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115 果然來了

方應物與萬通告了別,從院子中出來,在門房那里喊了隨從方應石,一同回會館去。
  方應石看方應物精神狀態比昨天強得多,好奇的問道:“秋哥兒你遇到什么好事了?看著人逢喜事精神爽。”
  “那是因為我想明白了一件道理,所以不糾結了。”
  方應石便又繼續追問,方應物高深莫測的答道:“這個道理就是,光明的背后必定有陰影。”
  方應石莫名其妙,很不明白。方應物不厭其煩的解讀道:“我父親是光明,我就該當他背后的陰影,做一些父親不能干也不想干的事情,其實這才是我最終的宿命啊。”
  被六月初日光在頭頂曬著,方應石心生感慨,“哦,陰影不就是乘涼用的么,原來秋哥兒的意思就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可這也太不思進取了,浪費秋哥兒你的天賦。”
  “不學無術,滾!”
  方應石嘿嘿一笑毫不在乎,又問道:“今天還去通政司上疏,去錦衣衛跪牢么?”
  方應物揉了揉腰身,皺眉道:“今日哪里也不去,在會館靜養,明天再去繼續。”
  按照約定時間,就是明天上午要挨幾個錦衣衛毆打了,據萬通說這是象征性的,不會打得太慘。只需要方應物記住,要“聽到袁指揮”和“撿到腰牌”即可。
  這是機密事情,知道內情的人自然越少越好,所以方應物并不打算告訴方應石,到時候一起“被毆打”就是。
  有一位善于辦事的精明大學士幫忙從官方渠道活動,再有枕頭風猛烈的國戚走一走后宮渠道,可謂是雙保險,總該能將父親從詔獄里撈出來了。至于下一步的事情,下一步再說。
  第二天無話,還是沒有等到別的名帖,方應物便對朝中正人絕望了,這一半是裝糊涂,一半是反應真遲鈍罷。
  這樣怎么和奸賊們斗爭?方應物真是替他們著急,大有一種“方應物不出,如正道何”的急迫感。
  可惜他現在就是個秀才,沒有資格參與朝政,只能看著別人在戲臺上走馬燈。比如自己父親這次,在戲臺上真的一步踩空栽了個跟頭。
  卻說到了又次日,方應物例行先去通政司,然后便往錦衣衛衙署而去。
  走到錦衣衛胡同口,尚未拐進去時,忽然從路口的另一端閃出五個男子迎面而來,其中有一個身穿錦衣衛制式襖子的。
  方應物心下雪亮,這是萬通安排的大戲來了。方應石仍一無所知,隨著方應物慢慢悠悠繼續向前走。
  兩邊面對面只有七八步遠時,只聽得對面人大吼一聲:“你就是方應物?”
  方應物暗暗預備好防護動作,一會兒要著重保護好臉,就是假打也不能破相,然后答應道:“正是在下,不知幾位有何見教?”
  此刻聽到對面領頭錦衣衛官校回頭低喝一聲:“上!事后袁指揮有賞!”
  隨即五個人大喝一聲,齊齊張牙舞爪對著方應物撲了上去。
  錦衣衛要當街行兇了!周圍百姓大部分都加快腳步,迅速離開了現場,只有少部分膽大的或者也有背景的人站在遠處,伸著脖子看熱鬧。
  方應物抬起手擋住臉,安心接受自己的命運。卻聽到旁邊有人大喝一聲,“鼠輩敢爾!”
  方應物抬眼看去,卻見有一個高大背影大踏步沖到他前方,擋住了對面五人。
  又見這高大背影只一伸手,便捉住了對面第一個黑臉漢子,雙臂再一用力,竟然將這名黑臉漢子整個人都舉到懸空,隨后順勢把這黑臉漢子當武器掄了起來。
  對面其余四人都被嚇得目瞪口呆,站在原地忘了動。等到同伴被當成武器掃過來時,擋也不是,躲也不是。
  幾個回合下來,方應物就看到對面幾人都被人肉武器掃的東倒西歪,后來那高大背影像是不過癮一般,把可憐的黑臉漢子扔到墻根,然后親自上陣,一拳一腳的打了起來。
  他拳腳沒什么章法,但勝在力大,對手完全擋不住。一腳踢上去就能讓人倒飛數尺,一拳砸下去便能使人倒地立仆,拳腳近戰時委實勇不可擋。
  沒過片刻功夫,方應物就看到對面幾個打手齊齊倒地不起,個個都哼哼唧唧不能動彈了。
  這時候,那高大背影轉過身,神色有點害怕,對方應物問道:“秋哥兒,這如何是好?”
