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120 輪番上陣的廠衛

方應物忙著送信和刷名望的時候,朝廷里有些人也沒有閑著,比如文淵閣大學士劉吉為了翰林院庶吉士方清之的事情上疏。
  由于他是內閣大學士,奏疏直接能送到了司禮監,所以外朝無人得知具體內容,但從宮廷傳出的一些只言片語看,大概是要替方清之求饒。
  這就讓人有些看不懂,朝臣不禁驚呼太陽要從西邊出來了!劉吉這種人,居然也會做出這種事情?
  他怎么可能會冒著觸怒天子的風險,為了一個被天子打入詔獄的人說話?他從來就不會干這種“傻”事的!
  還有另外一些不閑著的人上疏,要求徹查錦衣衛擅自襲擊道德模范方應物的事情,奏疏也送進了司禮監。
  這些廟堂上的流程,暫時與方應物無關。卻說這日,他終于送完了所有的信,一邊考慮明天做些什么,一邊走回了浙江會館。
  會館的黃掌柜坐在前廳上,看到方應物進來,連忙迎上來道:“方公子,你可是回來了,我這里有件事情要與你說。”
  方應物見了禮道:“掌柜有話但講。”
  “有個本省同鄉,從南邊運了大批雕版和一批熟練工匠到京師,打算開一家大書坊。今天那東家來會館會客時,與我說,開業的時候想請你去捧捧場。”
  方應物皺眉猶豫道:“父親有禍事,為人子者不好如此拋頭露面的去做買賣罷?”
  黃掌柜胸有成竹道:“令尊在牢中也要有花銷,你自食其力賺些錢去孝敬,這何錯之有?這才是大孝啊!要知道刊書售書,也是宣揚教化的舉動,讀書人的事情,怎么能叫買賣?你去捧個場,也不算什么。
  何況這家書坊起名叫忠義書坊,東家就是看中了你的忠孝名聲,正好與他們書坊招牌相符相稱!不然他怎的會想起來找你?
  我也覺得你們兩邊相得益彰,所以才敢牽個線,都是同鄉,出門在外互相關照也是人之常情。”
  孝字是個筐,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裝沒了顧慮,方應物便痛快答應了,反正父親按部就班的走上了出牢流程,不用天天憂心忡忡了。
  同時他心里唏噓一番,既然成了名人,就要有這種煩惱和覺悟,沒想到他也有當開業嘉賓的資格了。“也好!不知具體要在下做些什么?”
  黃掌柜介紹道:“要當場潑墨揮毫,寫幾個字為賀詞;此外便是將你那些忠義之詩揀幾句好的,寫成條幅掛在店面里。
  事情倒不繁雜,就是潤筆略低了些,不過三兩銀子而已。但方公子剛起步,倒也不必苛求太多。”
  方應物答應下來,就回了屋。既然是書坊,也算文化事業了,那么去參加一下沒壞處。不但賺幾兩銀子,對自己而言也是一種曝光和宣傳的場合,明星也要走秀啊。
  天色微微黑,方應物坐在門外乘涼,順嘴和方應石閑聊著。不經意間,看到婁天化鬼鬼祟祟的摸進了院子。
  等他走的更近些,方應物聞到了一絲酒氣,先開口打趣道:“婁朋友,今天似乎有酒有肉,不是粒米未進了?”
  婁天化身后還有一個人,不過婁天化沒有介紹,先將方應物請到屋里,低聲道:“有人想要見你,委托在下做個中間人。在下可以擔保,此人是可靠的。”
  方應物沒有聽懂,反問道:“什么可靠不可靠?”
  婁天化依舊神神秘秘道;“在下也不好多說什么,你一會兒便知道這可靠是什么意思了。”
  方應物帶著幾分嘲弄道:“婁朋友,我看你自己就挺不可靠的,你還敢擔保別人可靠?真是笑話。”
  婁天化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叫道:“在下信譽卓著,從來也沒有對不住過方公子你,這幾次該辦的事情也都辦了,哪里不可靠?你這樣說,叫在下心里非常不痛快,非常難受!”
  方應物也覺得自己在他面前時,心態有點衣食父母般的高高在上,導致說話有些不顧及他心情,這倒是自己做人不周到了。
  正想好言去勸慰幾句時。卻又聽到婁天化繼續自證清白:“在下懂了,方公子你是覺得在下來去飄忽,很容易就無影無蹤,所以不放心罷?
  為了讓公子放心,在下從現在起就可以讓公子看管著,以此擔保今晚之人是可靠的。若出了紕漏,公子可以隨意拿在下來處置,這樣如何?”
