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103 世態人情

汪芷見方應物發呆,又催促了幾句,方應物仍舊閉口不言,最后只道:“晚輩何敢言長輩,勿問也。”
  汪芷便感到方應物太不識抬舉,心里也起了性子,連連冷笑幾聲,“是不敢說,還是不屑與我說?對我講大道理時,頭頭是道,談及具體事情就閉口不言,這就是你的待人之道么?
  我今日對你也算推心置腹,一切盡都坦誠相待,但你們文人偏偏如此多的腸肚。本來以為你是例外,但沒想到你也不過如此!
  方才還覺得你是謹言慎行的人,知道不該問的不亂問,現在看來,還是不夠光明磊落。”
  不該問的不亂問?難道剛才她主動提出回答自己兩個問題,是為了測試自己么?方應物心里想著,依舊不回話,汪芷一定是看他年輕,故意使出了激將計,他不能上當。
  這就讓汪芷莫名其妙了,她不過是與方應物話家常拉近關系而已,怎么會引起了他的抵觸?這種小文人的脾氣,難道不是只要折節下交,就會感恩戴德么?
  又仔細一想,方應物死活不愿與自己談論王恕的事情,莫非是擔心自己對王恕不利?想至此,汪芷真想大笑幾聲,這倒是提醒自己了!
  如此她便不再虛以委蛇,指著方應物叫道:“方秀才!話說來說去,說得太多,險些走了岔路,其中誤會越發大了……
  如此我便也不遮掩了,你也看得出我是很欣賞你的,這里有一份功名前程送給你!”
  方應物面上無動于衷,答道:“關于在下前程,冥冥之中自有定數,不勞廠督費心了。”
  這并非是他淡泊名利,相反,他對功名前程之類的東西比誰都上心。讀書人追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就是要積極進取。
  但他也知道,天上不會無緣無故的掉餡餅。誰知道這位不可小覷的女廠督又打著什么鬼心思?反正肯定不會是一見鐘情發花癡。
  汪芷臉色回復了平和,笑吟吟道:“你應當對我出京南下的原因很感興趣,但卻不敢問罷?我現在可以明白的告訴你,一是要搜羅人才,二是外出散心。”
  這倒是實話,她身邊都是一群粗人,沒什么文人士子,有時候很不方便,特別是與朝臣往來的時候,連個幫襯場面的都沒有。而且某些朝臣根本不與她打交道,也需要個能上場面的人在中間應酬。
  不過汪公公在京師名聲太差,一時半會找不到合適的人。所以這次南下,就是因為江南文人士子多,她打算搜羅幾個合用的人放在身邊使喚。
  同時也是因為前一陣子在京城掀起的風波太大,她要出門避避風頭。不過她當然不可能大海撈針的去尋人,自然有密探提前到各地打聽消息,上報候選名單。
  在蘇州府出了一把風頭的方應物就在這個名單上,評語很令廠督動心——年方十七,相貌俊秀、身世清高、少年老成、文采出眾、善于應酬、言辭便利。
  汪芷伸出一根細白的手指頭,隔著虛空對著方應物勾了勾:“我看你就不錯,在蘇州府的事我都聽說了。來我這里當個書辦罷,或者你們文人叫西席?還是叫幕賓?”
  方應物愕然,繞了一圈又一圈,她的最終目的就是這個么?但士可殺不可辱!
  他嚴詞拒絕道:“在下堂堂的讀書人,儒學廩膳生員,還沒到窮困潦倒的地步!去你身邊當無名無份的書辦算什么前程!”
  汪芷忍不住放聲大笑,聽在方應物耳中,感到很是狂妄。“你覺得當書辦委屈自己?你不相信這是功名前程?真是坐井之蛙!你可知道,我身邊的上一個書辦如今是什么官職?”
  方應物雖然很不屑,但仍然忍不住問道:“是什么?”
  “他姓吳名綬,給我當了幾個月書辦,現如今在錦衣衛掌管鎮撫司!你去打聽過就知道!”
  對這個人名,方應物倒是有幾分印象,應當不是汪芷的假話,他能去掌管鎮撫司,可謂平步青云了!
  天子親軍錦衣衛是干什么的不必贅言,對明史稍有了解的都清楚。不過在錦衣衛里,有數不清的指揮使、指揮同知、指揮僉事、千戶等,很容易讓人眼花繚亂。
  那么誰是真正掌權的?只需要看銜頭后面的差遣就懂了,誰是治錦衣衛事,誰就是老大;誰是治鎮撫司事,誰就是僅次于老大的實力派。
  另外現如今,名義上鎮撫司是隸屬于錦衣衛的下屬部門,但鎮撫司負責詔獄,實際上是獨立開展刑獄工作的。鎮撫司擁有直接向天子奏報的權力,不必向錦衣衛老大負責。
  所以這個吳綬從汪芷的書辦變為掌錦衣衛鎮撫司,真可謂是一步登天、平步青云了,在文官系統里,這種際遇萬萬不可能的。
  但方應物仍傲然道:“那又如何?吾輩讀書人,有所為,有所不為也!”
  他家幾代農民,他的父親是庶吉士方清之,他的半個業師是商輅,他的未來外祖父是王恕。
  這樣的家庭和出身,是清流里的清流,應當一邊養望一邊科舉,怎么可能去走錦衣衛路線!
  對方應物的態度,汪芷早有心理準備。“何必如此激動,又沒說不許你科舉去。你可以先做兩年書辦,兩年后鄉試,你如果中了舉我也不攔著你去會試。
  如果不中,你可以考慮繼續當書辦等下一次考試,或者我奏請天子,直接補給你錦衣衛官位,總不會虧了你,也不失為一種兩全其美的法子。”
  方應物再次拒絕道:“在下心領了!天下士子千千萬萬,還請你將這個好意送給別人罷,總會有愿意為你效勞的人!何必糾纏在下不放!”
  見到自己的示好一再被拒絕,放低了半天身段全白費功夫,汪芷臉色漸漸的冷下來,“因為只有你最好,我要的就是最好的!
  你有方清之這樣的父親,有商閣老這樣的老師,有王恕這樣的外祖!這些門面擺著,由你替我出面去和那些不開竅的朝臣打交道,再合適不過了!你自己三思!”
  方應物聽著很不是滋味,她這是找書辦么?這是找男公關罷?
  見方應物還不點頭,汪芷又嘆道,“何苦呢,不要讓我逼你”
  方應物聞言大怒道:“你想逼良為娼?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