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112 曙光

趁著方應物一時無言,劉大學士又語重心長道:“你這種行為,可謂是開賣直風氣之先。今后若言官科道群體效仿,而制衡又極難,我大明廟堂無寧日矣!”
  這一句話,又把方應物的戳中了。
  作為精研明史的穿越者,他當然知道,明朝有一種很惡劣的風氣,那就是刻意賣直邀名,越到中后期這種風氣越泛濫,尤其科道言官勢大難制。
  那時一些大臣為了所謂的“名”,什么舉動都做得出來。最典型的事例就是刻意觸怒天子,求得廷杖,然后便得意洋洋,自詡青史留名,以此夸耀人前。
  方應物隱隱約約記起,好像這種風氣的苗頭,確實起自于成化年間,原因大概是成化天子毛病非常多,但又很手軟不會殺人。
  不過這劉棉花的眼光,近乎妖孽了。確實是見微知著,那樣的一兩百年趨勢都能看得出來
  這更讓方應物不能不服氣。作為歷史研究者,他當然明白,一個人身處歷史洪流中,大都是當局者迷的,看出未來趨勢的難度之高無法想象。
  細想起來,自己這幾日的行為確實與后世那些賣直邀名者沒有本質區別,都是人為的故意制造名聲。
  難道因為劉棉花這一句定性,就把自己打成大明朝刻意賣直的祖宗、惡劣風氣的開端?
  思路險些被帶入溝里的方應物猛然又發現,幾個回合下來,自己徹底落了下風。這種經歷也是第一次,眼前此人比商相公、王恕那種君子型大佬難纏多了。
  這樣下去不行,雖然不知道劉棉花什么目的,但必須要振作起來。不能表現的如此窩囊,導致氣勢上被壓得死死的。
  方應物在腦子中迅速將劉大學士的生平事跡回想了一下,頓時有了些思路,便開口道:“老大人目光如炬,洞鑒燭照,晚生欽佩。不過就算晚生刻意求名,那別人也是肯相信的,說明還有人心支持。”
  隨即他話頭一轉,又道:“其實真正該怕的是,就算想賣直求名也沒人會相信,這種處境才叫可悲可嘆。”
  劉吉不禁呼吸一滯,有幾分愕然,方應物這句話,又何嘗不是戳到了他的心窩?
  自從去年跟著商輅搖旗吶喊一次后,形勢急轉直下,他便徹底縮了頭,一切以保身為主。一年來他不但對天子無所規諫,反而一味諂媚逢迎,甚至與當紅太監梁芳有所勾結。
  雖然穩住了內閣位置,沒有像兵部尚書項忠、左都御史李賓那樣遭到大清洗,但在士林中風評也急轉直下。
  方應物說的不錯,現如今就算他想出面賣直搏一個清名,也沒人會真正相信他,估計都要冷眼旁觀只當演戲看。
  這對一個位極人臣將來要在史書上留名的讀書人而言,是何等的悲哀。其實很多讀書人都有一顆君子的心,只不過進入名利場后,有的人被現實掰彎了,有的人被現實折斷了。
  此子確實很機敏,劉吉心里暗贊道。但劉棉花畢竟是劉棉花,立即仰頭“哈哈”大笑幾聲,掩蓋了短暫的失神。“話說到這里,你我真不必遮遮掩掩說話了,你以為然否?”
  這是考驗完畢,終于要步入正題了么?方應物連忙答道:“老大人所言極是。”
  不知怎的,方應物這時候也感到很輕松,與劉棉花幾個回合下來,老底都被他老人家看光了,因而現在沒必要再套上任何累贅的偽裝。
  可以輕裝上陣,這種感覺確實不錯,與商相公和王恕打交道時,從未感到過這種輕松感。
  劉大學士承諾道:“關于令尊的事情,老夫打算伸出援手,替令尊向天子說情。”
  “謝過老大人!”方應物喜出望外,但又擔憂的說:“替家父這種諍臣說話,難道老大人不怕讓天子不高興么?按照慣例,老大人不該有這種舉動。”
  劉吉毫不在意道:“老夫自有主意,你不必擔心。”
  劉大學士本不想將具體情況全盤托出,但見方應物一臉求知表情,便曉得今天如果不說就不能取得方應物的信任。
  他只好簡略的說了幾句:“如今令尊的奏疏還在天子那里留中不發,我只須對天子說,方清之這是為了拿陛下博取聲望,陛下千萬不可上當。
  況且如今中外矚目,如果明發奏疏處置方清之,只會擾亂人心,陛下也將為奏疏中內容大失顏面,反而讓別人對方清之的奏疏信以為真。
  所以還是將方清之交給老夫,暗中悄悄處置了比較好,對外不便聲張,等待事情自動消弭。”
  方應物又一次嘆服,這位劉大學士做官和稀泥的本事果然非凡,就那幾句話,處處打著為天子臉面著想的旗號,說動宅男性格的成化天子并不難。
  方應物便問道:“再次代替家父謝過,那不知老大人所圖是什么?”
