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107 聰明人的對手戲

如果這時候方應物能見到父親,一定會苦笑著一句“你老人家光環的影響力太猛了,小的不能不服”。
  即便與父親遠隔千里,無論在淳安還是蘇州,以及當前所在的常州,他方應物都隨時會受其影響,制造出一件又一件的突發悲喜劇。沒辦法,父業子當承,天經地義。
  這次父親貌似有點玩脫了,居然蹲了詔獄,不過方應物對他的生命危險暫時不是很擔心。
  成化天子不太喜歡殺人,印象里詔獄沒死過大臣,凡觸怒天子的下場一般最后都是貶謫遠方。但無論如何,蹲大獄不是長久之計,要想法子救人才是。
  在汪芷這邊被棄之如敝屣,感到被調戲的方應物憤恨歸憤恨,發誓歸發誓,但也沒空去多想什么了。當前最緊要的事情是如何救出父親,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放到一邊去。
  又想了想人脈,方應物心里第一個冒出的居然是江南巡撫王恕老大人,但隨即便將這個念頭扔到了一邊去。
  求誰也不能求王巡撫,他可是天子心里最煩的人之一。讓王老大人去為此事上疏,只怕效果是徹底負作用,反而要成催命符了。所以為了父親安危,決不可用王老大人。
  想來想去,方應物決定還是自己迅速前往京師。雖然目前沒有什么頭緒,但在南方想什么也是白瞎,去了京師說不定還有一線希望。
  方應物還有個念頭,一定要追隨父親堅決不離開,仔細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否則讓父親獨自在外面闖蕩,說不定又要給自己什么“驚喜”。
  下了決心,事不宜遲,方應物便開始行動起來。
  找到蘭姐兒和王英、方應石,又向府衙借了船只,叫王英和蘭姐兒兄妹去蘇州府投奔王恕。而方應物準備和方應石輕裝上路趕往京師。
  在小妾的漣漣淚水中,方應物嘆口氣,一咬牙上了船向北而去。既然出來闖世界,就難免有離別時候,此刻確實也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一路上,出了加倍的船錢,當真是餐風露宿晝夜兼程的趕路,如果帶了女眷,多有不便之處,是絕對吃不了這般苦頭的。
  過長江、渡黃淮、穿山東,長途跋涉半個多月功夫,方應物便抵達了運河盡頭通州張家灣,至此京城已然在望。
  這時候,已經是五月下旬了,方應物棄船登岸,換了驢車繼續前往往京城。
  驢車晃來晃去,晃得隨從方應石難受,便沒話找話問道:“秋哥兒,這次營救學士老爺,可有定計么?”
  方應物摸了摸懷中幾封信,長嘆道:“走一步看一步了,想必天無絕人之路。”
  他貼身攜帶的幾封書信,正是商相公委托他送的幾封信,其中頗有些分量很重的大人物。這次很大程度上也就指望這些人情了。
  此時京師尚未修筑南城,崇文門之外就是南郊,方應物便從東南方向崇文門進了城。
  他擔憂父親遭遇,堪稱是心事滿懷。也就沒心思優哉游哉的對城門和城墻進行實地考據了,更沒心思看崇文門內外的繁華商業街景。
  說起京城九門之內的格局,中央是皇城和官署,四個方向大抵上是東富、西貴、南匠、北酸。
  各省會館多聚集于城內東南區,距離崇文門倒是不遠。方應物打聽著路,在明時坊找到了浙江會館。
  這會館住宿價格,只怕要比普通旅舍貴上數倍,進京住會館的一般都是非富即貴的人物,普通人想住也不容易。
  倒不是方應物擺譜,一定要入住會館。實在是這年頭會館各種資源很豐富,不但提供餐飲住宿服務,還充當同鄉會組織,消息靈通,辦事渠道廣泛,不是一般的歇腳旅舍可以比較的。
  他方應物在京城人生地不熟的,要辦的又是大難題,單槍匹馬勢單力薄,要盡可能增加每一分成功的可能性。
  方應物在大門外整頓了衣冠,盡可能使自己看起來不那么風塵仆仆,然后才邁步進了會館。
  入眼卻是一座五開間的穿堂大廳,方應物進了廳中,見到里面堂上坐著一位胖滾滾的中年漢子。
  此時沒什么業務,這胖子正低頭打著瞌睡。方應物重重咳嗽幾聲,驚得這胖子猛然抬頭張望,最后眼光聚焦在方應物身上。
  他又起身拱手道:“敝姓黃,今日坐堂掌柜,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一般會館都是一些大商家合伙成立的,類似于董事,而會館的管理工作便由各董事輪流負責。輪到誰家,誰家就負責經營,所以才有了坐堂掌柜的稱呼。
  方應物還禮道:“有勞黃掌柜了,淳安縣學生員方應物也,意欲今日入住會館。”
  黃掌柜猶豫了一下。他這種坐堂掌柜坐在前廳,不是閑坐的,還有把關的任務。會館不是什么人都應該放進來的,但什么能入住,什么人該婉拒,都要靠他這坐堂掌柜掌眼。
  區區一個生員,又不是名流,應該還不夠資格入住。黃掌柜很客氣的說:“敝處屋舍已滿,還請方朋友另尋別處罷。”
  方應物十分失望,正要說什么,卻又聽見黃掌柜若有所思的問道:“翰林院有個方庶常,也是你們淳安人,可是你親族么?”
