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119 古仁人之風也


  方應物乘轎回會館,并沒有一直到會館門口才下轎子,而是在隔離一條街道的地方下轎,然后步行回到浙江會館。www.booksrc.net78小說網免費電子書下載這樣就可以避免會館中有相識的人,從轎子線索分析出他的去向。
  方應石在院中來回踱步,看到了方應物,他才如釋重負,“秋哥兒你半夜這一去,可急死我。”又問道:“今天還去通政司和錦衣衛那里么?”
  方應物想了想,這兩個地方已經沒有必要再去了,現在只需要等待就是”“。何況當前局面復雜,還去高調的出風頭容易遭遇意外。于是便答道:“不去了。”
  方應石又問道:“今天不出門了,留在會館修養?”
  方應物再細想,這幾天真沒有什么重要事情了,自從進京以來,難得有這樣微微放松時候。一時閑暇下來,還真有幾分不適應。
  不過還是有件事情要辦的,那就是替人送信要送到。如今手頭里還有好幾封信,比如商相公寫給兒子商良臣的,洪松寫給族叔洪廷臣的。
  前陣子他忙于奔波于通政司和錦衣衛刷名望,沒有時間一一去找地方送信,主要原因也是不能指望這些收信人救父親。現在既然暫時清閑下來了,那么就該抓緊時間把信都送到了。
  打定主意,方應物便帶上信件出了門,先去了翰林院給商良臣送信。商良臣是成化二年的進士,然后進了翰林院,如今擔任編修。歷史上商良臣默默無聞,好像最高也就做到了侍講。也許是父親光環太過于耀眼的因素。
  在翰林院大門外,一回生二回熟。方應物將信件遞給了門官,然后站在門廊下等待回音。
  沒過多久。門官回轉傳話道:“商編修請你進去說話。”
  便有雜役引著方應物向里面走去,一路看來,這翰林院里樹木森森,確實清幽雅靜。
  一直走到了學士公署,仍沒有停步,又繞過公署來到了后面。方應物就看見一片空地,中有兩顆柏樹,柏樹pángbiān建有一座亭子。
  此時亭子中有七八個人,都是寬袍大袖。儒雅不凡。眾人各自圍坐,一邊品茗一邊暢談詩文經史。
  那雜役見方應物看得入神,便主動介紹道:“此兩顆柏樹名曰柯柏,亭子名曰柯亭,名字皆來自于景泰初年的狀元學士柯潛。”
  這個人方應物倒是知道,也是翰林院里一代文宗,掌院事的學士。他在翰林院里呆了二十來年,堪稱宗師級人物,也教導出許多弟子。如李東陽就是。
  這位柯學士身居翰林,卻喜好山水隱逸之詩,與當時流行的臺閣體不大相同,是翰苑風流的代表人物。不過前幾年掛掉了。
  卻說方應物走到了亭子邊上,亭中人仍舊在談笑自若,卻有個眼尖的瞅見了方應物。遙遙指著問道:“亭下青衿者何人?”
  貌似輕佻的話,卻引起了一陣輕輕地哄笑。
  這充滿了優越感的詢問。這叫方應物很不爽,用得著刻意顯擺你們都是翰林而別人只是秀才么?
  卻見有個年近四十的人站了起來。邁步出亭迎接方應物道:“來者莫非是方賢弟么?”
  這肯定就是商良臣了,方應物上前幾步,做了個長揖,給足了禮數,但打定主意不說話。
  商良臣奇怪的問道:“方賢弟為何不出聲?”
  方應物又拜了一拜,朗聲道:“翰林院的規矩,似乎是不出聲?在下進了此處,效仿規矩而已。”
  本來亭子里的人言談正歡,但耳朵里聽見方應物這一句,談笑戛然而止,所有目光齊刷刷的射向方應物。什么叫不出聲?
  方應物諷刺了回去:“翰林號稱士林精華,面對朝廷不公事情裝聾作啞,當然就是不出聲了。”
  商良臣苦笑道:“方賢弟你這是”
  “我只是為家父入庶常感到不值!”方應物不忿道,又吟誦出一首絕句:“翰苑曾聞四諫風,家尊伏闕自從容!柯亭留爾愁吟老,晨鐘暮鼓章疏空。”
  聽到這種明晃晃的諷刺,柯亭中眾人霍然起身,張口欲辯。但面面相覷過后,大都有愧色。從道德上比較,確實敗了,完全無法與下詔獄的比較。
  成化初年時,翰林院出了四個人,以狀元羅倫為首,都是敢于犯顏直諫的,但先后挨了廷杖,并被貶謫到外地。雖然仕途上遭遇挫折,但這四個人卻名動天下,人稱“翰林四諫”。
  因而才有方應物這“翰苑曾聞四諫風”之句,后面就是將自己父親與翰林四諫并列,再后面就是諷刺一群其他翰林只會躲在翰林院里風流自賞,不敢為朝政發言。這也切合方應物先前暗諷的“不出聲”。
  好罷,其實這些都是人之常情,不是人人都是敢直言進諫的人,也不能強求每個人都這樣干。但誰讓方應物有那樣一個父親,不把其他人對比下去,怎么顯得自家人高尚?
  吹捧父親這是立場問題,不能動搖。要知道,掌握了絕對道德優勢,不去拼命鼓吹,簡直就是浪費資源。方應物就是想在這些可能是未來宰輔的心目中,樹立起父親不可磨滅的高大形象。
  這時候,方應物再次對商良臣作揖道:“商前輩告辭了!”隨后轉頭就走。
  眾人又聽見那少年人邊走邊高歌道:“長安暑至雨來初,誰家隔巷苦索居。執戟長饑愁曼倩,杜門病渴臥相如。庶常三月伏闕后,何愁萬里瘴癘余。正可從容謀諫草,治安惟待賈生書!”
  自此之后,便有人將方清之列在了翰林四諫之后,并與翰林四諫合稱為翰林五諫,至于方應物,就順其自然的成了翰林五諫組合成員的兒子。
  從翰林院出來,方應物就去了刑部,將洪松的信捎給了刑部主事洪廷臣。這位洪大人是成化八年進士,已經在主事位置上做了兩任六年,最近正在積極謀求升為員外郎。
  如果方應物與劉吉熟悉,還可以幫他通通門路,但可惜現在還沒熟到可以開口求官職的份上。
  然后到了次日,方應物又轉了幾個地方,分別把手頭的信一一送到,也算了結了事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