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26 不能禽獸不如啊

方應物在緊張不安中度過了一個中午,然后十分忐忑的出了會館,朝皇城南錦衣衛衙署而去。
  這條路是很熟悉了,這個大門也是很熟悉了,在京城有很大一部分時間都花在了這條路上,但今天到來與前幾次意義不同。前幾次是一種過程,這次可能就是結果了。
  錦衣衛衙署大門處站班的官校看到方應物,便領了他進去。天下官署大同小異,穿過二門便來到了正堂前。
  與別處不同的是,錦衣衛正堂前空地很大,足以容納上千人站立,想必也是因為有特殊需要的緣故。
  方應物拾階而上,此時堂上兩個位置都是空的,尚無人去坐。中間那個必是主審位置,旁邊那個就是陪審位置了。
  方應物站在門內角落里等了一會兒,聽到幾通鼓響,從堂后轉進來一伙人,簇擁著兩位大人登位。
  坐在堂上正中主審位置的,是烏紗緋袍全套冠帶的太子少保、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劉吉。
  方應物還是第一次見到身著官袍的劉棉花,陡然覺得他比平常家居時威嚴許多。
  坐在劉大學士旁邊側面的,是一位須發全白、目測有七十以上的老者,身穿金色飛魚服,很是奪目。
  這也是方應物第一次看到大名鼎鼎的飛魚服,后世傳說中似乎錦衣衛人手一身飛魚服,但方應物之前并沒有見到過。
  這個老者的身份,顯而易見呼之欲出,當然就是錦衣衛指揮使、掌錦衣衛事袁彬袁大人了,這可是國之功臣。
  看他的位置,方應物猜測最后還是有所妥協,本次審問沒有全然拋開錦衣衛,讓袁大人充當了陪審。
  方應物上前見禮,對主審劉大學士拜見道:“今日為家父之事,耽誤了閣老休息,叫學生于心不安。”
  劉吉公事公辦的點點頭道:“所為國事。無妨。”等他答話完了,才發現方應物這話不對勁,他答的也不對勁。
  什么叫“耽誤了休息”?現在只不過是下午未時,對于一個理論上是全天工作的大臣,下午是應該休息的時間嗎?
  劉吉暗道。此子平常說話不會這么不謹慎。估計是這次他要見到父親,所以心情激動,神思不屬。
  方應物又對袁彬簡單拱了拱手,文武有別。禮節上要差得遠,此后他便靜立一旁去,等待著審問開始。
  劉大學士咳嗽一聲,喝道:“提人!”
  方應物扭頭向門外望去,對父親的登場翹首以待。
  從夏日的陽光下。從庭中西角門緩緩的走進一位身材頎秀的人,在四名錦衣衛官校的押解下,朝著大堂而來。
  這必然就是父親大人了,方應物逆著陽光,一時看不清他的樣子。
  等方清之走到了門檻外,與門檻內的方應物正對面,兩人齊齊愣了愣。方清之為了兒子的出現而驚訝,方應物驚訝則是因為......
  父親大人的眼睛很特別,像是湖水一般深沉深邃。又蕩漾出了幾絲淡淡的哀愁。
  再看他松松垮垮的發髻,沾著幾根枯黃的草莖,還有幾縷亂發飄蕩在額頭上,但依舊不能破壞這張憂郁的風情;
  他身上是敝舊的青色官袍,隨機裂開了幾個洞口。但絲毫無損他超然挺拔的氣質。至于臉上的幾抹黃土黑泥,只能是白皙玉面的點綴。
  方應物突然自慚形穢起來,他時常為自己相貌氣質而沾沾自喜,但與父親比起來。頓時月明星稀了。
  他也明白了一個始終想不通的問題,為何以父親這脾氣。還有那么多女子飛蛾撲火、倒貼上門,最大原因就在這里啊!
  這種線條華麗、氣質憂郁的半熟而立小生,對女人的殺傷力是全年齡段通吃的。而且好像父親又具有認真倔強的性格,在女人眼中更是別具魅力。
  方清之望著有點發傻的兒子,疑惑的開口問道:“你怎會在這里?”
  方應物醒過神來,連忙推金山倒玉柱,上前兩步跪倒在地,連磕了三個頭,這才答道:“聽聞父親遭難,我便來了。”
  方清之嘆口氣,“苦了你了,都是為父之過也。”正說著,他望見方應物身上的士子青衫,訝異道:“你進學了?”
  方應物又自豪的答道:“兒子今年春時,蒙宗師錄取,入縣學為廩生,正好頂了父親留下名額。”
  方清之露出了笑容,“我方家后續有人矣!”
  劉吉拍了拍醒木,打斷了父子敘話。錦衣衛官校便將方清之押到前面,至于方應物這個來旁聽的,則被隔離到了邊上去。
  劉吉望著底下的方清之,嘆息道:“同為翰苑一脈,老夫是不想審問你的,其實也沒有什么可審的。方清之你寫一封知錯悔過之書,能叫老夫向皇上交待便可以了。”
  方清之冷冷道:“我何錯之有?”
  劉吉針鋒相對道:“你不安分守己,肆意妄言,誹謗大臣......”
  “劉閣老你捫心自問,覺得自己是合格宰輔么。”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劉吉心里登時冒了火氣,但又一想,自己苦心挽回名聲,不能就此功虧一簣。
  方應物看著父親真叫人著急,忍不住隔著人墻道:“父親暫且忍辱負重,寫下悔過書,保留有用之身又如何?”
  方清之喝道:“住口!圣賢書是如此教導你的么?”
  一直沒有開口的袁指揮這時候插話道:“在這里耍嘴皮子沒甚意思,方庶常還是先下去罷。在牢獄里放上筆墨紙硯,什么時候寫下了悔過書,什么時候再說其它。”
  劉吉考慮片刻,“也好,就如此辦理。”
  方清之被押下去,剛走到門口時,袁指揮忽然又開了口,對著人墻后的方應物叫道:“方家公子!朝中有幾位大人彈劾國舅爺萬通,但聽說你和他串通好了,明天去東廠,打算替他開脫消罪么!”
  方清之聽到話,猛然回頭盯了方應物一眼,但沒有機會說話便被錦衣衛官校推了出去。
  方應物猝不及防,愕然看了看袁指揮,又看了看父親的背影。他感受得到,剛才父親盯他的眼光中是飽含責問和不滿的。
  難怪這袁指揮急急忙忙搶在東廠查問斗毆事件之前,于今天下午組織了審問,并叫自己旁聽。
  原來就是打的這個目的!是要借用父親的威勢,給自己這當孝子的施加壓力,而且自己與父親遠遠相隔,沒有機會解釋啊!
  PS:不知道怎么寫了。。。怎么破?好像大家周末都出去玩了沒人看書投票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