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11 初進縣城

在鄉鄰們的簇擁下,方應物來到了村中,果然遠遠地望見村口有幾個不速之客喧嘩,有手持棍棒的,有手拿牛皮繩的,個個兇神惡煞盛氣凌人。二叔爺也在那里,正卑躬屈膝的說些什么。走得近些,便聽到對方領頭衙役不耐煩的推了一把二叔爺,大喝道:“你這老兒好不曉事,真當爺爺手中家什是吃素的么!
  皇糧國稅,誰人欠得,父母大老爺如今要修學宮、倉庫,哪里不用錢?你們上花溪村去年秋糧有七戶拖欠,今天若不完納錢糧,少不得要請事主往縣里走一遭,戴枷示眾三日以儆效尤!”
  這衙役約莫三四十年紀,生的五大三粗,臉黑須長,邊說話還邊東張西望。方應物被村民簇擁而來,煞是醒目,所以他看到了這衙役的同時,這衙役也看到了他。
  卻說方應物這幾天所見的大都是村民,除了農民還是農民,要么就是王小娘子這不合規矩的女人。難得現在看到些不同身份的人物,新鮮感十足。
  這就是那經常在史料和小說筆記中出現,并充當反面角色和大明底層社會一大害的胥役之徒?方應物饒有興趣的仔細打量起來。
  眼前此人頭戴平頂方巾,帽檐插著羽毛,身著箭袖青衣,腰纏紅裹。果然和史料上所描述的明代衙役服飾一模一樣哪,方應物點點頭想道。
  再看這位衙役身邊還有四五個人,穿戴不一,各持家伙,唯衙役馬首是瞻。根據研究經驗,方應物判斷出這四五個人就是所謂的幫役,也叫白役,用上輩子的說法就是壞事無所不能的臨時工,而那位服色鮮明的人則就是在編人員了。
  此時作為熟讀史料、專精明代政治史、制度史、社會史的高材生,方應物出于職業習慣的考據癖得到了輕微滿足,而且平生所學終于發揮了用處,頓時心理產生了莫名的愉悅感。
  在上輩子,方專家的這些職業專精就是屠龍之術,連古裝劇顧問都當不上,古裝劇也從來不需要這么頭腦明白的顧問。或許穿越到這個時代,對他而言確實是一件能實現個人價值的好事情。至少,現在就熟練利用潛規則擺平了小家子氣的叔父,收服了本村人心。
  殊不知方應物的神態落入了被研究對象,也就是淳安縣縣衙正役譚公道眼里,卻是另一種感想了。
  要挑出這世上最善于對別人察言觀色的職業,胥吏肯定是強力候選。今日到上花溪村的衙役是縣衙快班的譚公道,他已經干了十三年,接觸過各種各樣的人物,自詡也是個有眼力的了。
  不過譚公道偶然瞥見走到身前的方應物,細細打量過后卻產生了奇怪的感覺,確實是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覺。
  這個少年人站在一群村民里十分與眾不同,氣質很獨特,既不是士子的狂放狷介,更不是小民的膽小懦弱,而是看透世事的譏誚,或者說是俯視眾生的冷漠。
  雖然這個少年掩飾的很好,但是在與自己對視的剎那間,還是流露出了幾許“你不過是螻蟻”的神色。
  他似乎并不是活生生的人,同時也沒把別人當有血有肉的活人看。怎么像是修道有成的方外神仙?譚公道心里嘀咕道。他可以肯定,眼前這個年輕人并沒有敢把他譚公道當螻蟻的力量。
  因為之前他打聽過,上花溪村里并沒有權貴士紳人家,所以也不可能有能抵抗自己的人物。但這個既非出自達官貴人之家、又手無縛雞之力少年人是從哪來的清高自傲的心境?
  也許是自己想多了,譚公道又忍不住自嘲了幾句。真是江湖越老膽子越小,這大概只不過是不經世事少年人的無知無畏罷了,而且還是認真讀過書卻讀傻的。
  正因為不明世道人心的險惡,又讀書讀得自以為是。所以他才敢如此輕蔑縣衙公差,卻險些將自己唬住。自己作為老資格無良衙役,一巴掌能拍死十個這樣的無知少年!
  如果譚公道是二十一世紀網民,八成還要感慨一句——人不中二枉少年。其實同村的鄉親們也能感覺秋哥兒與從前不同,只是見識太低說不上什么來,也描述不出感覺。
  二叔爺見到方應物過來,好像看到了唯一的救命稻草,這個侄孫能說會道精通事理,肯定比他強。便病急亂投醫的迎上去對方應物道:
  “去年秋季村里收成不好,有幾家拖欠了一點錢糧。縣衙派下人來催討了,那位譚爺說,今天若不交上,誤了父母大老爺的大事,便要拿人去縣里枷號示眾。你也知道,眼下這時候哪里能補的上?而且人去了縣里就要耽誤農時。”
  后面有個幫役大叫:“老頭兒,若識相的就讓那幾家自己出來,跟了我們去縣里,否則讓我等破門入戶,壞了家里女眷器物,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聽了二叔爺的話,方應物心頭閃過一絲疑云,縣衙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催討去年拖欠的秋糧?這不符合他的研究經驗。
  方應物上前對譚公道說:“這位差爺請了,小可家父乃縣學稟膳生員方清之。今日在家讀書聽得外頭人聲攪擾,方才得知差爺到蔽鄉來,不知差爺可持有官府牌票?”
