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116 祖師爺方應物

傍晚時分,婁天化晃晃悠悠的出現在浙江會館內院中。張望了幾下,見沒有人想與他搭話,便又熟門熟路的摸到方應物方公子房間門外。
  方應物正坐在堂中皺眉苦思,不經意間抬眼看到婁天化在門外徘徊,張口叫道:“你今日又是粒米未進?”
  婁天化尷尬的點點頭,方應物對著方應石示意道:“去,叫些飯菜來。”
  婁天化對方應石注目良久,一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院門外,這才轉過頭來,嘖嘖稱奇道:“見了閣下這位同族老弟幾次,只以為是傻大個,不想今日也成了傳奇人物。”
  “怎么,今天就傳開了?”方應物不能置信道。
  婁天化興高采烈的高聲道:“那可不!外地義仆奮勇救主,拳打腳踢錦衣衛,以一敵五大獲全勝,這種消息能不火熱么?京城九門之內,誰敢當街去打錦衣衛!
  南邊比較近的地方,從正陽門到崇文門,幾乎都傳遍了。估計到明后天,就能傳遍東西城。”
  也不知道他興奮個什么勁頭,難道他這種職業越有熱鬧越興奮么?方應物心里嘀咕,不過從婁天化嘴中又聽到一個陌生詞,“義仆?”
  “是啊,有忠臣,有孝子,自然就有義仆,再來個賢妻良母,你們一家子便全齊活了!”
  方應物還是不能相信,“今日動靜真這么大?”
  “指揮使袁大人你是知道的罷?他老人家年歲大了,還差幾歲就八十,特許在家休養視事,今天下午卻親自去了錦衣衛衙署!”
  方應物忍不住擦擦冷汗,不知道這位指揮使大人如何看待今天此事,是同情自己被圍攻呢,還是痛恨自己隨從打了錦衣衛的人?
  說起袁指揮,又不能不想到錦衣衛指揮同知萬通,方應物問道:“錦衣衛萬指揮有何動靜?”
  “這個沒有聽說,今天還沒人見到萬指揮。不過卻有另一樁大事。從西城都察院傳來消息,科道官似乎正在串聯,打算聯合為你這事上疏。”
  這就讓方應物真震驚了,這幫文官湊什么熱鬧?或者說,他對此有一些心理準備。但卻沒料到他們反應如此迅速。
  前幾天。他還在心里屢屢抱怨正人清流們太遲鈍,怎的在這件事情上大變樣了?
  難道是打算以今天這事為契機,要進行新一輪的博弈么?
  想想也真有可能,如果說父親下詔獄。還是情有可原;那自己明明是人畜無害、不涉及政治的孝子,卻也要當街圍攻,那就孰不可忍了。
  而且對朝廷中有心人而言,這件事情關鍵之處在于,如果真是奸邪小人做下了此事。那就是一件完全沒有任何道理的事情。
  對方不占有任何道理,沒有辯解余地,陛下想袒護也找不到依據,這就是一種把柄和機會,這就是一種能夠加以利用的形勢。
  說白了,就是要借題發揮,事情本身也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憑借此事為導火索推波助瀾。
  這就是為什么很多看似雞毛蒜皮的不起眼小事,往往也能發酵出巨大的政治風波。奧妙就在“借題發揮”四個字中,正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也。
  明白了狀況后,方應物很是感慨,真的想不到這次動靜鬧這么大,比自己表現忠孝時大的多了。
  其實也不難理解。對傳播學稍有了解的都知道,正能量要靠主動推動才能傳開,而矛盾、災禍之類的東西,不用推動也能迅速傳開。無他。人類天性使然也。
  而且方應物總算明白了一個在心里存了很久的疑問,古人大部分人不識字。又沒有各種現代化媒體工具,為何能動輒萬人空巷?敢情都是有婁天化這種人存在的緣故。
  正想著,又聽到婁天化吹捧道:“方公子不愧是忠良之后,不畏強暴、正氣凜然,就是有膽氣!在下真心佩服了!”
  方應物對此十分汗顏。他痛下了決心,本想很低調的幫助奸邪小人萬通,去陷害袁指揮這個忠良,打的主意就是能不聲張就絕不聲張,越低調越好。
  只是事情發生了異變,方應石太能打,超出了自己掌控才搞成現在這個高調樣子。自己反而成了正義代表,確實令方應物感到啼笑皆非。
  方應物深深懷疑,無論是誰,只要敢在街上毆打東廠、錦衣衛人員,都會被民眾和讀書人輿論追捧為正義之士。
  婁天化看到方應物態度很謙虛,又贊道:“方公子太謙遜了,不止在下這么想,大眾都是如此想的!提起方公子,誰不道一聲好!”
  方應物連連苦笑,這次真是失誤,一不留神就風口浪尖了。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壞事。
  婁天化在方應物這里蹭完晚飯,就溜走了。這時忽然又有人來到門前,對方應物叫道:“方公子!我家老爺馬上就要到,你準備好!但你不要聲張!”
  方應物拿眼看去,倒是認出來了,此人正是前兩天為萬指揮來送請帖的人,他口中的老爺自然指的是萬指揮了。
  這倒讓方應物吃了一驚,萬通身份比他貴重得多,有事情傳召即可。親自前來自己這里,實在有些折節。都說萬家兄弟幾個暴發戶市井氣重,果然名不虛傳。
  沒多久,方應物就看到萬通帶著兩個隨從,在夜色掩護下進了院子。他連忙將萬通迎到屋中,關上了門,才見禮道:“萬大人竟然大駕光臨,這讓在下何以自處。”
  萬通冷著臉道:“我剛從錦衣衛衙署出來,順便就到你這里而已!再派人來來回回傳話太麻煩,也耽誤工夫,還是抓緊時間當面與你說了方便!廢話不多說,今日上午是怎么一回事?難道你起了其他心思么!”
  方應物解釋道:“事情機密,不敢與左右泄露,實在不曾想到在下那隨從竟然真的動起手,故而出了意外。萬大人明鑒,在下委實沒有其他心思。”
  萬通盯了方應物片刻,冷哼一聲道:“諒你也不敢!”
  他是一個很自信還帶著些狂妄的人,絕不相信方應物這小少年能超出他的掌控,否則豈不說明他是個識人不明的糊涂蛋?何況方應物為了父親還有求于他。
  所以萬通已經認定今日上午實屬意外,不過方應物下面還用得上,就暫且不追究責任了。
  方應物答道:“還請萬大人放心,在下自會承認是因為口角糾紛才與錦衣衛官校互相斗毆,如此就沒有后患了。”
  方應物覺得萬通當前最擔心的就是這幾個人會牽扯到他身上,最后里外不是人,變成是他指使錦衣衛毆打報復方清之的兒子,然后遭到指責和彈劾。
  所以方應物提出那個建議,將斗毆性質變成因為當街起了口角,避免與政治掛鉤,這樣就沒有后患了。
  不過卻見萬通大手一揮,“先不要這么承認!”
  方應物正想問緣故時,萬通又做出了新指示,“你先默不作聲,等我讓你出面承認是因為口角時,你再站出來!”
  方應物心思靈敏,立刻就明白了其中門道,這無非就是先引蛇出洞,然后便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