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23 真相是不重要的

開業結束后,書坊東家姚謙又在附近酒樓辦了宴席,請賓客吃喝之后盡歡而散。他本來還想挽留方應物,繼續討論一下八股文選集運作的細節問題,但方應物婉拒了。
  “眼下議論詳細情況為之過早,在下要確認是否能拿出試卷,然后才可進行下一步。不然與說的熱火朝天,也都是嘴惠而實不至也。”
  離開忠義書坊,隨從方應石對方應物道:“秋哥兒,你今日看起來又是很開懷了。”
  “什么叫又?”方應物反問道。
  方應石大大咧咧道:“上回從教坊司胡同那里出來,你看起來就很開懷,但只過了一天便又顯得消沉了。”
  “那天的事,你還好意思說么?”提起這個,方應物就很無奈,“是你毀了我一個做壞人的機會,讓我不能心安理得陷害忠良,你卻成了勇救主人的義仆。”
  方應石嘿嘿的笑起來,還有點小小得意,就差在臉上寫“這是一個打了五名錦衣衛的男人”。
  方應物試探道:“聽說有人向你開了一個月五兩的高價,請你去當護院?”
  “秋哥兒但請放心,我絕對不會拋棄你不管的!”方應石拍拍胸脯道。
  這是誰能拋棄誰方應物只能感動的說:“謝謝!”
  不過他暗暗的嘆了一口氣,在京城處處受壓制,他這小小秀才在其間小心翼翼的輾轉騰挪不容易,連拒絕別人送女人都要挖空心思。
  能開心的起來就怪了,人生總有這般無奈的時候。不過今天確實感覺很充實,找到了穿越者游刃有余的感覺,還因為有希望真正自主的去做成一件事情,而不是天天扯皮跑腿看人眼色。
  這是不是也說明了,自己目前就是這個層次的人,所以才會顯得游刃有余。
  方應物看看天色,才是午后時分,便往劉吉大學士府邸而去。根據他與劉棉花打交道的經驗,劉大學士早晨必定認認真真去上早朝,完成在天子面前的過場。然后大概要去內閣視事,最后到了午時便回家來——內閣下班時間其實是傍晚申時,午后回家放在哪一任皇帝統治時期都是很不可思議的。
  大學士都如此帶頭懈怠,可見成化年間的政風懶惰程度,劉棉花被詬病和屢遭彈劾圍攻,真不是沒有原因的。
  所以說在這午后時光,如果劉大學士沒有出門,應當正在家里避暑和偷懶。
  方應物到了附近,出于謹慎沒有直接上門,他如今不便大張旗鼓,而且他和劉棉花的接觸應當要保密,否則容易被認為是同黨,以后的吹捧效果就差遠了。
  看看左右沒有人注意,方應物在路邊找了個寫字先生,借了紙筆寫了拜帖一封,讓方應石拿著去了劉府投進去。
  又不知過了多久,方應石跑過來:“那邊管事回了話,讓你進去。”
  方應物盡量將頭低垂,默默擦著墻根走路,不顯山不露水的來到了劉府大門外。
  隨后又被領到劉大學士的書房,見過禮后,劉吉主動開口道:“你是來詢問令尊的事情罷?司禮監已經批紅下發了,命我審問此事。如今詔旨到了六科里的刑科,等刑科核過,就發到錦衣衛了。”
  方應物問道:“發到錦衣衛后,還要復奏,并呈上詳申給老大人你罷?”
  劉吉點頭道:“是的,這都是固定流程了。”
  方應物唉聲嘆氣,這官僚機器的運轉真是令人著急,文牘主義充滿整個流程。他無奈道:“那就靜待老大人佳音了。”
  劉吉指點說:“關鍵不在于老夫審問,這事明明白白,沒什么好審的,純屬過場。真正關鍵在于需要令尊寫悔過書,這樣也好對天子有個交代。”
  “這個只怕有難度”方應物聽著就頭大。以父親的性格,肯定堅信自己的正義,并堅定維護自己心中的正義,怎么會去寫悔過書這類東西,難道做忠臣直言進諫也是錯了嗎?估計父親大人是堅決不會認錯的。
  方應物更加無奈道:“若到了這步,那再說罷。”
  又說起編八股文集的事情:“晚生欲和同鄉書坊合作,編纂一本時文選集,并刊刻發行。”
  劉吉聽到這個想法,沒去管可行不可行,卻先問道:“你怎么會想到這個主意?”
  方應物答道;“靈犀一動,便覺得此事大有可為之處。”
  劉吉呵呵笑道:“年輕就是有這點好處,敢想敢做。”
  您老人家從來就是既不敢想也不敢干罷?方應物想道。但他嘴里打蛇隨棍上:“還要仰仗老大人扶持。今年會試試卷都收藏在禮部,還請老大人說一說話,讓晚生能去抄錄一份,若能附帶考官判詞,那是最好。”
  劉吉答道:“老夫這禮部尚書是加官虛銜,并不主掌部事”
  方應物連忙道:“這種八股選集是個新物事,將要刊行天下,想必有志舉業的士子都要翻看的,那時此書可當半個業師了。本想請老大人在其中點評一二,亦或為新書撰文作序。”
  劉吉毫無痕跡的轉折道:“老夫雖不管部事,但在禮部說話還是管用的。”
  方應物暗笑,劉棉花如今閣臣位置已穩,正熱衷于修補自己形象,不然也不會幫忙救有盛名的父親并要自己準備詩詞吹捧。若還有樹立形象、刷起聲望的好渠道,他不上心就見鬼了。
  而且劉大學士二十三四歲就中進士,其后又是翰林出身,人品如何不論,文章功底還是很強的,又是宰輔大學士,請他來露臉并不掉價,相當于一塊明星招牌了。
  劉吉沉吟片刻,持筆寫了一封書信,遞給方應物道:“你持此信去見禮部尚書鄒大人。”
  “多謝老大人。”方應物感謝道,有了這么一封書信,應該無往而不利了。
  再說他要做的又不是非法犯罪勾當,為了標榜公正公平公開,會試卷本來就是可以公開并復查的,連主考官點評都不算是機密。所以既然大學士發了話,讓他從書坊領幾個人,去禮部抄一抄二百多份試卷,這很難嗎?
  小說園www.booksrc.net提供全文字在線閱讀,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質量更好,如果您覺得小說園www.booksrc.net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