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117 不爭就是爭(1280票加更)

所謂引蛇出洞,就是放任別人去做文章。在萬通萬指揮這里,就是先不“澄清”事實,讓別人借由方應物之事興風作浪。
  甚至他自己也可能有意推動這種進程,故意將臟水往自己身上潑。畢竟那幾個動手的人都是他的親信,如果要順藤摸瓜,總能摸到他身上。
  所謂釜底抽薪,自然就是要讓方應物這當事人在一個關鍵時刻,突然冒出來說一句“大家都不要亂猜了,這事是我不對,和萬指揮無關”。
  至于再后面的效果,可想而知,自然就是萬指揮后發制人,逮著跳出來的人一個一個收拾。
  若出現了這種狀況,只怕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人都是有思維死角。方清之的形象那么偉光正,有其父必有其子,方應物作為他兒子,從表現來看應該不會太差,也是個忠孝正直的少年。
  這樣少年在去錦衣衛盡孝時被當街圍毆,必然是受到委屈遭了小人打擊報復至于是哪一方被打的倒地不起,結果不重要。
  方應物想透徹后頓時感到,萬指揮這個策略很陰,而且此人還是有點小聰明和應變能力的。本來是一樁不利于己的意外,在他手里卻能變為反擊的手段。
  當然萬通最大的本錢還是他姐姐,甭管別人怎么潑他污水,他也可以氣定神閑穩住不動。換成別人,只怕等不到反擊就垮了。
  不過方應物可不像上次那樣可以痛快應承,這兩種情況之間區別太大了。
  與暗中陷害袁指揮不同,那是秘密行事,沒有什么公開性,做完了后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表面上可以若無其事的也不影響什么。但這次萬指揮將要把他推到前臺,公開參與斗爭中去,那就需要三思了。
  如果照著萬通所言這么做,最后得到最大好處的還是萬通,他方應物能得到什么?最好的結果就是靠著萬通救出父親,但這本就是題中應有之意,即使沒有萬通也有劉吉愿意幫忙。但是他失去的東西將會更多,甚至反而有點得不償失。
  萬通敦敦教導道:“人生在世,所求不過榮華富貴,及時行樂,舒舒服服的過此一生。
  你父親這類人也許值得敬佩,但那都是口頭上的,其實將會很辛苦,沒有什么實在好處。這樣的人也許會成功,但是幾率很小,十個人里能有一個人成功就不錯了。
  若學他只會苦上加苦,白白浪費青春。機會稍縱即逝,你要錯過一次,只怕下次就不會再有了。”
  臨走前,萬通又想起了什么,“我看你這里太簡陋了,連個服侍起居的女人都沒有,回頭我送一個給你。”
  方應物苦笑,這萬通也不是完全對他放心,所以要派個女人在他身邊盯著么?推辭道:“無功不受祿,在下不敢當。”
  萬通毫不在意道:“這值得什么?不過幾兩銀子的作價而已,有什么當不起的,你就安心收著好了!”
  送走微服暗訪的萬通,方應物感慨連連。今晚得出一個結論,萬通此人不可深交,可惜父親還關在詔獄中,所以才導致受制于人。
  初入京城時,局勢好像死水一灘,他想方設法要破局。成功破了局后,擺脫了無人關注的處境,刷出了父子忠孝名聲,也招來了一些“助力”。但如今卻又陷入了新的局勢,結果還是要繼續想辦法破局。
  功名利祿這個游戲里,就是這樣一關接著一關,忍受不了的都隱逸山林不出世了,就像蘇州名士沈周那樣。
  眼看夜深了,方應物準備安歇,卻又有人來找他。這個人也認識,正是前幾天兩個送請帖人中的另一個,內閣大學士劉吉家里的。
  方應物訝然,今天難道又是萬通和劉吉兩邊前后腳?
  那人對方應物說:“我家老爺要見你,不要聲張。”
  方應物受寵若驚道:“難道劉閣老也過來了?”
  那人嗤聲道:“你想什么美事?我家老爺何等身份,豈能委屈自己來找你?”
  方應物松了口氣,這才是高官的正常作風。
  那人邀請道:“我家老爺派了轎子來,跟我悄悄走一趟罷。”
  又是半夜三更,又是轎子,方應物便明白了。這是劉棉花不想公開見面,所以要找行人稀少的時候,還要用轎子掩人耳目。
  方應物便悄悄從會館后門出去,又上了轎子,遮得嚴嚴實實,往西城而去。一連過了幾條街道,才打出了大學士劉的燈籠和招牌,巡夜軍士見到了自然不會查問阻攔,反而要護送到地方。
  到了劉府,方應物也沒在大門外下轎子。一直到了二門外,等大門緊閉,確定不會有外人看到,他這才被請下了轎子。
  深夜不便入內宅,劉吉只在前堂見了方應物。當頭便問道:“你和錦衣衛是怎么回事?”
  若是別人,大概就信了傳言,肯定是方應物這小伙子為父親鳴冤,惹怒了一些小人,所以才遭到報復,導致被錦衣衛圍毆。幸虧有忠勇義仆挺身救主,這才全身而退。
  但已經把方應物摸透的劉吉是不大相信的,他寧可相信這是方應物和錦衣衛里的人勾結做戲。但他始終想不明白,幾個錦衣衛故意動手,然后卻被一個家奴之流放倒,除了丟人現眼之外,圖的是什么?
  方應物很簡略的說:“這只是一個意外,其他就不便多說了。”
  劉吉見方應物還想保密,便斷定道:“你為了救出令尊,所以在這里面必有詭謀。你最好如實相告,不然也許會影響到你父親。”
  方應物聞言一喜,問道:“聽老大人口風,這是有望?”
  如果劉吉這邊能將父親撈出來,無論是繼續回翰林院作庶吉士也好,還是貶謫外地也好,總比現如今這態勢強。
  劉吉微微一笑,“昨日老夫向天子進奏密疏,密疏中的話就如同兩日前老夫所說的。今日天子派人到閣,密詢老夫這件事情。”
  劉吉說到這里,停了一下,方應物急忙追問道:“然后呢?”
  劉棉花笑而不語,方應物恍然,這是要他先交代問題。方應物低頭考慮片刻,無奈道:“這要從晚生與萬通萬指揮一個配合失誤說起”
  劉吉聽完方應物解釋,也很感到啼笑皆非,“如此老夫也不相瞞,今日是司禮監懷恩公公親自到內閣問話。如果是其他人來,老夫也沒把握,但若是懷恩,老夫就覺得希望很大了。”
  聽到懷恩兩個字,方應物狂喜,感到曙光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