  原來是那出門兩年的方秀才的兒子,難怪如此書呆子氣......譚公道當然明白花溪村的情形,不然他也不敢如此橫行霸道。一邊想著,他從懷中掏出一張紙,亮給方應物看。
  這就是牌票?方應物瞪大了眼睛仔細看。所謂牌票,是衙門發給衙役的執法憑證,一事一票,事畢銷毀。
  從理論上,衙役沒有牌票是不許下鄉擾民的,否則被打死都沒地說理。不是開玩笑,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畢竟從身份上衙役是列于四民之外的賤籍。
  牌票是所有衙役都夢寐以求的東西,是他們可以合法敲詐勒索的憑證,別看衙役在無權無勢的平民面前耀武揚威,但為了能領到辦事牌票一樣要去委屈求人。
  牌票是種紙質東西,又是事畢銷毀的,所以后世留存很罕見,至少方應物搞研究時沒有見過。這次見到了一張真實物品,頓時考據癖又發作了,盯著牌票翻來覆去的察看,嘴里嘖嘖作響。上面有事項、期限、姓名以及必不可少的鮮紅的知縣大印。
  譚公道疑惑不已,此人莫不是頭腦有毛病?方才看自己像螻蟻,現在捧著張破牌票當個寶,這又不是傳說中的銀票!雖然對衙役而言,有時候牌票確實也可以當銀票。
  老江湖心里沒來由的急躁起來,一把牌票奪了回來,卻冷不丁聽到方應物很熟稔的問:“差爺為了這玩意兒,不少花錢罷?”
  “費了我五錢銀......”譚公道剛奪回牌票,用力過了度,正擔心撕壞,一時分心之下信口答出,隨即他反應了過來,大怒道:“不與你羅唣!”
  “原來催討欠稅牌票的行情是五錢銀子么?”方應物若有所思,這都是珍貴的一手研究素材啊。
  如果這個少年不是一等稟膳生員家的兒子,譚公道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真當“無罪也該殺”的衙役是吃素的?
  只是他顧忌到讀書人背景才忍住了動粗。淳安縣里讀書人可不好惹,說不定哪個書呆子過幾天就搖身一變,成了國家棟梁,或者同窗搖身一變,成了國家棟梁,或者同窗的好友搖身一變...
  不再搭理方應物,譚公道又喝令手下,“不要在這里磨蹭了,速速按名拿人!誰敢阻攔就是抗差,有逃走的回報縣衙按逃戶處理!”
  五名幫役齊聲大喝道:“遵命!”將手里家什揮舞的嘩嘩作響,周圍村民都變了色,有幾個當事人如同篩糠般顫抖。
  二叔爺眼見連方相公家的神童方應物出來也是無所作為,心里微微失望,神童只能用于內戰,外戰卻是外行啊。只得無奈叫道:“差爺慢著!天色已是晌午,村中備下酒席,若差爺不嫌簡陋先請歇息飽餐,另有心意孝敬。”
  譚公道笑了,這才是老成的人物,旁邊那個出頭的少年人簡直不知所謂。他可不是真催討欠稅來的,所圖的不就是這點心意么。
  方應物冷眼旁觀,耳中傳來鄉親們細細碎碎的議論聲。“家里青黃不接,別說錢財,哪里有東西去孝敬他們?”“不如把女兒賣給鄰村王大戶去?不知這來得及么?”“但愿他能收,若是不收便只能賣田了。”
  憐我世人、憂患實多啊,方應物嘆口氣。挺身而出,攔在了正打算向村內行去的譚公道,“差爺暫且停步!我家中有一封家父寫給父母大老爺的稟帖,等我去了縣城,將帖子送與大老爺后,再做論處如何?今天請差爺等人先回去。”
  父母大老爺,就指的是知縣。平頭百姓一般沒資格私下里面見知縣的,只能投呈文上公堂;而生員秀才作為士子,卻是有資格向知縣投稟帖求見,所以方應物才會說“家父寫給父母大老爺的稟帖”。
  讓我等回去?大老遠來了這么一趟,什么也不干就回去?這個不通世事的無知少年,一而再再而三的搗亂,老牌不良衙役譚公道已經忍了很久了,對他看自己像看螻蟻的輕蔑眼神也不爽很久了。
  這個世道不是你想怎樣便怎樣的,別人更不會遷就你的!最討厭這種不懂事卻總是胡亂出頭的小屁孩了!
  譚公道當即發作起來,劈手揪住方應物衣領,厲聲呵斥道:“你這小崽膽敢三番五次抗差么!看你父親身份,不與你計較,如今卻越發放肆了,那稟帖是你父親的又不是你的,真以為不敢動你么!左右給我拿下捆起來,讓你知道抗差的厲害!”
  ——————————————————————
  起點原版唯一《吞噬星空》端午天天“送”粽子
  起點淘金頻道taojin.qidian.com邀您來拿起點幣,體驗免費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