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29 操碎了心

袁彬和尚銘且不說,方應物已經驚呆了,自從穿越以來,他第一次真正的發自內心的驚呆了。他總算見識到了,一個小人是如何利用讒言,輕而易舉翻云覆雨的。
  上輩子搞研究時,方應物在史書上經常能看到類似描述一個人向天子說幾句讒言,就能讓天子對另一個人產生不滿,然后會引發某些后果。
  這些例子給他的感覺很不可思議,進讒言似乎輕輕松松,結果是經常有人遭殃”“。
  問題是,那些能史書留名的政治人物有這么愚蠢么?而且政治是個很復雜的事務,就能如此輕易的被讒言左右結局?
  無論方應物怎么想,就是無法產生直觀的認識,可今天算是見到了一出活生生的模板。從這個角度講,不虛此行了
  從萬通的這次舉動,方應物感覺自己學到了很多東西,至少隱隱約約明白了如何與成化皇帝打交道。
  皇帝稱孤道寡,自然也是全天下獨一無二的人,與天子打交道沒有經驗可以遵循。但今天,方應物感到萬通萬指揮這好像是給他上了一課,展露了另一種規則的冰山一角。
  天子心中的規則,不能用凡人的套路來揣摩。理論上擁有無限權力的天子,天下所有人都是他的臣民,在他心中的確是沒有真相,只有是非和好惡。
  錦衣衛袁指揮是先皇老人,功高資歷高,但卻不是天子眼里的自己人。雖然天子沒有主動費力氣去換他。但如果有萬通這樣的愛妃親族去謀取那個位置,即便手段下三濫點。但天子想必也是樂見其成的。
  就算萬通未能得逞,發生的意外反而引起了被別人彈劾的風波。但只要在天子面前表示能夠息事寧人,那就可以得到天子的諒解和寬容,這是人之常情。
  那么今天的事情,在天子眼里,就變成有萬通誠意主動息事寧人,并已經拿出辦法,卻在東廠被一群人合伙欺負了,最后弄出一個“萬通親信主動圍攻忠臣孝子方秀才”這種真相。
  這種真相可能是真相,但對天子有何用處?引發更多的人去攻擊萬通么?天子需要這種麻煩的真相么?而且還會聯想起。袁指揮和文官一樣,很積極的找萬通錯處,莫非是結伙了?
  所以說,天子心中沒有真相,只有他所需要的是非。掐準了脈絡,進個讒言就是如此簡單。
  方應物越想越有所得,這些心得都是非常寶貴的經驗,任何書本上也不會提到的。
  他突然也明白了,難怪萬通自從那晚見過自己后。對自己一直放任自流,似乎毫不擔心自己做出什么選擇。他確實是引蛇出洞,但卻是另一種形式的引蛇出洞。
  方應物本以為自己能左右結果,他傾向那邊。就會讓那邊獲勝。結果現在才發現,他原來根本無足輕重,無論做出什么選擇。萬通都會贏!
  回想起來,萬通前幾天主動送給自己女人。那其實就是試探。
  如果自己收了,他自然就放心。按照原計劃將斗毆事件定性為“臨時起意口角紛爭”,彈劾萬通的殘害忠良的人,自然就變成了無理取鬧這是第一種引蛇出洞。
  如果自己不收女人,萬通就會啟動備用方案,今天展現出的這些就是了。最后在天子心中變成了幾方合伙,一起乒萬通這是第二種引蛇出洞。
  大堂中眾人都想明白了,一時不知道說什么,事情變化有點超乎預料。本來他們是要打擊一下萬通,誰想到將在天子心目中變成麻煩制造者。
  萬通得意的站了起來,眼看自己算計成功,壓抑了很久的情緒爆發出來了。
  他高聲對著眾人叫道:“我在你們眼中就是個暴發戶,從市井混出來的暴發戶,不學無術的暴發戶,言行可笑的暴發戶,靠著姐姐的暴發戶,而且不知道哪天姐姐就會失寵的暴發戶!我知道你們心里都瞧不起我,但我今天就讓你們瞧一瞧我!”
  眾人無語,都以為萬通粗劣低級,自作聰明,說話行事帶有揮之不去的市井之輩習氣,十足十的暴發戶。所以沒什么水準,不值得太過高看。
  但誰能想到,此人似乎笨拙可笑,狗屁算計充滿了市井無賴的想象,仿佛一眼就能看穿,但卻不經意間把他們齊齊擺了一道。
  卻見萬通指著袁指揮道:“袁指揮,袁大人,你是錦衣衛世家出身。如今功高蓋世,天子也不能輕易動你。放在古代就要上什么凌煙閣、云臺之類的罷?”
  袁彬冷哼一聲,這萬通無知就是無知,扯得沒邊了。凌煙閣、云臺這些是開國功臣待遇,他再有功勛也不是那一類的。八成是萬通從評書里聽來的名字,現學現賣了罷。
  萬通繼續叫囂道:“袁指揮你老今年多大歲數了?七十七還是七十八?滿朝文武有誰像你這般歲數?你憑什么霸占著位置不走?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坐上這個位置!你覺得我不配當錦衣衛指揮使,我遲早要讓你看看配不配!”
  袁彬氣的胡須顫抖,但沒法像萬通這樣可以不要臉皮的當眾叫罵。
  萬通又指著方應物道:“方應物!我對待你如何?我可曾虧待過你半分?但最后你又如何對待我?我也知道原因,你父親是庶吉士,你小小年紀就是生員,將來不可限量。
  你們家滿門清貴,你這心里只怕也是瞧不起我,不屑與我為伍!連我好心送你女人,你都不屑于收下!”
  尚銘本以為自己可以躲過一劫,自己今天好歹也是比較中立的,結果又看到萬通將手指頭指向了自己。
  “尚公公你別假裝公正了!你宮里太監也未必瞧得起我年老色衰的我姐姐,其實你內心里,還是想看我倒霉罷!再說宮中還有太子,鬼知道你們心里向著誰!”
  尚銘心里大怒,這萬通數落眾人,第三個才輪到自己,難道在他心中,自己比袁指揮和方秀才差么!孰不可忍也得忍!
  方應物看在眼里,暗嘆幾聲,這萬通看來在京城真是被憋屈壞了。從一介無賴一躍而成國戚,上流社會根本不認可他,今天難得逮住一個機會發泄不滿。
  不過自己算是站錯了隊么?應該不算吧
  方應物發現自己很淡定,他如果和袁指揮一起倒了霉,那也算生出交情了,關鍵是袁指揮和懷恩是故舊,說不定能通過這條線搭上懷恩。
  還有,不知道天子會做出什么反應?(未完待續。)
  ps:1530加更,不是不想多寫,思路堵在這里了,需要點時間梳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