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100 二把刀的邪氣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但方應物腦海中閃過了無數念頭,難道真的出現了傳說中的蝴蝶效應?
  冷靜的想,詔書是急遞鋪一站一站傳下來的,應該不會有冒著滅族危險傳假詔書的。這種行為太公開了,有點腦子也不會那么做。
  汪直對詔書坦然自認,也能說明他是正牌汪直,而不是假冒貨?若是如此,那么歷史在這個節點走上了小小的岔路!假汪直不知道跑到哪里了,真汪直卻來了!
  其實這不是什么大事件,應該也不影響各種大勢。但問題在于,這個不經意的小岔路對他個人而言是很要命的。導致他對汪直的真假出現了嚴重誤判,錯把李逵當李鬼了。
  方應物忍不住長嘆一口氣,這是過于迷信記憶的后果啊。下次要注意,不過還不知道有沒有下次......
  坐在汪直旁邊的鄧同知又流了一遍冷汗,果然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險些被方應物拖下水!
  剛才他差點就去詢問汪直的詔書、關防等事項了,幸虧又猶豫了一下,不然那豈不明擺著就是不相信汪公公么?
  此子不靠譜!鄧同知將方應物在心里打入了冷宮,斷絕了交結念頭,他可不想再被坑第二次。
  至于其他人,從頭到尾沒有懷疑過汪直的真假,自然在這個時候沒有什么特別的心理活動。
  這時候接風宴會已經進入了尾聲,其實若沒有方應物那不知死活的“笑話”,這次宴會對大多數官員而言是很乏味枯燥的。
  一無詩詞文學添彩,看汪直也不太像讀書的,自然也就沒有不長眼的起這個頭;二無美姬助興,當著太監玩女人。這不是找別扭么?
  年少易困倦的汪直酒意上頭,他打了個哈欠,細聲細氣的出言道:“請方公子留步,其余人散了罷。”
  果然要算后賬了!其他人或多或少的向方應物投了幾瞥“保重”或者“自求多福”的眼神,慢慢退出了水榭。
  當即又有一群仆役蜂擁而入,風卷殘云般的以最快速度將水榭里的殘羹剩飯撤下,又換了幾套干凈舒適的桌椅矮榻。然后關閉了朝著陸地方向的門窗,隔絕了外面人好奇的目光。
  方應物腦子也急速的轉動起來,在這間隙對汪直的性格進行了全面剖析。
  其實汪公公不像另外幾個著名權閹那般兇殘。也不貪財,更多的是少年意氣、飛揚跋扈、做事沖動較真,偶爾還能故作大度一把,做出優容大臣舉動給別人看。
  還是小心應對,尋找機會罷......
  由于剛喝了不少酒的原因。汪直的臉頰現出鮮艷的酡紅色,倒是越發顯得很奇異的俊美。
  他慢慢低頭飲了一口茶水。又嫌棄帽子勒得頭上難受,便一把將三山帽扯了下來,丟在一旁,這才感到松快幾分。
  此后汪直開口對方應物道:“你不必擔心,我還不至于和你一個小小的秀才計較什么,但是有些問題我始終迷惑不解。想與你探討一番。”
  方應物不卑不亢的答道:“愿聞其詳。”
  “你傲然不跪,這我理解,士人風骨嘛,我就忍了;你自承來歷。又不隱瞞與商相公的關系,這我也理解,師門傳承嘛,我還是忍了;
  但你為何變本加厲。又編造出那等下流的笑話?莫非我一忍再忍,反而是錯了?你為什么要如此對待我?”
  方應物正要說什么。汪直卻繼續搶先說:“其實我知道,你要做那不畏權貴,堅持氣節的人;我也知道,你們這樣的人無論心里怎么想的,在人前必須要做出樣子來。”
  方應物斟酌片刻,又要說什么,結果汪直再次搶了話頭,“其實我很欣賞正直有節的人,也愿意向陛下推薦這樣的人......”
  其實你個腦袋啊......方應物向來都是搶別人話頭的人,何曾被別人如此搶話頭!他就奇怪了,大名鼎鼎、權勢炙手可熱的權閹怎么如此碎碎念?