  方應物點頭道:“此乃家父也。”
  黃掌柜登時肅然起敬,斂容再次行禮道:“令尊真乃忠義之士也,吾輩浙江同鄉與有榮焉!只是無緣識荊,請代汝父受我一禮。”
  隨即又道:“我這便讓小廝們收拾出兩間屋子,方朋友盡管去住。”
  連住個會館也要靠父親名頭對此方應物已經麻木了。
  不過當他看到黃掌柜的敬意時,還是有點自豪感的,這就是正義人心啊,那股隱隱的怨氣也小了許多。
  方應物隨著小廝穿過前廳,步入了后面院落。又看到甬道旁邊一棵茂盛大樹底下,靠著位三十余歲、作文士打扮的人。
  有新客人進來,那文士立刻湊上前,迅速打量了幾眼方應物,擠出幾分笑意道:“這位朋友請了。”
  方應物看了看他,雖然生的還算齊整,但卻有揮之不去的油滑之色。不過他這主動湊上來的神態,倒讓方應物想起了“要片么”“住宿么”等等等等
  對這種人習慣性的不去理睬,方應物只管隨著小廝往里面走去,直到進入自己的房間。
  屋子自有方應石去收拾。方應物則站在門口想接下來的事情。是抓緊時間拿著書信拜訪大佬,還是先打聽消息再謀定后動?
  不經意間,又看到先前那油滑文士來到了身邊,方應物皺了皺眉頭。
  那人卻搶先問道:“我看朋友你面有憂色,是來京師辦事的罷?”
  方應物心頭一動,此人莫非就是專門吃疏通關節這碗飯的掮客?京師衙門多,天下各地跑到京師辦事的人也多,還真就衍生了不少連帶行業……
  既然敢在浙江會館這樣的大會館里招攬生意,想必也是有幾把刷子的人,就是不辦事只找他打探消息也不錯。
  想至此處便問道:“不知閣下尊姓大名?”
  那文士自我介紹道:“在下婁天化,在京師幸有幾分手眼,以替人排憂解難為生也!看起來公子也是有心事的,不妨說與在下,在下或許可以幫襯辦事。”
  果然是掮客,方應物道:“在下確實是要辦事的。”
  婁天化拍著胸脯道:“無論大事還是小事,都包在我身上。”
  “大事和小事還有不同么?”
  “自然不同,大事要通大關節,說不得要驚動朝堂大員。小事只需驚動衙門管事官員和屬吏便可。”
  方應物輕笑道:“我這是一樁大事,自有辦法,不用勞駕閣下了!”
  卻說這婁天化最近運氣奇差,半個也沒做得成一樁買賣了,京城物價騰貴,家里都快揭不開鍋。好不容易眼見了方應物這么一個潛在客戶,又是好糊弄的年輕人,便極力爭取道:
  “公子畢竟不熟悉京師法子,即便有門道,也不妨請在下參詳一二,總不會叫你吃了虧去。”
  方應物輕笑道:“在下受了故人所托,前去項兵部府上送信討人情,用得著你幫襯什么?”
  “哪個項兵部?”婁天化愣了愣,驚道:“你是說項忠老大人?”
  “正是!”
  婁天化欣喜的說:“今年三月時,項尚書敗于汪直之手,已經被罷官了!公子你真指望不上的!”
  方應物微微失神,這種細節,他還真記不清了,不過看著婁天化幸災樂禍的神情很不舒服,又道:“這沒什么,我還要去李總憲那里送信討人情。”
  婁天化楞道:“你說的可曾是左都御史李賓大中丞?”
  “正是!”
  婁天化更加欣喜道:“李總憲因為受汪直所迫,上個月月初,已經辭職致仕了!”
  方應物一時無語。這兩個人,是商相公委托他捎帶書信中分量最重的兩位大佬級人物,怎么還都剛好在近期走人了?其他的人,分量都差的遠了,這下該去找誰?
  妥了!這樁生意到手了!婁天化帶著點小得意,又主動自我推薦道:“不是吹牛,大事小事我這里都有路子可通,沒有辦不成的!”
  方應物就是看他得意樣子不順眼,有意激他道:“你說話太輕浮,我是不信的。口說無憑,你敢寫包票么?”
  “有何不敢!在下說到做到,一定鞍前馬后盡心盡力,若辦不成分文不取。”婁天化又一次重重拍胸脯道。
  方應物還真讓他簽了個文書,然后才緩緩道:“家父諱清之,本為翰林院庶常,如今困居詔獄,麻煩婁朋友辦出來。”
  婁天化愕然,張大了嘴半晌說不出話。他要有本事從詔獄撈出翰林,還用蹲守會館混幾碗外地人的飯吃么!
  自己是什么玩意,怎么敢去摻乎皇帝老兒的事情。這小年輕歲數不大,怎么坑人如此麻利,這不是故意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方應物搖了搖手里文書,回了房間睡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