蟲。
  方應物想來想去,現在這個樣子,好像也不壞福兮禍之所伏,禍兮福之所倚,這句古話還是頗有幾分道理的。
  既不得罪這邊,又盡可能不被那邊深深記恨,確實如同袁彬所言,已經是所能求到的最好結果了。
  方應物心里暗暗嘆道,這袁指揮不愧是人老成精,年紀大了卻不糊涂,幾句話就把自己求人情的企圖堵了回來,好像成了他不欠自己人情,自己反而欠他似的。
  此人被萬通擺了一道,看來也是太過于輕視萬通的原因,否則絕不至于此。
  方應物和袁指揮打機鋒時,尚銘尚公公沒有說話,一直目送萬通出去。最后收回目光,長嘆口氣對袁指揮說:“今晚在宅中設下便宴,還請袁大人賞光。”
  袁彬略一思索,點頭道:“廠公有邀,敢不從命。”
  一個是錦衣衛指揮使,一個是東廠提督,兩大傳統勢力巨頭面對新貴萬通的挑戰,要聚會共商對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方應物自忖與他們相比,不過還是個小螞蟻,只怕連同仇敵愾的資格都沒有。今天能適逢其會,也是被幾只大手撥動的原因,而不是自己本身有什么優勢。
  所以他主動拱拱手行禮道:“在下告辭了。”但尚銘卻抬手道:“慢!方秀才一起去。”
  方應物很是吃驚,這尚銘居然也邀請他?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要知道,司禮監加內閣這種體系成形后,司禮監掌印太監的地位約對等于首輔,司禮監秉筆太監地位約對等于其他閣臣大學士。
  尚銘身份就是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地位上是與劉棉花這樣大學士相當的。
  他方應物對尚銘而言,實在沒有什么用處,連混的圈子都不是一個圈子,請自己過去除了浪費糧食還能干嘛?再說這尚銘斂財的名聲很響亮,還是敬而遠之罷。
  尚銘見方應物不答話,嘿然一笑道:“怎么?方秀才瞧不起那萬通,也瞧不起咱家?又不是讓你上刀山、下火海。”
  尚公公都把話說到這份上,方應物還能拒絕么?也只能答應道:“在下敢不從命。”他心里猜測道,莫非還是因為父親的庶吉士面子?
  國朝那些當紅的大太監,都在宮外購置有宅院。更夸張的是,有的甚至娶妻養子。尚銘的宅子就在東安門外不遠的地方,與東廠衙署確實來去方便。
  氣派!豪華!這就是方應物對這里的最大印象,不愧是以搜刮富翁著稱的東廠提督尚公公!
  在一處面積不大卻很高敞的廳堂中,十分奢華的堆滿了冰盆,方應物一進去就感到涼氣撲面,真是盛夏季節最難得的享受。
  擺了三處席位,尚銘作為主人居中,袁指揮次席,方應物位置就落到了最下首。
  尚銘揮了揮手,招呼仆役上酒上菜。不過酒菜還沒到時,卻先進來了幾個女人,鶯鶯燕燕花枝招展的擁了進來。
  這些女人穿的都極少,輕薄透亮,幾乎能看透里面的褻衣,近乎半裸。這叫熱血少年方應物眼花繚亂,當然廳中三人也只有方應物能熱血沸騰了。
  正好一席兩個,香風環繞,左右喂酒,左擁右抱也是可以的。尚銘哈哈一笑,“在府中養了些庸俗脂粉,見笑見笑。”
  真是**到需要批判的生活啊,方應物不禁感慨萬分,尚公公這太監當著外人不忌諱女人嗎?
  席間談話閑聊,方應物很驚訝的發現,相比較之下,他居然與尚銘更能談得來,與袁指揮反而話不多。驚訝過后,他想起了內書房的故事。
  大內有個內書房,用翰林作教習,專供小太監讀書。從內書房出來的優秀太監才在宮中出人頭地,宮中那些有名的大太監才學幾乎不比外朝文臣差,不然憑什么和讀書讀成精的文官斗法?
  特別是司禮監,一般必須要內書房出身的,就像內閣必須要翰林出身一樣。尚銘掛著司禮監秉筆太監的職位,莫非他也是在內書房讀過書的精英太監?
  方應物隱隱有所悟,若是如此,尚銘能與自己這樣文人談書論典,倒也不奇怪了。袁指揮是錦衣衛武官世家,文才上真不如尚銘這種大太監,與自己共同語言反而更少。
  酒過三巡,袁指揮起身致歉,去外面更衣了,廳中便留下了尚銘與方應物單獨說話。
  此時尚銘忽然指著方應物身邊的女子,問道:“芙蓉如面柳如眉,方秀才以為美人如何?如果覺得還可,讓你嘗嘗也無妨。”
  這是什么意思?方應物莫名其妙,難道也要學萬通那樣,用美色拉攏自己?這招也太庸俗老套了
  “廠公說笑了,美人雖好,在下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尚銘放下手中象牙筷子,嘆道:“我年過四旬,膝下無子,但此身已殘,只能另想別法了。想來想去,過繼一個現成的,哪有自己養一個更貼心?”
  方應物疑惑道:“廠公之意莫非是想收養幼兒么?”
  尚銘意味深長的笑道:“我府中姬妾數十,為何就不能生出一個?”
  方應物首先為姬妾數十這個數字震撼了一下,想起“暴殄天物”這個詞其后方應物還想問一句:姬妾數十有何用處,你廠公怎么去生?
  尚銘仿佛知道方應物心中所想,“方秀才是不是感到很奇怪?其實很簡單,借種生子就可以!”
  借種!?方應物目瞪口呆,這尚公公理念倒是很先進。找外面男人在自家女人肚子里種下種子,然后等著生出來就算自己兒女?
  尚銘霸氣十足道:“我府中如此多美人,環肥燕瘦應有盡有。無論請誰來布種,不怕找不到合心的美人!但是我想找個合意的不容易。”
  方應物心里泛起一抹陰影,尚公公今天請自己這卑微的小螞蟻過來,莫非就是想要將自己當成配種的種馬?
  不是他自戀,他確實有這個本錢在外人眼里,他好歹也是不可多得的才貌雙全少年神童一枚,具有很優秀的基因。
  但他能答應這種侮辱人格的事情么!讀書人有讀書人的驕傲和骨氣,豈能當上門配種的種馬,這是堅決不能從的!
  方應物心里的抗爭十分激烈時,果然聽到尚銘狐貍露出了尾巴,“今日請方秀才你前來,便是為得此事。念在我即將老去,卻仍后續無人,實在有愧祖宗的份上,不要拒絕。”
  方應物當即正色道:“廠公也是讀書之人,應當知道士子有士氣。在下雖不才,但也知道,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
  尚銘哈哈幾聲,“方秀才你誤會了!我不是請你,是要借用你那個仆從!”
  “仆從?哪個仆從?”方應物再次愣住問道。
  “就是勇武有力、以一敵五的那位壯士。”尚銘笑瞇瞇道:“我就看上了他。當然方秀才你若有意,我也給你機會,我不嫌多、”
  旁邊陪酒女子捂嘴“咯咯”的笑起來,對方應物連拋了幾個媚眼。
  方應物臉色微微發紅,有點窘迫。敢情尚銘相中的是方應石,而不是他,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了!
  可這尚公公,到底是怎么想的?方應物發現自己莫名其妙的不服氣,自己除了力氣身高,哪點不如方應石了?(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