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102 你敢寫包票么


  她,男女不明雄雌莫辯:她,貌美如花心狠手辣:她,威勢赫赫號令群雄;她,武功高強,還是反派終極大頭目!
  如果給了這些特征描述,讓方應物來猜,他過去只能想起一個角sè,那便是上輩子各種影視劇里的東方不敗。
  但是現在與眼前這位汪芷的相對照,他發現那些描述完全也可以套在她身上,只需要將武功高強四個字去掉,別的方面一絲也不差。
  方應物從不可思議、難以置信、匪夷所思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感到見證了一個真相,心里忍不住連連感慨一番。
  女扮男裝太容易被戳穿和識破了,時間長了根本瞞不住人,但是女人去扮太監,那還真是有天然優勢,本sè出演便可以。
  一個眾所周知的著名太監,抱著思維定式去看,舉止女xìng化不是問題,說話聲音尖細也不是問題,沒人能想得到他居然不是閹人,并且更不會想到有可能是女人扮的。
  正感慨時,便聽到汪芷說:“我剛才問了你幾個問題,你回答了,確實叫我恍然大悟,不讀書確實不明理。我也想不欠你什么,你也可以問我兩個問題。”
  方應物不禁脫口而出,“你真的是女兒身?”
  汪芷不悅道:“我難道騙你不成?這算什么問題,換一個。”
  方應物又問道:“你為何要將此機密告知于我?”
  “你比那些一根筋的人好,當面罵了,背后也罵,公開時大罵,到了私底下還罵,實在不可理喻。你至少還是公私分明的,雖然當著別人面也擺譜,而私底下卻還肯對我心平氣和的說幾句實話,讓我獲益匪淺。
  我方才也說過了,你這人很好,值得交下一份友情。所以要給你留一個深刻印象,免得你出了門就忘掉我。”
  騙鬼罷?方應物一臉不信的表情。
  汪芷對此嗤之以鼻道:“你們文人想事情就是彎彎繞繞,對你們說些實話,你們也疑神疑鬼的,不嫌累么?
  想在三月時候,我抓捕了一個受賄五十兩的官員,可他就是不肯相信只因為受賄五十兩被捕的,一口咬定我這廠督要因為政爭而害他。還有一批同伙為他奔走吶喊,罵我迫害官員、濫捕大臣,這真是可笑之極。”
  方應物都不知道該說她心思單純還是復雜了,這位女廠督真是一個奇怪的矛盾綜合體,腦子里的想法令人捉摸不透。
  也只有在宮中那個封閉的特殊環境里,才有可能會長出如此奇葩罷,還是個讀書不多只會做事的奇葩。
  好像在史書里,不知道出于內心自卑還是什么原因,汪某人在大肆打壓朝臣的同時,卻很喜歡去結交正直君子。她雖屢屢碰壁,但卻樂此不疲。難道今天自己對她態度不恭敬,然后反而被她看對眼了?
  “這個問題沒意思,第二個問題是什么?我可是連身份秘密都說了,以真面貌相對,還有何不可言?所以你不必顧忌什么。”
  他們之間,沒有這么熟罷?方應物很不想再繼續糾纏了,他也沒什么好問的。要說起“秘密”二字,誰有他知道的“秘密”多?便隨口問道:“你今年歲數是多少?”
  汪直或者汪芷的歲數一直是個歷史之謎,往大里猜是十仈jiǔ,往小里猜是十四五,一直沒有定論。如果能問得出來,也算填補了一項史料空白罷,喜考據的方應物想道。
  汪芷輕輕地笑了笑,“沒想到你對我的年紀如此感興趣,從才子佳人書上時常看到,讀書人動輒問別家女子芳齡幾何、可曾婚配,你也是這樣么?”
  方應物心底一萬分的古怪,將才子佳人書拿出來打比喻,這是無意單純還是有意玩曖昧?
  面對容貌亮麗,卻罩上了繡有類龍形圖案大紅太監袍服的西廠提督汪芷,方應物一時恍惚。不知道應該把她當公公對待,還是當陌生女子對待了。
  不得不承認,這真是一種奇詭妖異的美感,簡直不能直視0
  只聽汪芷繼續道:“其實我自己也不很清楚。如果我入宮時是四歲,今年便是十五,如果我入宮時是五歲,今年便是十六。”
  方應物雖然有心理準備,但仍小小吃了一驚。原來她才十五六歲,比他依照史料估算出的十七八歲還要小!
  不過看來,“女人的年齡是秘密……”這種原則,汪芷身上是沒有的……
  就到此為止罷,能撿回一條命也知足了。方應物便道:“在下別無它事,就此告辭了!”
  “你可是要北上么,我還要繼續南下,不得清閑。江南風景雖好,怎奈天氣濕熱,汗水太多,黏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汪芷蹙眉道,又掐起貼在胸前袍子松了松。
  這讓方應物很眼暈,估計她多年扮演無xìng太監扮到習以為常,些許小動作也太不講究了。
  “下一個地方就要去蘇州,王撫臺如今在那里。其實對于王大人的忠義,我是十分敬佩的,真乃國之股腦也,雖然沒見過面,但向來仰慕的很。”
  這種不撞南墻不回頭的癖好又發作了么?方應物心里吐槽道。
  “對了,聽鄧大人說,你是從蘇州王大人那里過來的,似乎還是他的親屬?可否告知王大人是何等樣人,近來忙于何事?也好叫我心里有所預備。”
  方應物便答道:“王老大人兒”
  剛說了個開頭,方應物忽然心有靈犀,猛然驚醒!