  這汪直堪稱近一年的大明政壇超新星,只用不到一年時間便勢如雷霆般的掃清朝堂,干掉了一批從首輔到侍郎的大員,按理說其人作風應該是殺伐果斷這類的。
  可這半天都是汪直自言自語自問自答,他到底是想問自己話,還是想自我催眠?
  胡思亂想間,他又聽到汪直尖著嗓門高聲道:“其實我更知道,你們這樣的正直之士是對國家有益處的,總比萬安那等無能蠢材竊據高位好得多。但是你們這樣的人,為什么容不下我!這是為什么?”
  這次方應物十分無語了,政治斗爭可不就是如此么,陣營之間哪有這么多為什么?立場問題不需要理由。
  汪直連這點都沒想明白,分明還是小孩子心理,到底是怎么提督西廠的?到底是怎么大刀闊斧大殺四方的?那么多朝廷大佬到底是怎么輸給他的?
  難道真應了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這句話?莫非天子突發惡趣味,去年將鋒利的寶刀拿出來,塞到了這位做事機靈聰明又敢動手的少年手里,任由他去胡亂揮舞?
  結果亂拳打死老師傅,橫沖直撞又忠心耿耿的汪直把那些讓天子感到很膩歪的朝臣都修理了一遍——以當今天子的宅男性格,絕對干得出來這種悶騷暗爽的事情。
  也難怪汪直這一年來看似威風其實成了孤家寡人,至少從宮里到宮外,除了天子和萬貴妃之外沒人真心認可他,雖然大家都懾于他的囂張氣焰做出服從模樣。
  而且瞧他的樣子,在今天接風宴上喝多了罷?不然一個大權閹,居然開始胡言亂語,這跑題跑的都十萬八千里了。
  方應物懷疑,自己如果現在偷偷溜掉,他明天還能記起來么?
  汪直嫌憋悶,又松了松領口。露出一片白皙的脖頸下方皮膚。“話又說回來,險些忘了留下你的原因了。我還是想知道,你為什么如此對待我?你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是什么支持著你面對我也敢放肆無禮?”
  真他娘的是一個問題少年,方應物暗罵一句。
  見方應物不答,汪直催促道:“別東張西望了,你放心,在這里不用刻意做出正氣樣子。我吩咐過了,沒人能看得到這里面的情形,也沒人能聽得到這里的話。你有什么就說什么罷,出了這里就完全可以忘記,我也不會對外宣揚。”
  方應物也漸漸發現了,這位年輕的汪公公具備有很強烈的溝通意愿和求知欲,不是二話不說就殺人放火的人。
  方應物斟酌半晌。開誠布公道:“那么在下也就實話實說了,我之所以會如此膽大,就是認為你是假冒的!”
  汪直聽到這個很意外的答案,疑惑道:“什么?你怎會認為我是假的?你覺得天下誰能假扮我?”
  方應物繼續如實答道:“聽說有個叫楊福的人,相貌酷似你。”
  汪直嗤聲道:“這我知道,去年在京師有人說他像我,幾可以假亂真。后來得知他在街頭曾被誤認是我。騙取了別人錢財,敗壞了我名聲。所以他已經被我殺了,免得再生出后患。”
  這個歷史小細節怎么變成這樣了?看著方應物郁悶的樣子,汪直忍不住哈哈大笑。“你看似聰明伶俐,但還真是蠢貨!怎么會死了心認定是假的?難道就不想想可能是真的么?”
  這里面門道方應物說不清楚,他又不能告訴汪直他是一名穿越客,一時盲目迷信了記憶么?故而只能默默的被嘲笑。
  “那你再說說。如果你先前知道我是真人,那么你會如何對待?”
  “世間之事。沒有如果。”
  汪直又問道:“我還是不明白,我在京中抓的大都是貪贓枉法之人,這難道不應該么?你們這樣的人為什么還極力反對我和西廠?”
  方應物嘆口氣,汪公公腦子到底怎么長的?難道是從小在宮中這個封閉變態的環境下長大的原因?
  看來很多事情,他本能的知道要去這樣做,但卻不知道為什么這樣做,也不明白這樣做的道理。于是干下了驚天動地的事情后,就成了迷途的小羔羊。
  方應物忽然覺得他很可憐,詳細解釋道:“打狗還需看主人,有的事情,自己人可以做,外人不可以做!你就是那個外人,因為你是天子的人!”