  方應物瞠目結舌,呆立半晌無言,這出來攪戲的高大背影不是方應石又能是誰?京師大街上可沒有這么多見義勇為、敢從錦衣衛虎爪下救人的江湖義士,那種劇情只有話本小說里才有。
  剛才還有少數百姓敢圍觀錦衣衛打人,但是令人大掉眼球,最終成了錦衣衛以五敵一,卻被打得落花流水,結果僅余的這些百姓也全都跑光了。
  不跑還等什么?等著被錦衣衛當成幫兇捉拿報復么?
  卻說這方應石人高馬大虎背熊腰,但一般也就當做威嚇作用,還有就是搬行李時可以一個當兩個用。
  村莊械斗時方應物也并沒特別注意過方應石的實戰,誰料到他單獨出馬時居然如此能打。
  這幾個萬通安排的假打對象,竟然三下五除二全被方應石擺平了,這種“幸福”來的也太突然了。
  方應石還來問他該如何是好,但他又能問誰去?這下事先安排好的情節全部作廢了
  本來依照劇情安排,這幾個萬通萬指揮安排的打手迅速將自己圍毆一番,然后逃離現場。
  當然,將會留下關于“袁指揮”的只言片語,以及不小心遺落在現場的腰牌。這些線索,都會指向袁指揮那個方向的。
  現場距離錦衣衛衙署不遠,出了事情,很快就有站班的錦衣衛官校過來查看動靜的。
  方應物只要把線索移交給前來勘查的錦衣衛官校,然后按照事先商定好的特征描述下兇手相貌,將方向都引到袁指揮親信頭上。此后的事情就與他無關了。
  到時候,萬通萬指揮會發動一批文官上疏彈劾袁指揮,然后讓姐姐猛吹枕頭風,爭取一舉將霸占了錦衣衛指揮使位置二十年的袁指揮趕下臺。
  全盤計劃確實就是這樣,但現在完全走了樣,這幾個兇手竟然沒有逃掉,全部栽在了現場。一會兒錦衣衛官校來勘查時,直接抓走真兇便可,還用找他方應物詢問線索嗎?
  本來是要將案子指向袁指揮,現在就有可能因為這幾個兇手指向萬通萬指揮對這個無言以對的意外結局,方應物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秋哥兒,你怎么了?難道我做得不對?”方應石叫醒了發呆半天的方應物,惴惴不安的問道。
  方應物很無奈,這也不是方應石的主觀過錯,他作為仆人忠心救主,當然不能埋怨他。只得安撫道:“你,做,得,很,好,多謝。”
  方應石憨厚的笑了,“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方應物兩樣望天,盡力不讓激動的淚水流出眼眶。
  果不其然,說時遲那時快,有個錦衣衛百戶帶著十幾人馬匆匆忙忙從胡同口轉了出來。
  那百戶看了看場景,猜也猜到大概過程是什么,只是不明白這五人怎么窩囊到如此地步,被對方兩人全部打趴了。
  連忙吩咐手下將五人抬進去,但他對方應物的態度倒是很客氣,詢問了幾句案情經過。
  錦衣衛里的老手都知道,和詔獄有關的人,別管是得利的、還是因此倒霉的,都要謹慎對待,因為經常看不清水有多深,一個不好就有可能牽連自身。除非有上司明確發了話要怎么做的。
  方應物苦笑著答道:“這幾個人,在下皆不認識。剛才路過此處,便被他們圍攻毆打,幸虧在下隨從忠勇,擋住了這場災禍。”
  既不說原因,也不說開頭,只含糊說了過程,為以后留下余地。
  “閣下住在哪里?這幾日不要離京。”那百戶吩咐道。
  “在下現寓居浙江會館。這位大人放心,家父尚在牢中,在下如何能自行離開?”
  那百戶點點頭,他很相信方應物所言,如此就收隊回了衙署。
  方應物開始發愁,演戲因為意外而砸了鍋,怎么去面對萬通萬指揮?
  他可是剛剛下定了決心,暫時與聲名狼藉的萬指揮合作這次,然后救出父親,圓了自己的孝心。
  他只要在整件事情里裝作不知情即可,毫不知情的聽到袁指揮三個字,毫不知情的撿到腰牌,毫不知情的向錦衣衛提供口供。這些都不直接影響自己的形象和聲譽。
  而且他還想要順便處理好與萬家的關系,力爭在未來九年里不會因為萬家而倒霉。只要有這條線在,很多事情即使搞砸了也是可以挽回的。
  那么現在等于是自己不小心坑了萬指揮一把,原本他要栽給袁指揮的罪名,一下子都自作自受、玩火**了。
  雖然以萬通的勢力,當然不會有事,但他會怎么看待自己?這真是令人很頭疼的事情。
  尤其擔心的是引發連鎖反應,例如劉棉花那邊看到自己生了狀況,便也裹足不前。以他的性格,這是很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