  劉吉笑道:“不難,你只需要在事后,公開對老夫感恩戴德致謝即可。還有,你作詩水平不錯,到時候贈老夫幾首詩詞,譬如周公恐懼流言日這樣的。”
  方應物恍然大悟,劉大學士的目的原來在這里。
  也正如自己所說的,他想賣直求清名是不可能了,不會有人相信。但他可以從另一種角度彌補形象。
  比如時局艱難時忍辱負重、含羞蒙垢,一邊承受中傷,一邊默默救助忠良。正所謂周公恐懼流言日
  若要達到這個目的,一頭熱顯然是沒用的,需要獲救的當事人主動去唱贊歌,還要唱出水平來,稍差些都是無效的。父親顯然不是這塊料,但自己卻是可以。
  劉吉坦然說:“明人不說暗話,老夫看得出來,你是個真正聰明但又不迂腐的人,聽說了你的事跡后,老夫便覺得事情還有可為,因而才會召你前來。”
  方應物敢肯定,劉大學士應該是真的沒有幫助父親的打算。冒著讓天子不高興的風險,救一個沒什么關系的人,最后什么好處也沒有,而且還有可能被獲救者大罵一頓,這種事情劉棉花當然不會干。
  而現在,有了他方應物這個經過考察確認的“聰明人”,情況就不一樣了。有人能做搭檔,上演一場雙贏的對手戲,劉大學士的積極性自然就高漲了。
  簡單地說,就是方應物營造的父忠子孝名聲很成功,劉大學士對此上了心,要取巧的搭順風車。
  那么讓不讓劉大學士搭車?方應物只想了幾個瞬間,答案就顯而易見了——只能同意。
  劉棉花這樣的人,想得出種種說辭,哄著天子把處置權下移到他手里,然后趁機撈人。換成正人君子們,能做得到么?
  雖然劉大學士名聲不正,但為了救出父親,自己無論做什么都是情有可原,和劉大學士打交道更不算什么,不至于被否定的,這年頭輿論還不至于這么極端。
  更何況,自從商相公致仕,當今朝堂中比劉棉花地位更高的正人君子已經沒有了,也不會有比劉棉花更有力的援助者和合作者了。總不能讓自己去巴結閹宦和那些受寵的僧道方士罷。
  談定了事情,劉吉忽然話起家常,問道:“方小哥兒你哪年生人?可曾讀書?是否婚配?”
  方應物不明所以,難道這老大人才第一次見面,就想做媒拉線么?“晚生出生于天順六年,未曾婚配,目前乃縣學廩生。”
  劉吉點頭道:“虛歲十七周歲十六么,考中縣學廩生也是很不錯了。不過我朝有一些少年高中的英才,如李東陽、楊廷和,都是年不及弱冠便榮登進士第,滿朝公認很有前途。
  令尊今科高中二甲第四,想必你身上也有令尊的天資傳承,若肯努力,兩年后中鄉試、三年后中會試,那時也不過十九歲。足以與李楊齊名,前途就一片大好了。”
  “多謝老大人勉勵,也多謝老大人吉言,”方應物很套路化的答道,如果真能那樣,做夢也會笑醒。
  劉吉微微一笑,又很語重心長的叮囑道:“不過聽老夫一聲勸,前途無量之人不必早早成親,平白限死了自己。
  兩三年后看看考試結果,那時再考慮親事也不遲,說不定考試出彩了,還能攀上高門作為助力。”
  他這想法真夠功利的,方應物對此很無語。而且還感到今天劉老大人有些交淺言深了,他剛才那些話十足十的像是親近長輩,但自己和他有那么熟么?
  這應該是拉攏人的手段罷,口頭幾句勉勵費不了什么事,何樂不為?史書上也提到過,劉棉花善于攀附交結人情,這也是他屹立不倒的因素之一。
  看看天色不早,方應物想起晚上還有一場與錦衣衛萬指揮的會面,便起身要告辭。
  以劉吉的大學士身份,當然不會送客,方應物也很禮貌的主動退出去。
  當他退到門口時,忽然聽見一句脆生生的喊叫:“爹爹!你說要下棋,為何半日也不來!等得我好生心急。”
  叫聲來自于書房另一側的后門方向,方應物下意識望了幾眼,隨即從那里閃進來一個半大少女,扯著劉大學士撒嬌不放。
  卻見得她十二三歲年紀,上面貼身小比甲,露出粉紅盤領襖子,下面金線百褶裙。邁步之間裙褶晃動,如同波光粼粼的流水般炫目。
  再看相貌,一張白凈尖尖的臉龐,細長眉毛搭配著嫵媚的丹鳳眼,十足十的小美人,雖未長成,但也隱隱顯露出幾分顛倒眾生的妖嬈魅力。
  方應物再想細看時,步子已經退出了房間,劉家又沒有挽留他說話,他便只好轉身離開了。
  這時回想起劉棉花那些話,方應物隱隱約約品出了幾分意思。但他沒敢繼續多想,也許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呢,當前主要任務是救爹,其他暫不考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