  “是天子的人又如何?難道大臣不是天子的臣民?我聽說一句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宮中教導自然如此,不會有人對你說別的話。但外面絕非這樣,我們文人的理念是,天子與士大夫共治天下!”
  啪!汪直怒而拍案道:“這天下都是天子的,怎么能共治!”
  方應物拱拱手道:“你應該多讀讀書,再多往深里想想,自然就懂了。”
  汪直忽然嘻嘻的笑起來,“你很有趣,和你說說話,便感到很輕松。我越來越喜歡你了。”
  我靠!方應物簡直惡心的想吐,又感到渾身要起雞皮疙瘩,極其難受。居然被一個娘娘腔太監說喜歡,這如何能忍!
  若不是理智告訴自己,此人西廠提督,千萬不可當面惹翻了,方應物早就唾棄幾聲,轉身就走了。
  汪直又幽幽嘆道:“想找個人痛痛快快的說話不容易,別看你現在虛以委蛇,但你出了這道門,只怕轉眼就會將我徹底拋之腦后罷。”
  方應物忍著嘔吐感,對這話是卻有幾分相信的,一個十幾歲就提督西廠、御馬監兩大強力機構、掌握了巨大權力的人,而且是已經徹底站在正直人士對立面的反派大頭目,同齡人里誰能與他正常說話?
  不是同齡人的那些同等級大佬,誰不是幾十歲年紀,又怎么去和十幾歲的汪直正常說話?而且以殘廢之身,甚至連通過男女情感來宣泄都做不到!
  難道這就是他對自己一忍再忍,甚至嘮嘮叨叨像個話嘮的原因?
  汪公公又開始神神道道的自言自語道:“不過我不想讓你忘記了,所以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個秘密宮外沒有人知道。”
  這死太監越來越惡心了,方應物決定立刻要走人,哪怕拼著得罪他。便行禮道:“若無他事,在下告辭了。”
  汪直對此置若罔聞,依舊自說自話道:“其實我本名不叫汪直,叫汪芷,岸芷汀蘭郁郁青青的芷。”
  方應物不明所以,這是什么意思?
  “我本是昭德宮的一名小宮婢.......”
  方應物很職業習慣的第一時間在心里做出了考據,昭德宮,皇宮里一處宮殿,如今應該是最得寵的萬貴妃居住地。
  不對,有什么地方不對頭!方應物大驚失色,以為自己聽錯了,這汪直說的是宮婢?
  在史書上,汪直不是昭德宮小內監出身么?
  “只不過我一直扮作太監而已。”
  方應物感到頭暈目眩、天旋地轉,他感到自己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全面崩潰了。
  先前見汪公公帶著點女氣,這并不叫人奇怪。一個四五歲被閹了進宮,從小到大沒接觸過男人的少年太監,言行女里女氣也是正常的,但誰能想到這是女兒身?
  御馬監掌印太監、西廠提督,在史書上能列入大明第四權閹的汪直汪公公,竟然是一位十幾歲的蘿莉美少女?
  還是低估了成化天子的惡趣味啊,派出十幾歲少年太監去整治大臣也就罷了,居然還是由少女假扮的太監!不愧是最像宅男的皇帝。
  方應物呆若木雞,又下意識的職業習慣起來......若汪公公真是女兒身,那么很多他身上的謎團便迎刃而解。
  比如說他最后下場是被天子奪了權柄,發配到南京,然后就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結局了,也沒人知道他哪年去世怎么去世的。
  按說這樣有名的大權閹,肯定惹人注目,怎么會連個具體結局也無人知曉,以至不見于史書?那么現在可以解釋為偷偷嫁人了。
  又比如說他捉摸不透的性格問題,根本不像是搞政治的。現在可以解釋為,青春期少女脾氣本來就是反復無常和叛逆別扭的......
  汪芷看著發呆的方應物,不禁莞爾一笑,“這個秘密在宮外只有你我知道,如果從你這里傳出了什么風聲,我會殺了你,然后再自殺!”(未完待續