  方應物嘆口氣,“為了看著你,是不是還要我管吃管住?”
  婁天化神情堅毅的表態道:“為了彼此信任,區區一些飯食對公子你而言,應該也不算什么!”
  真是不想著蹭飯就會死的人,方應物打斷了婁天化的表態,“我還是先去見見你領來的這個人罷!他是袁指揮的人?”
  婁天化大吃一驚,“方公子你怎么猜到的?”
  方應物笑而不語,袁指揮當然會派人來接觸他,不來才是奇怪。
  萬通萬指揮這些招數套路,看著很陰,但前提是別人上了當才是陰,不過本質上還脫不出市井惡棍的習氣。
  用二十一世紀的話講,就是還處在幫派社團街頭搶地盤的檔次和水平。連他方應物心里都十分不待見,只不過為了父親和不直接得罪萬通,才勉強一直應付,捏著鼻子配合。
  他內心不認同萬通,也很排斥萬通這種市井氣,但理智的人不可能完全由好惡左右選擇。如果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他還是會和萬通合作的,即使萬通再沒品也只能認了,雖然可能犧牲自己名聲。
  但方應物也在等待其他機會,多幾個選擇不是壞事。
  想這袁指揮是一個當了二十年錦衣衛指揮使的人,干的就是特務頭子差事,不會是糊里糊涂的,總該有點動作的。
  果不其然,袁大人終于在今晚派了人來。若再不來人,方應物就該認定袁指揮老糊涂了。
  婁天化出了房屋,將那人請進來,然后他又出去順便主動把門關上。方應物借著油燈的光看去,此人相貌很平常,乏善可陳,年紀大約在三四十之間。
  這人拱了拱手,“見過方公子,在下張竹,奉袁指揮之命前來。”
  這就是婁天化為何反復強調“可靠”了。如果有個不認識的人突然跑過來,自稱是錦衣衛指揮使袁彬派來的,那方應物肯定心里抱著九分懷疑,根本不會輕易相信。
  他肯定要想,這說不定是萬通故意派了人假冒,前來試探自己的。
  所以對方才找到了婁天化來當中人擔保身份的可靠,主要也因為婁天化和方應物這邊有點交情的原因,別人都不行。
  在方應物想來,婁天化也沒有必要在這里搞什么花樣,不過說話還是要小心,能不留把柄就不留把柄。
  腦中閃過一些念頭,方應物笑了笑,“我就猜到,以袁指揮的英明神武,你們也該有人來了。如果這時候還沒有人過來找我,那我還真為袁指揮擔心了。”
  張竹也不和方應物講廢話客套,直接問道:“前幾日,錦衣衛衙署外面那幾個人和你之間的斗毆,是你和萬通做戲罷?”
  方應物含糊答道:“那只是一個意外,其實本不該如此。”
  張竹不屑道:“做戲也做不像,還一個打五個,誰能相信?真要做戲,那應該是五個把你們打了,這還像一點。也就萬通這個市井無賴出身的,才會相信他那些幼稚把戲騙得過人。”
  萬通那些主意,方應物雖然盡力配合了,但還內心感到挺尷尬的。聽著張竹點評后,臉上掛不住,“如果你今晚就是想說這些,那么還是請回罷,叫袁指揮另派個會說話的人來。”
  張竹這才住了口,“袁大人聽說了,內閣和司禮監那里,有人替你父親出力。但是也想提醒你,即便內閣、司禮監、六科都很順利,但最后辦事還是要落在錦衣衛,而錦衣衛衙署目前還是袁大人說了算的。
  即使能哄得陛下消氣,但在陛下心里,對釋放令尊這件事是無可無不可的。袁大人作為錦衣衛掌事官,當然能找出借口上疏,讓可變成不可。”
  方應物當然明白這些,官場上有縣官也有現管,這件事里,錦衣衛就是現管,可以有很多種運作方式。常言道,縣官不如現管啊。
  袁彬功勛蓋世,在錦衣衛經營二十年,一直直接向天子負責,獨立性很強,別人不大能管得了他。而且據說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公公和袁彬也有不錯的關系,他們都是先皇英宗皇帝看重的老人。
  就連汪太監在天子的支持下,想盡辦法也只能將北鎮撫司從錦衣衛里半獨立出來,讓北鎮撫司也可以直接向天子負責。但終究是不能徹底掌控錦衣衛,更別說現在連汪太監都不如的東廠。雖然在歷史上,錦衣衛經常由東廠管制,但在成化朝絕非如此。
  所以張竹的話,不是威脅,而是一個事實。對此方應物沒有說話,他知道張竹不止于此,肯定還有些別的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