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113 技術型大學士

從劉吉大學士宅邸出來,方應物心生萬般感慨。他今天這是又見到了另一種類型的高官,而且是與商輅、王恕不同類型的高官。
  之所以感慨,是因為劉棉花這樣的人,在當前這世道似乎比憤而致仕的商相公、被壓制敵地方二十年的王恕更自在。能穩穩當當連續做十八年大學士,最后還得到善終,整個明朝又能找出幾個?
  方應物仿佛感受到了一種魔鬼的誘惑,如果自己能放下身段,不要臉皮,再加上先知金手指,肯定會過的舒舒服服。就是改朝換代,也不會讓自己被顛覆,劉棉花能做到的,他一樣也能做到。
  但他很快就將這種念頭掐掉了,做人總要有底線啊。節操這種東西,失去容易得到難,等節操掉了一地時,那就再也撿不起來了。
  譬如劉吉,據史書記載有段時間他也曾搖身一變,處處表現的敢言直諫,與從前截然不同。但卻沒人相信他了,最后在史書上評價很差。
  方應物自忖臉皮厚度,還是做不到承受千夫所指,卻能渾然不在意的地步,這方面功力與劉棉花差的太遠。
  放下節操問題,方應物又生了另一種感慨。最近這段時間京城里水太渾了,連劉棉花這等高手都要滿地打滾才能安穩保身,汪芷汪廠督這等囂張人物也要出京去避避風頭,他們父子更要當心。
  他自己倒是無所謂,但就憑父親這性格,好像還是遠離京城比較好,不過這是以后需要仔細考慮的了。
  傍晚時分從西城回到了東城,再想起與萬指揮見面的事情,方應物忽然覺得這次見面意義不大了。
  本來廣撒網就是為了救出父親,可今天進展出于預料的順利。劉棉花雖然人品頗遭非議,但也不是言而無信、出爾反爾之人,他若能幫忙擺平事情,那還有必要去見萬指揮么?
  劉棉花說到底還是文人士林這個圈子的,萬指揮則根本就是另一種人了。如果沾惹上了,就怕今后像牛皮糖一樣甩都甩不掉。
  可是已經答應了邀請,今晚又不能不去,得罪這種小人終究是不明智的。方應物長嘆一聲,向教坊司胡同而去。
  不錯,萬通萬指揮約定的地方就是教坊司胡同,一個充滿了美人、醇酒、歌舞的地方。
  在父親深陷牢獄的情況下,方應物不應該踏足這種地方的,不過這次也是為了救父親,情有可原。
  按照事先通知的地址,方應物在花街柳巷中躲躲閃閃,躲的是拉客的王八,閃的是賣東西的小販,從重重攔截中殺出一條路,總算找到了地方。
  這是一處門臉平常的院落,過了大門就有人上前詢問,此后便帶著方應物向內里走去。連穿兩道走廊,最后到了一間寬敞的廳堂里。
  里面早已經有五六人在座了,方應物一看便知,今晚并不是這萬指揮專門要見自己,而是他與別人有這一場宴會,順便約自己前來相見。
  坐在當中的中年人大概就是大名鼎鼎的國舅爺萬通了,只見他四十多歲年紀,身材高大,但其貌不揚,略顯粗獷。
  萬通正抱著一名妖冶女子調笑取樂,他狠狠在女子身上揉了幾下,這才抬眼對方應物道:“你是方小哥兒?請坐!”
  席間確實空著一個位置,方應物不卑不亢的謝過,便彎腰入了席。
  萬通又招呼仆役道:“去!再喊一個美人過來,不能冷落了新到的!”
  環顧席間眾人,人人都有此地妓家相伴陪酒,但方應物仍推辭道:“謝過萬大人好意,家父囚于牢籠之中,為人子者五內俱焚,不敢飲酒作樂。”
  “你們讀書人規矩真多!”萬通對仆役擺擺手,便就此作罷。
  席間眾人說說笑笑,又時不時的與身邊美人互相調戲一番。只有方應物孤零零的坐在這里,而且又與別人不熟,更不是一個階層的人,所以無話可說,十分安靜。
  方應物明白,今晚的重頭戲肯定不是前來喝花酒,只需耐心等待即可。
  不知道過了多久,眼看夜色比較深了,萬通發話道:“今晚有些累了,諸位都散了罷!”
  眾人便一起起身道別,陸陸續續的出了大廳。最后只剩下了萬通和他懷中的妖冶美人,以及方應物。
  萬通又拍了拍懷中美人,“看你出了不少汗,速速去洗白凈了,躺屋里等我!”
  如此這美人扭了扭腰身,也邁著小碎步出去了,屋中自然而然的就只剩下了兩人。以方應物的機敏心思,當然覺察的出來,這萬通肯定有什么不太好公開的事情要與他說。
  萬通嘿嘿笑了幾聲,“方小哥兒定性不錯。”
  方應物拱拱手,再次見禮道:“不知萬大人召喚在下,所為何事?”
