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127 義薄云天


  方清之被押下去寫悔過書,錦衣衛大堂中安靜下來,主審劉大學士和陪審袁指揮都在默默喝茶。
  方應物站在角落里,盯著袁指揮,神態不滿,但也不好有什么舉動。
  這位老人家大約是當朝文武百官中年紀最大的一個了,很少有像他這樣七十七八歲了還奮斗在第一線的,堪稱是活化石級別的存在。
  不過正應了人老成精這句話,他突如其來的一嗓子,就叫自己失去了大半的選擇權。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他這也算幫自己下決心?
  時間不知過去多久,有校尉匆匆走上大堂,手持稿紙,這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正老神在在的劉吉問道:“可曾寫了?”
  那校尉呈出稿紙,眾人卻見上面寫了《論語》之衛靈公篇。全篇沒甚好說的,但卻有一句——子曰,仁人志士,有殺身以成仁,無求生以害仁。
  看得方應物直滿頭冒汗,這都什么時候了,父親大人你還玩這種把戲,不怕讓天子看到了,真叫你成仁么!
  袁指揮長長嘆了一口氣,閉口不言。但劉大學士卻冷哼一聲,拍案道:“讓他繼續寫!”
  又不知過了多久,校尉再次上堂,手里又持有新的稿紙。呈開給眾人看去,只見得上面默寫了《孟子》之告子上篇——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也。
  方應物心里越來越急,在這么下去,就是玩火了,就是刷聲望刷爆了,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好不容易有這么一次機會,難道父親真是豁出去不要命了么,雖然今上不習慣殺人,但將大臣發配到嶺南云貴眼不見心不煩卻是稀松平常的!
  亦或難道真打算在詔獄里刷一輩子名望么!要知道,不能變現的名望毫無用處,后世的海瑞名聲超高也變現為應天巡撫了!其他如同海瑞的人還有很多,但又有誰知道?
  劉吉也感到騎虎難下,他本來的打算就是要借著救方清之的機會,挽救一下自己的名聲。
  但這方清之完全不配合,不但叫他徒呼奈何,而且與自己這個主審產生強烈對比,反而更要讓他尷尬了!
  在劉棉花心里,這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方清之可以不承認自己錯了,可以不批評是陛下錯了。他只要寫一份謝恩疏,感謝陛下寬大處理,此事就能這么揭過去了。人一輩子,這種謝恩表章誰不寫個十篇八篇的?
  但方清之怎么連這個折中辦法都想不到?換成他兒子方應物在牢里,肯定早就想到這個法子了。
  劉大學士恨不能親自提筆,替方清之寫一篇悔過,然后皆大歡喜。但旁邊有袁指揮看著,他實在不敢造假欺君。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劉吉下意識抬頭看了看日頭。難道今天就只能如此了?但應該怎樣向天子回奏?莫非在奏疏里寫“方清之想成仁取義”么?
  若是這么寫了,只怕他頃刻之間就要被全天下士子口水噴死,以他的臉皮厚度也承受不住。
  劉大學士產生了深深的懊悔,自己當初就不該動這個救人自清的念頭,以后再做這種事,一定要看準了人才動手。
  方應物忽然站了出來,“閣老在上,今日不早了,晚生可否請父親寫一篇文字?”
  以劉大學士對方應物的了解,知道他必定有主意了,滿懷希望的說:“你想寫什么?”
  “煩請校尉傳話,就說為人子者,最近讀書讀到《孟子》之公孫丑上,既然父親默寫經義養浩然正氣,便請父親為兒子書寫此篇!”
  聽到方應物還是請寫孟子,期望值很高的劉大學士陡然跌入了谷底。
  他還以為方應物想出法子勸方清之妥協一下,結果居然還是請方清之寫經義。現在寫這些有什么用?四書五經,圣人教誨,在天牢是沒用的!
  那校尉看了看方應物,又看向主審官,等待吩咐。劉吉無力的揮了揮手,“去吧,左右都已經寫過兩篇了,也不差這一篇。”
  劉大學士已經考慮今天怎么收尾了,又決定還是再拖幾日。審問又沒說要審幾天,拖一日算一日,說不定方清之忽然就開了竅。
  正想著時,校尉又手持稿紙上了堂,呈開后看了看開頭,果然是《孟子》之《告子上》這篇。
  這方清之還真是冥頑不靈,劉大學士沒興趣再看下去了,四書五經他都滾瓜爛熟于心,用不著看方清之后面怎么寫。
  劉吉滿懷氣惱的拍了案,正要宣布退堂,卻見方應物看著稿紙道:“家父似有后悔之意了!”
  劉大學士和袁指揮都齊齊一愣,不明白方應物想說什么。
  方應物找到句子,指著說:“此篇中有: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這還不能說明家父有自思悔過么?”
  劉吉和袁指揮目光都隨著方應物手指頭,落到了“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這句上面。
  這句話出自《尚書》,在這里是被孟子引用。但這都不要緊,關鍵是方清之親筆寫下了這句話!
  如果一個牢中犯人寫下了“自作孽,不可活”這句話,那倒是可以解讀成該人犯有后悔之意罷
  劉大學士忍不住出聲,贊道:“妙!”也不知道是贊嘆方清之寫的妙,還是方應物的主意妙,
  至少他心里是越來越欣賞方應物了。既會刷名聲,又可以不留痕跡的變通,這種天賦殊為難得,他自己身上都沒有。
  不然他這堂堂大學士,也不至于落到計劃靠著營救方家父子來挽回名譽的地步。
  贊完之后,劉吉又問道:“袁大人,你看如何?”雖然他是主審,但陪審的意見也要尊重,何況這陪審是錦衣衛指揮使,有事可以直接密疏奏君的。
  袁指揮看了片刻,卻沒有與劉吉說話,轉頭對方應物道:“宮中懷恩太監囑咐過本官,請我保全忠良,為朝廷維存一分正氣,本官自然不會阻礙令尊出獄。”
  劉吉訝然,不明白袁指揮鄭重其事對方應物說這番話是何意思。
  但方應物卻明白了兩重含義:一是本指揮使這次放了你父親一馬,你總要有所回報;二是本指揮使也不是沒有人的,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是本指揮使的老相識。他也算是救助你父親的恩人,明天在東廠你看著辦。
  方應物心知肚明的對袁指揮作揖道:“謝過老大人。”(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