  眼前這個人不是天真嬌憨的鄰家少女,而是天子密探大頭目,并且是業績十分成功的密探頭目,地怎么可能今無緣無故找自己打聽別人都干了什么!
  只要自己嘴里再往下面說出一個字,就有可能被她作為借題發揮的依據。借題發揮的方式有無數種,這恰好是西廠最擅長的,比如斷章取義、小題大做、故意曲解、改頭換面、散謠傳謠等等。
  汪芷怎么起家的?正是以親自刺探情報得到了天子信任,這是她的專業本行!
  想到這里,方應物再次冷汗直流,隱隱約約發現自己可能觸摸到了真相。
  她并不喜歡來江南,但天子為什么還讓她巡視江南,這絕對不沒理由的。難道是為了收拾王恕這今天子的眼中釘?
  當今大臣,雖然很多都是膽小懦弱、逢迎拍馬之輩,尸位素餐是有的,士風也頗為墮落。
  但有一樣好處,還不至于出現很多像嚴嵩、趙文華這樣的人,為了博得天子恩寵而故意與其他官員自相殘殺。因而文官里保留了很多正氣之士為種子,一直忍到了弘治時代才守得云開見月明。
  這種狀況下,遠在江南的王恕雖然時時上疏進諫切責天子,一如既往的讓天子厭煩,是天子心中一顆刺。
  但天子還真找不到人去江南收拾這個名望滿兩京的老頭子,就是首輔萬安也不愿意跳這個渾水,故而只有派汪芷親自下江南去找找麻煩。
  不然汪芷下江南為的是什么?既不是鎮守地方,又不是采辦購物,完全毫無道理0
  想明白了她的目的,方應物便一通百通了。
  至于汪芷為什么要從自己嘴里套話,那是因為謊言要想編的像,就要以真話為基礎,現在她所干的事情就是套自己真話!
  以王恕的名聲,想捏造點什么讓人相信不容易,但是如果從自己這未來外孫口中說出來,意義就不一樣了。無論自己說出什么,到了她手里,就會成為任由拿捏形狀的面團。
  何況王恕老大人雖然正直,但在外人面前只怕也是有所保留。但在家中,面對自己這種親屬后輩,肯定相對隨便的多。
  只要有心,從自己嘴里不怕抓不到可以用來興風作浪的雞毛蒜皮事情——前提是合乎了天子心意,而且還讓天子相信。
  這才是廠衛特務組織最可怕的地方。
  這汪芷在前面賣萌了那么長時間,莫非就是為了等待此刻?她就像捕獵的野獸,可以潛伏三天三夜不動,只為了最后猛烈一者。
  而他方應物向來自詡聰明,心計也還可以,更是知己知彼。但也險些一步一步入了敖,差點就把自己未來外祖父賣掉了。
  難怪史書上說汪直生xìng狡黠!而他剛才左看右看,只看到今天真漫爛x不停賣萌的汪芷,實在沒看出狡黠在哪里,結果原來如此!
  再細想下去,這位女太監喜歡結交正直君子,但卻屢屢被打臉,然而總是“衣帶漸寬終不悔,”讓世人嘲笑她心理自卑,有附庸風雅的癖好。好像事實上確實如此。
  但這可能是一種故作出來的姿態。一來千金市馬骨,大海撈針也能撈到幾個人才;二來可以誘使有道德優越感的人見了她時,不知不覺就將自己擺得高高在上,卻放松了該有謹慎和提防。
  這種姿態,可以稱之為綿里藏針!她能在短短時間內崛起,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然西廠提督名頭如此大,別人見了先小心三分,能不說話就不說話。這其實就是一種信息封鎖。對她這種密探頭子是不利的。
  而她卻能做出折節下交、平易近人的姿態,又與名氣反差極大,于是當面交談時便能抵消一些自己的惡名影響,同時降低對方的jǐng惕心。
  方應物越想越汗流俠背,深深的感到后怕。他這次真正體會到了,即便自己熟讀史書,但穿越到了這個時空中,仍然不可小覷古人。
  女太監汪芷雖然看樣子不大讀書,卻無師自通“高調做事低調做人……”的jīng髓,這應該是她的天賦和本能,也可能是從小在宮中環境訓練出的結果。
  至于她對自己主動自曝身份又玩曖昧,八成也是看到自己是同齡異xìng,便下意識利用美sè優勢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同時也對自己是一種極大的沖擊,讓自己失去平常心。莫非這也是她的天賦和本能?
  她當然不怕自己說出去,自己說出去只能被看做謠言。道理很簡單,無法證實,誰敢讓汪公公脫光光了來確認直假?只要不能確認世人相不期信柚,凍就具西廠廠督。
  而且,宮女和太監都是天子家奴,天子犯了宅男惡趣味派宮女出來當廠督,和太監有什么本質區別?反正都不是男人,大臣也無權擅自處理。
  即便鬧得不可開交,最多將她找回宮去藏起來,另外再派一個比汪芷兇殘十倍的太監出來、但壞了天子趣味的方應物則“簡在帝心”了,沒有一文錢好處。
  擁有如此出sè的天賦,難怪她在小小幼童年紀時,便能得到天子和萬貴妃雙重寵愛,果然有她的秘訣!
  方應物再次回想起來,史書上用一個狡黠的黠字形容汪公公,真是蓋棺定論,一點也沒有錯。
  “你怎么突然發愣半天,不說話了?”汪芷皺起眉頭,很疑惑的問道。
  jīng彩小說盡在記住我們的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