  萬通又飲了幾口茶解酒,然后才道:“我不與你繞圈子,你這幾日天天到錦衣衛詔獄門前畫地為牢,這份孝心不錯,不過咱家便也請你幫個忙。”
  這種忙絕對不是好幫的,方應物半是試探半是推辭道:“萬大人說笑了,閣下在京師手眼通天,在下只是區區一外地書生,能幫得萬大人什么?”
  萬指揮拍案道:“這個忙,你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由不得你。只不過,我覺得請你過來明示了比較穩妥。其實,就是請你挨一頓打而已!”
  挨打?方應物驚訝道:“在下為何要挨打?”
  萬通哈哈笑了笑,“時間就是后日吧,你繼續去錦衣衛門前盡孝心。然后,便有人來打你,就這么簡單。”
  方應物頓時明白了七八分,萬通這是想要栽贓!
  如今自家父子名頭起來了,籠罩上了道德光環,如果有誰突然當街毆打了自己,那必定是被父親彈劾的奸邪們銜恨在打擊報復。只要有心人借此炒作,那么動手的人立刻就要陷于輿論被動。
  大體情況就是如此,只是不知道這萬通想陷害的人是誰?方應物真心不太想參與這種事情,京城里都是他素不相識的人,誰死誰活和他有什么關系?
  他便又說:“這種事情,萬大人自行去做便可以,召喚在下前來告知其實毫無必要。在下知不知道內情,完全不影響萬大人你布置。”
  “不,還是需要你配合。前來毆打你的人是錦衣衛官校,需要你這受害人出面去指控。”
  聽得方應物頭皮發麻,動用錦衣衛公然毆打他,這必定是牽涉到了錦衣衛內部權力糾紛。這可不是好玩的!
  萬通才不管方應物怎么想,“需要你做的就是,一方面要聽到那幾個人提到袁指揮,另一方面,正要撿到一件校尉腰牌。別的你就不用管了!”
  如果說方應物剛才還只是明白了七八分,那么現在就是明白了九成九了!
  萬通說讓他假意聽見兇手提到“袁指揮”,顯然就是要將毆打他這件事情栽贓給那位“袁指揮”。
  據方應物所知,當今錦衣衛里的袁指揮只有一位,就是掌錦衣衛事的指揮使袁彬。像萬通這樣的人,雖然被稱為萬指揮,其實就是差一級的指揮同知而已。
  指揮同知想栽贓指揮使,其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方應物迅速在腦子中翻檢起相關材料。現任這位掌錦衣衛事的袁指揮可真不是常人,在本朝功勞資歷敢說第二,就沒人敢說第一。
  二十九年前土木堡之變,當今天子的親爹也就是英宗皇帝北狩,很慘淡的流落番邦,當時這位袁彬袁指揮鞍前馬后、出生入死的保駕,與英宗皇帝堪稱是患難生死之交。
  甚至可以說若沒有袁指揮,英宗皇帝能不能活下來回到大明都是未知數。到了景泰末年,又是袁彬袁指揮助力英宗皇帝復辟,奪回了大位。
  擎天保駕的功勛擺在這里,誰有敢說比袁指揮功高?英宗皇帝復辟后,錦衣衛就由袁彬掌管,換了今上成化天子,也沒有任何變動,至今已經二十年了。
  面對這樣似乎不可撼動、近乎與國同休的人物,萬通還要謀取錦衣衛大當家職位,是癡心妄想么?顯然也不是。
  萬通的姐姐可是名聲響亮的萬貴妃,是天子對其死心塌地、言聽計從的萬貴妃。萬貴妃一句話,在天子耳朵里比天下所有人都頂用,這枕頭風的威力是毋庸置疑的。
  有這等靠山撐腰,萬通當然有和袁彬掰手腕的資格,袁指揮功勛再大也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
  萬大人贏了就能拿到錦衣衛指揮使位置,輸了也不會有任何損失。畢竟有那樣一位姐姐坐鎮后宮,誰也不能把萬通怎么樣。
  方應物實在沒有想到,自己去錦衣衛門前盡孝心,卻招來了這么一個后果,將自己卷進了一個大漩渦里。面對萬通的安排,即便再不情愿,他也完全沒有拒絕的余地。
  早知如此,當初絕對三思而行,不去出這個風頭了!方應物哀嘆道。
  萬通拍著胸脯保證說:“你放心,跟著我做事不會吃虧!你父親的事情只是一樁小事,只要我請姐姐發一句話,放出來官復原職都是輕而易舉的!”
  對他和萬貴妃的能力,方應物是不懷疑的,難道他該慶幸,自己父親罵了內閣、罵了閹宦、罵了僧道方士,獨獨沒有直接去罵萬貴妃么?只是提到太子時影射了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